笔趣阁 > 豪门小可怜是满级天师 > 第17章 第17章

第17章 第17章


就不提爱家人爱弟弟的傅总是怎么不顾工作疲惫,在自家二叔二婶幽怨的目光里辛苦奔走,送安甜回家。

        就说石家。

        因为和妻子有了争执,还挨了打,石爸爸晚上睡觉的时候就负气一个人住在客厅里,让妻子感受自己对她的冷落和失望。

        他心里对妻子是不满的。

        不论是之前妻子坚持拒绝让他的弟弟住到自己的家里来,还是今天妻子当着外人的面给自己的那几个耳光。

        可更多的,却是今天得罪了傅简这件事。

        傅简的家世他当然知道。

        傅家三少。

        这是真正豪门出身的小少爷。

        而听说傅天泽非常看重这个堂弟,以后,傅简也会进入傅家的企业工作,甚至会在傅天泽的提拔之下在傅氏集团步步高升。

        对于这样的人脉,石爸爸一直都很乐意儿子和傅简走得勤,因此,对于之前儿子一直在傅家陪着传闻突然成了傻子的傅简,石爸爸也没有提出反对。

        直到今天,当因为自己的家事惹恼了傅简,看着傅简怒气冲冲离开,石爸爸脑子清醒过来,顿时发现得不偿失。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他更烦恼的是,妻子和儿子这一次明显是和他有了隔阂。

        无论是因为什么龃龉,妻子和儿子的不孝都让他心寒。

        就算是老人做错了。

        就算是什么肩头火被吹灭了,可难道石磊就要对自己的奶奶大小声,当仇人看么?

        就不能原谅她?

        石磊不是没出大事么。

        心里觉得石磊和妻子过于刻薄计较,石爸爸这一次也没有非要低头,住到客厅表达自己不会退让的态度……当然,他拒绝承认,妻子今天说要跟他离婚,还让他滚去客厅睡是妻子的本意。

        可无论是恼火石磊对长辈的敌意,还是头疼傅简这次被自己得罪了,或者妻子要离婚的气话,都让他辗转反侧,没办法入睡。

        直到这样到了半夜,昏昏沉沉中,他好不容易有了一些睡意,就听到客厅的厨房里,似乎隐隐地传来了一些轻微动静。

        夜深人静,他在眼前一片模模糊糊中抱着被子从沙发上抬起头去看,就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厨房里的灯光亮了起来。

        虽然灯光很弱,还频繁闪烁,可多少传来的动静让他更觉得不满。

        他觉得是妻子大半夜的不睡觉,在打搅他,给他脸色看。

        甚至,厨房里时不时地闪过的一道细细长长的人影,也让他更加不高兴。

        他明天还要上班呢。

        “都几点了!”他就开口责怪说道。

        寂静的深夜,他开口说话,厨房里的动静顿时停下来一秒。

        就在他满意妻子还算听话的时候,那道被灯光拉得长长的影子,缓缓地转身,出现在门口。

        最先出现的,是一把滴滴答答滴落着鲜血的餐刀。

        石爸爸愣住了一下。

        他的目光在昏暗的光线下疑惑地落在那雪亮的,鲜血一滴滴落下来的餐刀上,慢慢地顺着餐刀往上看,就看见一道细细长长的黑色的扭曲人形,正垂着头站在厨房的门口,安静地,静静地盯着他的方向。

        就像是刚刚的那一声不快的抱怨,让这个人形找到了目标。

        石爸爸不敢置信地看着这扭曲的细长的人形。

        那完全不同于活人的样子,让他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叫声。

        而他这一声惨叫的同时,另一个房间里,石老太也发出了同样一声凄惨的叫声。

        两道声音同时在很大的房子里回响。

        那道黑色的细长人影几乎是转眼就在尖叫声中出现在石爸爸的面前。

        雪亮的餐刀带着一声恐怖阴冷的笑声,猛地刺下!

        与此同时,白天叫嚷得欢的石老太背后背着一个浑身雪白的女鬼从自己的房间里哭着喊着跑了出来。

        她看到房间里的儿子,顿时顾不上他惊恐的目光,也没有看到儿子的面前正站着一个几乎和夜晚融合在一起的黑色的影子,扑到了石爸爸的面前,猛地把背后的女鬼翻身压在他的身上,叫道,“这是我儿子,你吃他,你吃他!”

        她不想死。

        反正她有两个儿子。

        做儿子的,总得在这时候舍出性命也要救自己的老娘吧?

        他不是最孝顺的人么?

        为了老娘连妻子儿子都可以丢下,那肯定不介意为他妈拥抱女鬼。

        石爸爸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老母亲竟然把背后的女鬼贴进自己的怀里。

        虽然女鬼还紧紧地抓着石老太,可因为和他靠得接近,感受到他身上更加充沛的,显然比老太太更加旺盛的活人的气息,慢慢扭转过头来。

        她的脸恐怖到了极点。

        无法形容。

        他在这一刻窒息了。

        女鬼真的慢慢转头,松开了石老太,把一双尖锐的鬼手掐进了他的血肉,而头顶上,那个细长的黑影恐怖地笑着,雪亮的餐刀刺入他的大腿。

        餐刀在男人的腿上划出长长的深深伤口。

        鲜血淋漓。

        剧痛与恐惧中,石爸爸浑身颤抖,看到儿子的房间的门开了。

        石磊从房间里走出来。

        石爸爸眼眶湿润地看着儿子。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儿子见鬼的时候的恐惧的心情,还有死亡就在面前的那种绝望与恐惧。

