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小可怜是满级天师 > 第21章 第21章

第21章 第21章


“卓月,你家把你看得也太紧了。”

        夜半时分,在傅天泽头疼地接电话不久以前,两个女孩子手拉着手,一起走在一条长长的马路上。

        虽然时间已经很晚了,可因为大城市里灯光璀璨,又是在车水马龙的大道上,因此两个女孩子走在一起也没有感觉到多么的害怕。

        只是走着走着,一个女生就对身边的短□□亮女生小声说道,“我们没跟过去,他们都笑话咱们了。笑话咱们是胆小鬼。”

        她大概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这个年纪不管男生女生,都年轻气盛,很看重脸面,不喜欢被朋友嘲笑胆小,被朋友嘲笑太听家里的话。

        明明说好了一起去探索废弃学校,而且还是好多人在一起去,没什么可怕的,可就因为卓月打了她哥一个电话,她们两个就不得不退出了朋友们的聚会,独自回来。

        本来,只是卓月一个人想回家。

        可她作为好朋友,有义气,当然不能大半夜让她一个人脱队。

        让卓月一个人回家这样的事,她还干不出来。

        就算是被嘲笑,也让她们一起接受嘲笑,这才是做朋友的友情。

        虽然像是在小小抱怨,再想想其他朋友的嘲笑也觉得丢脸,可叫叶子的女生想着卓月家里这么紧张她,更多的是忍不住的羡慕。

        “你家里人对你真好。不像我……”她沉默下去,脸色黯然。

        卓月的哥哥她也很熟悉。

        是个面对弟弟妹妹说一不二的人。

        却会连续打电话担心她。

        卓月虽然在外面喜欢玩儿,可很敬重自己的表哥。

        她哥说一句话,她就真的不敢再去什么探索学校的了。

        还有,听电话里的意思,卓月的爸妈都开车在外面找她了。

        有家人关心在意,是一件幸福的事。

        “我哥也是为我好。而且这种奇奇怪怪的事,有的也挺吓人的,我也不想让我妈担心。她本来就精神衰弱。而且就前两天……算了,我不跟你说了。”

        叫卓月的短发女孩本想说说自己另一个表哥傅简的事,不过想想傅简撞鬼这种事应该保密,她忍了忍,还是没有跟朋友说。

        她就说道,“要是他们说去唱唱歌,跳跳舞就算了。可那种地方让人瘆得慌。更何况,我爸妈还让我哥都知道了。我再惹事,我妈一晕倒,我就完蛋了。”

        她妈有精神衰弱的毛病,经不起吓。

        要是她妈因为她病了,她肯定挨打。

        还是她爸和她哥的混合双打。

        她烦躁地抓了抓脑袋,显然觉得很烦,不过就算是再不喜欢被家里管着,她也没有想特别叛逆。

        更何况,就算没有表哥的电话,她也不会愿意去探索那个什么奇奇怪怪的学校。说起试胆,这算是年轻人中很流行的一件事。

        可她兴致缺缺。

        那种废弃了很久的学校,就算没有什么神神鬼鬼,可也未必没有坏人。

        她觉得还是算了。

        “你说的也对。算了,咱们去我家吃宵夜吧。”叶子也知道卓月家里的情况,也揶揄地笑了起来,没有再说那些事。

        两个感情很好的女生就算是随便打打手机联网游戏也觉得是乐趣。

        不去探险本来也无所谓。

        不过她们准备熬通宵还缺少一些吃的喝的,走在回叶子家的路上,刚刚走进巷子里,她们就看到了一个24小时营业的连锁超市。

        这小超市不大,灯牌也旧旧的,光线很暗,看起来像是有点年头了。

        虽然叶子小声说了一句,“奇怪,以前怎么没留意这里还有家超市。”不过想想这已经是深夜了,附近的其它超市也不知道会不会继续营业,卓月就和叶子一起走进了超市里买零食。

        这超市的的确确不是很显眼,里面也旧旧的,货架上的那些饮料还有零食上满满落满了灰尘,饮料的颜色都黑乎乎像是已经变质。

        虽然没有洁癖,可这看起来也太脏了,卓月有点不满,从最里面的货架上走过来,想离开,和叶子去别的超市再看看。

        她就看见叶子正站在一个靠近了一扇黑乎乎的木板门附近的货架前,安静地垂着头。

        “看什么呢?”她上前拍了叶子一下,也好奇地看过去。

        这是一个玩偶货架。

        货架上,孤零零地摆放着几个精致,穿着很漂亮,干干净净,和这个陈旧的超市格格不入的人偶娃娃。

        几个娃娃大概巴掌大,雪白的脸,红红的嘴唇,精致得让卓月想起了家里面买的很贵的那几个娃娃,栩栩如生,而且穿着的衣服也很精美,看起来像是在笑。

        这样几个娃娃让卓月诧异了一下,又看了看价钱。

        很便宜的价格。

        便宜到让她有点不敢相信。

        女孩子么,当然都会很喜欢这样的人偶。

        更何况还不是很贵。

        卓月忍不住拿起了两个娃娃,推了身边的叶子一下,小声说道,“你要不要?”

        叶子僵硬地垂着头。

        在陈旧的灯光之下,卓月隐约地觉得,叶子的脸色微微发青,像是……像是变得麻木平板了很多。

        “要。”女生木讷地答应了一声,拿起了正对着自己的一个正微笑的,有着长长黑色头发的人偶。她把人偶抓在手里,走在卓月的前面,步履似乎变得僵硬了很多,慢慢地走到了门口。

        门口的收银台旁没有人,像是对经营很不用心的样子,卓月探头看了看,看了看手里的漂亮人偶,觉得这人偶沉甸甸的,很有分量,舍不得放回货架,就大声问道,“有人么?”

