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小可怜是满级天师 > 第37章 第37章奇怪的品增加了

第37章 第37章奇怪的品增加了


“对我感兴趣?化妆品?”

        女人在耿目眦欲裂地着己的目光里,  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扭曲了一下。

        既然安甜说她用给耿的东西里有尸油,那说明她是真的懂,  而不是江湖骗子。

        那她说的就更让她相信了。

        女人的脸顿时惨白,那张美貌的脸上『露』出惊恐,顾不上这时候耿是什么心情了,  急忙着安甜急切地问道,  “是不是我有问题了?是我也中毒了?!”

        她其实心里不在意耿的死活。

        毕竟他们已经结婚,  对女人来说,耿如果死的早,她还妻子的身份继承耿的遗产,  再也不用为了钱就去讨好一己讨厌的男人。

        也不用再担心己年珠黄被别的狐狸精挖墙脚。

        甚至,还可带着笔的钱后过随心所欲的生活,再嫁给一年轻力壮,满足己的男人。

        正是因为这样,  所,  耿在这段时间里表现出来的虚弱还有惊恐,其实这女人一点都不在意。甚至,她心里是期盼着真的有厉鬼的。

        耿死了就好了。

        这是女人的心里真实想法。

        这就是他们的“爱情”。

        “你害我!”耿却顾不上这些。

        当安甜揭『露』出真相,而年轻貌美的妻子没有否认,  他的心里就什么都明白了。

        这女人真的给他下毒。

        什么做鬼也风流,这怕不是笑。

        他顿时扑向妻子。

        可女人只不过是不耐烦地一把推开了他。

        耿趴在沙发上喘,捂着心口,  不敢置信地着这些年对己千依百顺的妻子。

        “你,  你怎么可这么对我!”

        “他会死,那我呢?”可妻子对他却依旧不闻不问,反而只在意她己,  急切得不得了。

        那冷漠的样子……安甜觉得这耿总的新太太厉害了。

        耿都死到临头她还不给点临终关怀,这是要让耿死不瞑目的节奏。

        不过说起来,好好的太太不珍惜,去出轨……这样为了钱就愿意给他做情人的女人,难道耿总还会觉得她对己是真心实意啥的?

        很傻很天真哦。

        她就不在意耿总那悲愤乎要断的样子,只是着耿背后的那只厉鬼思考了一会儿,站起来,没有回应急切追问的女人,在那女鬼红着眼睛尖叫一声扑向己的时候,一只手一把把这女鬼给扣在沙发前的餐桌上!

        女鬼阴冷的脸贴在餐桌玻璃上,傻了。

        傅天泽静静地着,嘴角隐蔽地抽搐了一下。

        在安甜的手里,一的的确确和耿新婚太太有着相像的女鬼缓缓显『露』出来。

        耿顿时发出了一声虚弱的惨叫。

        一颗女鬼的头颅,被一只雪白的小手轻轻松松拧下来,瞪着血红的眼睛,滚落在耿的脚下。

        安甜沉默了一下。

        “她有点脆。”她回头努力地想跟傅总解释。

        她不是一只凶狠的僵。

        要是傅总误会她了啥的,后不给她介绍客户了可就糟糕了。

        想想傅总一客户给己带来五百万,安甜努力地用己乖巧,楚楚可怜的目光着傅总,希望傅总明白,己不残暴血腥……也没什么心问题。

        ……其实拧脑袋什么的,是僵的,不是她的意。

        她有千言万语想和傅总说明,傅天泽嘴角微微抽搐地着这小姑娘可怜兮兮地蹲在女鬼的脑袋边上着己,眼眶都湿润了的样子。

        他沉默片刻,慢慢说道,“确实是她的错。”这么脆弱的厉鬼,真是给安甜带来巨的烦恼了。

        身为女鬼,怎么可这么脆皮呢?

        差评!

        他信她!

        安甜眼睛微微一亮。

        这样的信任,让安甜默默地在心里告诉己,傅总是好人。

        后傅再有业务,可给打八折。

        至于耿夫妻,她就没有那么想要解释的意思了。

        毕竟一两的,起来也不像是会有后续业务的样子。

        既然后没联系,那安甜就很现实,没有那么的精神去解释讨好。

        在一声声声嘶力竭的叫声里,她先把女鬼给『摸』了两把,『摸』出了一把奇奇怪怪的内衣……她疑『惑』地了血红『色』的各种薄纱款风情款的内衣,拿着这些奇奇怪怪的崭新内衣思考了很久,觉得这不适合当陪葬品。

        顺便说一句,傅总到这一把新颖的风情内衣,单手捂着脸没吭声。

        “啊这……还是挺值钱的。”

        虽然己不太喜欢这些内衣的款式,不过还是可卖给其他有兴趣的人。

        赚点钱也是好的。

        安甜随手把这些新颖的内衣收好在背包里。

        ……奇怪的收藏品增加了。

        “你尖叫什么?”把这身首异处,刚刚还很嚣张,现在连收藏的风情内衣都被僵尸抢走的倒霉女鬼塞进缚鬼符,安甜了己恢复了雪白的小手,又一,耿吓得已经只有出没有进了。

        她就随手给打了120外加顺手给单处的电报了警,这才在耿的太太的尖叫里着她说道,“我说对你的兴趣更的确是真的。我就想问问,谁给你的『乱』七八糟的东西。特别是你脸上的化妆品。”

        “你,你!”