        还有……被石老太当做厉鬼的挡箭牌的被背叛舍弃的痛苦。

        “小……”

        “我给安安打电话了,安安让我去接她。”石磊就跟咔擦一声也打开了卧室的门,拿着护身符站在门口的石妈妈说道。

        他白天就明白了安甜的意思,已经和安甜交换了联系方式,虽然大晚上的打搅安甜觉得不好,可似乎安甜……更希望他能晚上打电话给自己,而不是白天。

        觉得安甜人善心美,救人绝对不拖延,石磊心里感动了一下,就看见石老太向自己这里扑了过来……她是来抢他手里护身符的。

        显然,她是发现那两只恐怖的厉鬼在石磊出现时瑟缩了一下。

        甚至,拿着餐刀的细长鬼影,竟然在石磊拿着护身符走过来的时候,飞快地走进了一旁的厨房。

        厨房的门都“砰”地关上。

        “小磊,我可是你奶奶!”石老太就去抢石磊的护身符。

        石磊没有功夫和她废话。

        他推开她,告诫石妈妈把卧室的房门关好,别让人把护身符抢走,不过想想,还是不放心,带着他妈出了家门,一起打车去安甜家里接人。

        安甜今天吃了一顿特别好吃的毛血旺,吃得特别高兴,正大晚上的躲在家里啃着骨头棒悉悉索索磨獠牙,就看到了石磊的信息。

        等听说这一次来了两只厉鬼,算一算,自己在石家算是发了大财,又要笑纳两只两万块,那什么都不能阻拦她前往石家的脚步。

        她很快下楼,和他们一起去了石家。

        她一边在电梯里,一边就不客气地说道,“我会跟你爸要高价啊。”她跟石妈妈要普通的价格,是因为石妈妈人还不错,很心疼儿子,对自己也和和气气的。

        至于石老太那母子,态度那么坏,还赖账耍无赖,她就不可能友情价了。

        “没事。你使劲儿要钱。”石磊一副大孝子的样子。

        仿佛安甜即将要狮子大开口的对象不是自家老爸。

        安甜欣赏地看了石磊一眼。

        她就喜欢大义灭亲的大孝子。

        “这回那老太太肯定就要承认她干的坏事了。”之前说什么肩头火是封建迷信,现在不就真的见了鬼?

        安甜对石家这复杂的伦理感情剧看了个现场,没花钱,觉得很热闹……他们一边说着,一边就从电梯里出来,等进了石家,就看见石老太带着石爸爸正在门口想要逃出家门。

        他们的背后,两只厉鬼狰狞扭曲地紧紧地跟随,却不紧不慢,像是在看戏一样看着他们逃生无门。

        安甜一进来看见这……那两只厉鬼都迎接她接到门口了,可见想成为奖金的心情是多么迫切,那还等什么!

        她窜过去,一只手一只,死死地掐住厉鬼们的脖子。

        雪白的小手露出尖锐的黑色指甲,咔擦两声,厉鬼歪在了她的手里。

        “这餐刀不错。”安甜就摸索两把,摸出两只小挂饰。

        把这两只软绵绵在自己的手里断气了的厉鬼塞进缚鬼符,顺便捡起地上被细长那只厉鬼拿着的滴血的餐刀……不浪费。

        精致漂亮的餐刀,还附带诅咒,诅咒似乎还可以伤害厉鬼,看起来很有格调。

        僵尸美滋滋地把意外收获给收到包包里,这才回头,对发现厉鬼被自己还惊魂未定的石爸爸,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

        “诚惠五十万。”她礼貌地说道。

        石爸爸哆哆嗦嗦地看着这个站在昏暗的客厅里,对自己笑出一个僵硬却冰冷笑容的小姑娘。

        “您,您……”

        “给钱。”僵尸摊开手说道。

        “臭小子,你还敢回来!”石老太看见这屋子里没有鬼了,顿时还想撒泼。

        石爸爸急忙在安甜那慢慢沉下去的表情里拉住了她。

        “不想给钱?还想见鬼是吧?”

        这话有点不那么善良,石爸爸拼命摇头,在这个手段诡异的小姑娘不满的,谴责的目光里说道,“给,我给!可……怎么是五十万?”

        白天的时候还是二十万,怎么现在涨价了?

        他下意识地去看石磊,就见自己那人高马大的儿子站在比自己矮了很多的小姑娘的身后,仰着头吹口哨,一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的败家子的样子。

        看到儿子不知道帮家里讲价,石爸爸忍不住亲自上阵,对安甜小心翼翼地问道,“安小姐,你是小磊的朋友吧?……能不能打个折扣。”

        安甜沉默了。

        古语有云,谈感情伤钱这句话,还真是至理名言。

        朋友就能打折扣?

        可她和石家算不上朋友。

        折扣是不可能折扣的。

        “我不是安安的朋友。”看到黑乎乎的客厅里,小姑娘斜眼看自己,石磊板着脸冷淡地说道,“费用打折扣,那要不要让安安驱鬼的时候也打个折扣,给你身边留一只?”

        他这话完全是僵尸的心声。

        对于这么有眼力见,帮助自己讲价,安甜就觉得石磊这男生还行……不用自己张嘴,那对社恐来说真是太舒服了。

        她同样板着脸,看着脸色发青的石爸爸。

        没办法,夜晚里僵尸的眼神总是特别好,看东西特别清晰。

        男人脸上那心疼得不要不要的样子,清晰地映入她的眼睛。

        她就喜欢讨厌的人明明心疼,还不得不含泪给她打钱的痛苦脸。


  (https://www.biqugeuu.com/84666_84666626/4327328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