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小可怜是满级天师 > 第29章 第29章卓月可太担心安甜这天真

第29章 第29章卓月可太担心安甜这天真


“诅咒已经没有了。”

        安甜愣住了片刻,  没想到傅天泽竟意的是自己的安全。

        所谓的诅咒不疼不痒,甚至会让她得到滋养。

        僵尸本就是被天地诅咒而生的强大邪祟,这些邪祟的诅咒,  都成为僵尸力量的一部分。

        不傅天泽大概只当她是活人,所以很紧张。

        她心里暖了一下,就认真安慰。

        单处得到了她的工作汇报已经了解得差不多,  就笑了笑,  着傅天泽微微挑眉。

        他的目光顺势又落那个已经失去呼吸了的男人的身上,  眼着这男人的身体飞快地腐烂,味道刺鼻。

        失去了邪法支撑,这男人就死透了。

        味儿有点冲。

        不这对经常处理邪祟事件的单处来说并不算么。

        做天师的,  谁没遇到具烂尸体。

        更让他感觉到顾虑重重的,反而是安甜的另一句。

        他脸『色』凝重地问道,“也就是说,这种用人皮沾染鲜血来双向诅咒夺走辜者生命的办法,  不是他自己想到的。而是他自己不知道怎么学会的?”

        这才是最让人怀疑的事情。

        这男人是怎么死而复生的?

        又是怎么突就凭空学会了邪祟的诅咒?

        而且,  又是谁告诉他,成为邪祟之,只有通害人才继续活下去?

        他相信安甜的力。

        既安甜没有这个男人的魂魄里找到,那就说明这个男人也么都不知道。

        “怎么了?”到单处一脸凝重,  安甜疑『惑』地问道。

        这件事,她确信男人就是源头。

        因为这男人身上的血气有邪气,和红纸条上的一模一样没有一点分。

        可单处的样子,  却不像是破案以应该有的轻松。

        “没事。”到小姑娘手里捧着的玫瑰花,  单处目光温和了分,抬手『揉』了『揉』这小临时工的小脑袋。

        只是她一脸忍辱负重,再想想这破孩子刚才是怎么收拾要跟她契约的老板的,  单处嘴角一抽,背一凉。

        他又重重『揉』了两把!

        安甜:……

        委屈!

        着这一脸辜的熊孩子,傅总也忍不住『揉』她。

        金主,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这小家伙垂头丧气,单处一边局里打电找人处理这墅的续,一边让安甜带着她的陪葬品跟自己出来。

        着那个畏畏缩缩地上的漂亮女人,轻声说道,“这个确定是活人?”

        让他感觉到疑虑的,是那个死去的男人,他他的身上没有察觉到异常之处。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安甜闻得出这男人身上的邪气,他恐怕一打眼也会把这个男人当成一个活着的普通人。

        “确定。”安甜了那女人一眼就说道。

        她穿着漂亮,而且眉眼很有风情,现知道男人死了,顿时痛哭流涕,么都说了。

        原来她也只不是一个普通的漂亮女人,因为男人有钱,而且出手大方,很快她就沦陷到金钱攻势里不自拔。

        明知道这男人不是活人,可为了维持自己的光鲜亮丽有奢侈,她接受了这个男人自己的那些害人的东西,挑选着“猎物”,交一些她觉得不会引起大规模动静的女『性』。

        如果不是……如果不是运气不好,发出去的红纸条被小江捡走,小江契约的竟是个已经死去的人,引起了诅咒的变化,让小江前男友诈尸直接找到小江,引来警局的关注,他们偷偷『摸』『摸』地害人。

        “为了钱就害人么?”安甜不明白这样的道理。

        她也很喜欢钱。

        谁会不喜欢钱?

        可是,她是觉得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不为了得到钱,就把做人的底线抛弃,去做一些失去良心的事。

        就比如这个女人。

        她觉得她虽是活人,可其和那些邪祟没么两样,都是害人。

        “她这种是不是挺有判头?”安甜见警局的警官们纷纷赶到,先把女人带警局审问,又去把那个已经烂到发臭的男人抬出来,顺便墅里继续到处搜索,有没有其他问题。

        警官们忙忙碌碌的,作为一只捧着好大一捧娇艳玫瑰,包包里都是玫瑰香薰,满载而归的僵,安甜往角落里躲了躲……人多,很容易触发社恐问题。

        而且她怕自己碍事。

        “有。”单处心情一般,不听到这句,勾唇笑了笑,对安甜说道,“多亏了你。”

        要不,他恐怕就得自己亲自上阵,让人红纸条上写他的名字,感受一下诅咒了。

        “那,那……”

        “么?”小姑娘的小脸埋进玫瑰花,怯生生地说了么,声音太轻,单处听不见,俯身问道。

        “那红纸条是不是也归我了?”安甜鼓起勇气,不抛弃不放弃地问道。

        每一份陪葬品,都不随意地丢下。

        争取是要争取的。

        “……归你了。”

        “那办成这么大的案子……”

        “奖金会你申请。”单处着这僵尸长大,太知道破孩子的『性』格,都用不着多说,顿时心有灵犀。

        到小姑娘仰头,用噼咔噼咔的眼睛亮晶晶地崇拜地着自己,单处勾了勾嘴角,揽着她的肩膀走出墅,把她塞进了傅天泽的车,客气地说道,“麻烦傅总送她家。我这有点忙。”

        他似乎隐隐暂时不太希望安甜和警局的其他人有接触,安甜倒是也知道原因……单处希望她拥有普通的女孩子那样的轻松生活。

        而不是警局的其他的天师的“啊她就是那只僵尸!”的目光里,成为一个异类。

        他希望她活得像个“人”。

        也希望人,哪怕觉得她力强,也把她当做同类,而不是大熊猫一样的异类。

        吸了吸小鼻子,安甜,感动!