        没有人回应她。

        超市里昏昏暗暗,隐约让人觉得压抑得很不舒服。

        “算了。”她掏出钱夹,拿出几张钞票放在收款台上,拍照做了证据,拉着叶子就出来。

        刚刚出来,她就感觉到外面的清新的空气。

        “换个超市买零食吧。这家的零食我都担心过期。”她抱怨了一下,抓着手脚冰凉,却慢慢地眨了眨眼睛,露出了一个漂亮笑容的叶子说道,“等到了你家,我得给我爸妈打个电话,免得他们还要担心。”

        被她抓着手腕的叶子失去了刚刚在超市里的麻木的感觉,一只手抓着手里的一只玩偶,一边笑得更加漂亮说道,“都听你的。”

        卓月又和她说说笑笑起来。

        “快点回家吧。家里还有有意思的东西。”叶子看她还要找超市,突然说道。

        “那不买点吃的……”

        “我想起来了,家里还有很多。”叶子漂亮的脸藏在路灯下方的阴影里,轻快地说道。

        虽然怀疑叶子是懒,不爱在外面逛,可卓月也觉得无所谓。

        她就准备和叶子回她的家里。

        要不是这时候突然一个电话,她肯定会和她一起回家了。

        “你在哪儿?”她接到傅天泽的电话,听到电话的另一面不善的声音,疑惑地说道,“不是说我要去叶子家么。”

        “你的电话为什么一直打不通?你看看都几点了!”傅天泽接到自家姑妈的电话,知道姑妈家的小表妹卓月明明答应自己只是去朋友家玩,可姑妈晚上的时候给她打电话,却一直都打不通,再拨打叶子的电话,也没有回应。

        这把他那位多愁善感,神经敏感纤细的姑妈给急坏了,大半夜两口子在外面找孩子,还给他打电话了解情况。

        傅总觉得幸好自己这个时间还在送安甜的路上。

        要不然,大晚上熟睡的时候有人给他打电话,傅总能让他破产!

        “怎么可能,我没有接到他们的电话。误会误会。我是想到叶子家再打电话。”显然傅天泽的声音不是很愉快,卓月顿时怂了,站在路边急忙解释说道,“那可能是刚才信号不好。哥,我马上就到叶子家了,马上给他们打电话。我真的没去试胆。”

        她还急忙拍了自己正在路边的照片发给傅天泽,证明自己是良民,是乖孩子。

        傅天泽看过,皱眉。

        “你妈神经衰弱,为你担惊受怕能睡得着么。她哭了半晚上了。你赶紧回家。给我一个定位,十分钟以后我去接你。”

        他那个姑妈性格非常敏感柔弱,一晚上女儿不见踪影,那犯了病也不知道会是谁受害。

        既然这样,就把卓月送回家,免得他晚上还要接到莫名其妙的电话。

        “我妈又哭了?知道了,那我等你。”卓月显然也已经习惯了她妈妈的性格,虽然觉得她妈今天莫名其妙小题大做,还是急忙说道。

        她以前也总是在外面和朋友玩,整夜不回家,她妈也没有像今天这样闹腾。

        真是奇了怪了。

        “等着!”傅天泽放下电话,送安甜回家。

        到了楼下,他走下车,把安甜这边的车门打开,看着小姑娘下车。

        “走吧。”他就送安甜上楼。

        “您不用这么费心。”知道他还忙,安甜觉得上楼也没有什么危险,就急忙说道。

        “快点。”傅总眯起眼睛。

        面对金主,小姑娘默默垂头,怂了。

        她跟在傅总的身后,有气无力地跟他一起上到顶楼。

        看着她打开自家的门,傅天泽站在楼梯间,顺着楼梯间的灯光看了安甜黑暗的房间一眼。

        客厅很整齐干净,可是过于干净了。

        做女孩子的,他能够想到的就是自家那个有点小麻烦的表妹,屋子里到处都是漂亮的小饰品,玩偶,毛绒玩具,还有一些追星杂志和零食袋子。

        当然不会很邋遢,不过却充满了女孩子喜欢漂亮的那种气氛。

        可安甜的家里,却像是冷清清的,什么都没有。

        下一秒,他就想到安家。

        傅天泽顿了顿。

        因为没有声音,楼梯间的节能灯熄灭。

        黑暗中,传来小姑娘不擅长和人接触而有些僵硬的声音。

        “傅总,谢谢你送我回家。”

        “没什么。早点休息。”傅天泽转身下楼,听到背后传来房门上锁的咔擦的一声,不过却隐约地觉得,还有一种微妙的奇怪的意味。

        他说不出哪里奇怪,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格格不入。

        直到下楼,下意识地抬起头往顶楼属于安甜的房间看去,就看到那个房间依旧是黑暗的。

        就算是主人回到了家里,也依旧没有亮起灯光。

        莫名地,傅天泽想到了那一天第一次和安甜认识的时候

        灯会辉煌的酒会上,她眯起眼,似乎觉得灯光刺眼。

        就仿佛比起光亮,她更喜欢黑暗。

        他想到哪里违和了。

        ……午夜,黑灯瞎火的,她都不开灯的么?


  (https://www.biqugeuu.com/84666_84666626/4324322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