        “见血,其实你不是那么害怕吧。”小姑娘突然盯着这女人的眼睛轻声说道。

        女人的尖叫戛然而止,这一次,警惕又阴沉地着她。

        “你,我就说你的问题才更。”安甜挠了挠己的小脑袋,觉得怪为难的。

        她一边还得着耿别让他真的断了,要不然,己上谁驱鬼,把客户给驱没命了,那风评……

        她不寒而栗地打了一寒颤,不过眼睛却始终没有在这女人的身上转移,盯着她没有半点皱纹的脸慢吞吞地说道,“你给耿总用过尸油,他中了毒还有尸油里的鬼咒,被厉鬼纠缠。可你……”小姑娘轻声说道,“你平时用的化妆品里有特别的尸毒。僵尸的尸毒。”

        她来就嗅觉敏锐。

        更何况还是僵尸的尸毒。

        僵尸的味儿,她一进门就闻到了。

        闻到现在,她确定是现在这女人脸上的化妆品上的味道。

        “你跟着耿总很年,虽然平时保养得好,不过难道你就没有怀疑过,己为什么年纪也不小了,脸上连一丝皱纹都没有,甚至皮肤好得不像是真正的人了?”

        安甜就对脸『色』忽青忽白,死死着己的女人继续说道,“因为你中了僵尸的尸毒,皮肤被尸毒侵蚀。所谓的一直都很美,美丽没有变化,不是你的化妆品保养的功劳,而是尸毒在改变你。”

        “胡说八道!”女人突然尖叫说道。

        她一下子站了起来,一双眼睛怨毒地着安甜。

        傅天泽这一次站起来,警惕地着这女人。

        他发现不对劲了。

        这女人在愤怒起来之后,那双眼睛的瞳孔在缩小,缩小成了针尖一样,隐隐发红,像是在一瞬间充斥着让人心中不安的恐惧感。

        他随手把沙发上的小姑娘拦在身后,安甜着站在己面前的挺拔的身影愣了一下,欲言又止。

        就……傅总怪菜的。

        这时候还拦在她的面前。

        安甜心里纠结了一下,也站起来,站在傅天泽的身边,火上浇油说道,“你的情况已经很不好了。如果我没有错,你这尸毒已经侵蚀了五脏六腑,你想等耿总断啊?我觉得你八成也要完。僵尸的尸毒不是真正让活人使用的东西。很少会有人中了尸毒还活下来,就算活下来,也不可是什么普通的人。”

        她叹了一口,对这女人轻声说道,“你已经表现出喜欢血腥,如果我没猜错,你已经有很久都忍不住想袭击身边的人,想要喝活人的鲜血了吧。”

        这是僵尸的。

        中了尸毒的,都会慢慢地僵尸化。

        真的成为僵尸或许还是好运。

        可更的普通人,在僵尸化的时候就会承受不住尸毒的伤害,失去生命。

        这女人对僵尸的尸毒毫不知情。

        安甜少猜测,她使用的一些东西里有僵尸尸毒这件事,她不知道。

        更可的是,有人心存着不良的想法,把藏着僵尸尸毒的化妆品给了这女人。

        化妆品天天都涂抹在脸上。

        尸毒慢慢地侵蚀着这女人。

        而这女人在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一点一滴的异状里,被尸毒完全侵蚀。

        现在她还活着。

        不过安甜在她的身上闻到了被隐藏起来的身体腐烂的味道。

        这女人的僵尸化算是失败了。

        “作为一负责任的警局临时工,虽然我已经报警了,不过我问问,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哪儿来的么?”

        安甜觉得这是很巨的问题,就忍不住想要问问,免得还有其他人受害。

        可这女人却突然像是不接受己的情况被揭穿,歇斯底里地叫了一声,那张美貌的脸一下子扭曲,猛地抓起了餐桌上的一把水果刀,尖叫着扑过来。

        她想要杀死安甜。

        安甜说中了她那些奇怪的,让己都感觉『毛』骨悚然的转变。

        可她都不在乎。

        只要耿死了,己继承遗产躲得远远的,就算成为怪物也无所谓。

        而且,只要有钱,她不相信什么所谓的尸毒无『药』可救。

        只要知情人全都死了,她的秘密就全都保全。

        刚刚还风情万种的女人就像是野兽一样,张了鲜红的嘴唇,『露』出森然牙齿。

        安甜了两眼,獠牙,没有獠牙……好像是磨牙了。

        概是觉得獠牙……突然长出的尖牙和风情万种美女形象不怎么搭,这女人偷偷去磨掉了己的獠牙。

        安甜沉默了一下。

        虽然情况危急,可还是觉得有点心疼獠牙们。

        她为己贫穷的,只啃棒骨的獠牙就已经很惨。

        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更可怜的獠牙,好不容易长出来,却要惨遭磨平。

        惨,还是这双獠牙比较惨。

        她竟然还算善待獠牙的僵。

        就……都感谢同行衬托吧。


  (https://www.biqugeuu.com/84666_84666626/4317941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