        可再感动,也不会去相亲的!

        同吃同睡的本命僵,那是要她的命啊!

        “你去忙。”傅总关注了安甜手里的玫瑰花两眼,这是从那邪祟的身上『摸』出来的,怎么也不像是正经玫瑰,漂亮得诡异。

        不玫瑰花确非常漂亮,傅总想了想,也不是很意玫瑰花的出处,伸手拿来放进车子排,安甜滋滋地上了副驾驶,他满意地点头,最了一眼这墅,车离。

        车子里静悄悄的,安甜坐男人的身边盘算着收获,觉得很满意。

        傅天泽并不是一个喜欢和女『性』谈笑风生的人,安甜不吭声,自己没事偷着乐,他乐见其成,只是着着,他突问道,“真的没事?”

        “哈?”

        “诅咒。”

        “没事。其也不算诅咒。咒到我,算他倒霉。”

        僵尸最不害怕的就是诅咒。

        诅咒对僵尸来说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这邪祟也是倒霉,顺便被安甜抄了家。

        唯一可惜的是,今天没警局混上血袋,让安甜的心里遗憾了一下。

        不想想这两天做卓家的售,万一吃了血袋被敏感的卓太太闻出来就很麻烦,安甜决定忍了……血袋很重要,可一百万的大客户更重要。

        她就老老地跟傅天泽了卓家。

        碰巧傅简和石磊也,正跟卓月说。

        他们都是高中同学,就算不同一个班,可彼此之间关系都挺好。见安甜来,他们就打招呼。石磊起来精神不错。

        显爸妈离婚对他没影响。

        “你怎么和我哥一起来了?”卓月觉得今天又见到傅天泽怪不可思议的。

        傅天泽那种一天到晚只知道赚钱的男人,就算是亲表妹,平时也不经常到他。

        昨天家里出了事,傅天泽来也就算了。

        可今天,家里也算是风平浪静,傅天泽竟又出现了。

        这不太够是傅总的风格。

        “我去警局和单处谈谈你遇到的人偶事件。”傅天泽安甜被年轻人拉到他们中间,着她默默把自己缩成小小一颗,眼底闪一抹笑意,冷淡地说道,“正巧警局遇到安安。她和单处是同门。”

        简单地说了一下安甜也是有靠山不是好欺负的,了时间,傅天泽谴责地了卓月一眼。因为忙着她的撞鬼续,傅总浪费了很多赚钱的时间。

        ……当,忙安甜的事的时间不算。

        天师帮忙,那不叫浪费时间。

        那叫友好往来。

        “谢谢哥。”卓月不敢跟他炸『毛』,老老地道谢,傅总这才准备走了。

        “你的东西我你送家。”安甜今天收获了不少东西,傅天泽她没有拿下车,就知道她不怎么愿意放卓家。

        安甜眨了眨眼睛,就把包包里的家门钥匙递他,很自地说道,“放客厅就行啦。”她怕卓太太感觉到自己陪葬品的异常,很愿意傅天泽帮自己这个忙。

        漂亮乖巧的小姑娘就这么不设防地把家门钥匙了一个认识不久的男人。

        卓月嘴角抽搐了一下,为安甜更发愁了。

        傅总警告的目光里没敢吭声,直到着她哥拿了钥匙走了,这才抓着安甜的手急忙说道,“你怎么把家钥匙随随便便就人!”

        特是男人。

        卓月可太担心安甜这天真劲儿了。

        傅总起来人模人样的,那万一心怀不轨呢?

        “换了人那我肯定不。可傅总……也算是外人么?”安甜干笑着把自己的小爪子从活人的手里拿出来,不安地问道。

        “他不是么?”

        “……我觉得傅总挺好的。”僵尸说道。

        一口就她三百万,这样的傅总,怎么可是坏人呢?

        卓月竟语凝噎。

        她抓了抓凌『乱』的短发,着安甜那张特认真的脸,很久之才对她小声吓唬说道,“就算他人好,可他也是个大男人。你这么漂亮,弱小,娇滴滴的,坏男人最喜欢嗷呜一口,半夜爬上床把你吃了!”

        防人之心不可。

        她的让安甜愣了愣,不想到第一次见面时,傅总都懒得多自己一眼,就耿直地说道,“那不!傅总不是坏男人,而且,他也没上我!”

        更何况,就算是上了,那也是送菜的呀。

        大半夜的爬僵尸的床……那不是僵尸送到嘴边么。


  (https://www.biqugeuu.com/84666_84666626/4317944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