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小可怜是满级天师 > 第41章 第41章你让我们快点跑啊?

第41章 第41章你让我们快点跑啊?


钱太太就犹豫了下。

        “这好么?”

        “当妈的看望女儿还用顾虑这么多?不管怎么样,  好歹也得把话说清楚。总是这么杠着,吃亏的不还是小梦么。”

        傅二太太之前为了傅简的事,确实没有精力管朋友的事。

        现在有了空闲,  顿就担心起来,她就犹豫着说道,“以前还真没看出来。不过如果真出轨的话,  不如劝小梦分手算了。”

        是不是年轻有为不算什么,  最重要的是这男不心意,  忠诚婚姻。

        哪怕这是自己就能够手起家的有能力的年轻,可品不行,那就不合适浪费青春了。

        她这话钱太太也连连点头

        她没有要求女儿谈恋爱要门第上有什么。

        可也不能让女儿再和这样三心二意的男牵扯下去。

        没结婚就这样,  结了婚还了得?

        “不过说起来,小梦那男朋友还不知道她是有钱家出身的吧?”

        傅二太太边跟朋友说话,边跟钱太太问道。

        钱太太点头说道,“小梦之前说想要靠自己在面做事,  所以直都隐瞒。”她想到自己的女儿,  不由眼眶红了,哽咽地说道,“开始,知道她那男朋友就算以为她是普通家出来的孩子也不在意,  我们还觉得他品靠得住。谁知道没多久,老钱就在面看见他沾花惹草。”

        因为男不知道钱总是钱梦的老爸,所以社交场合遇到了钱总,  怀里的妹子也没有扔下,  还跟钱总笑着说是自己的女朋友。

        钱总,钱总炸了好么。

        要不是差点犯了心脏病,忙着吃『药』,  钱总当场就能把那小子给打死。

        谁知道回了家,把这的事说给女儿听,钱梦说什么都不相信。

        她怎么也不肯相信自己的男朋友是这样的。

        毕竟,他向对她温柔体贴,而且不在意她的家世,甚至在她隐瞒,只说自己是普通家庭出身,爸妈都出身偏僻乡下,男友也并不在意……她这话其实也没说错。

        因为钱总夫妻的确是乡下来的,在大城市里努力拼搏了很多年,靠着可靠的品还有实诚劲儿有了很好的口碑。

        又因为不急着赚钱,每步都得踏踏实实,司经营得就很安稳,没有跟安氏地产样陷入什么危机。

        钱梦隐瞒了现在爸妈的有钱,只说曾经的经历,可不管怎么样,男友不嫌贫爱富是真的,她觉得爸妈是在诬陷自己的男友,二话不说,直接搬出去跟男友同居了。

        安甜竖着耳朵继续偷听。

        钱太太哭得鼻涕把眼泪把的。

        她之前给孩子打了那么多的电话,上门吵闹,那小子来不见踪影,只有她的女儿出面和她大声争吵,差点闹进警局。

        现在女儿甚至拉黑他们电话。

        钱总得要死,恶言相向,嚷嚷着就当没有钱梦这女儿,拒绝低声下去跟女儿低头,不许妻子再和钱梦联系。

        钱太太因为这件事和钱总争吵不休,所以,最近两口子闹得也很难看。

        傅二太太带她去看女儿,她犹豫再三还是答应了。

        把之前钱总知道了却拒绝去找她回来的钱梦和男友同居的地址给了傅家的司机,钱太太就说自己最近遇到的难过的事。

        安甜和卓月都坐在后面声不吭,看着车子开到了郊区……有钱都喜欢住郊区倒是可以理解,地方大,敞亮,反正有车,出行也很方便。

        可钱梦现在住的这地方也太偏僻了。

        安甜看了看车子开了多少间,都觉得这开到了另城市了样,等车子终于要停下来,缓缓地开进了处最新开盘,入住还不多,因此显得格荒凉的别墅区,安甜就忍不住往看了看。

        路灯都没有几根,黑灯瞎火的,活的眼睛啥也看不见。

        有钱的年轻就喜欢这样的别墅区?

        ……其实她也喜欢。

        黑乎乎的,没什么灯光,又安静。

        她趴在车窗上,觉得这别墅区的环境真不错。

        “钱梦这孩子啊!”安甜社恐只,因此喜欢格安静,没有多少吵杂的环境,可傅二太太这路腰都要坐断了。

        她扶着胖胖的腰车上下来,看着面前栋只点亮了几房间,还显得安安静静的精装小别墅,郁闷了下,顾虑着好朋友面子没说什么,先去摁了这小别墅的门铃。

        门铃里很快就传来女生的声音。

        钱太太就声音哽咽了。

        卓月拉着安甜的手偷偷『摸』『摸』跟在后面,也起准备去围观。

        她有了经验,既然天黑,也不用自己看路,就让安甜抓着自己的手往前。

        反正安甜看得清楚就行。

        “小梦,你给阿姨开门。”傅二太太就说道。

        她可是傅家的,傅氏集团有权有势,就算不愿意开门,可很快,钱梦也把别墅的门打开,先看了钱太太眼,努力挤出笑容来说道,“没想到阿姨亲自过来了。”

        她看起来二十多岁,竖着单马尾,年轻漂亮,虽然安甜不怎么喜欢她对红着眼睛看着自己的母亲副无视的样子,不过这是钱家的家事,她也没多说什么。

        要不是门打开,股阴冷到极点的恶意让安甜精神振,她可能对钱梦就没什么兴趣了。

        就算是为了男朋友而和父母起了争执,可对为了自己担心的母亲视而不见,副不肯搭理的样子,她也不觉得这是应该的。

        “小梦啊。”钱太太叫了声。

        钱梦没吭声,转身就进了别墅。

        别墅的小客厅里很快就点亮起了灯光。

        “安安,我们……”

        “这别墅有点问题,我们进去看看。”那种阴冷粘稠的感觉,还带着猩甜浓重的血腥味儿,安甜闻闻就觉得这别墅凶得很……这难道是间凶宅?

        她就忍不住进去,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好家伙,进了这房间,当头就看见了只堆起仿佛堆肉堆的邪祟默默趴在正抱臂坐在沙上生,不理睬钱太太说什么的钱梦的身边。

        不过这邪祟怨重,血光冲天,却只是呆滞地平摊着血肉在钱梦的身边,看起来没有恶意的样子。这房间里充斥的恶意似乎另有根源。

        既然那堆邪祟没什么恶意,安甜就先没有理,而是忍不住站在客厅里四处看了看。

        明明别墅里只有他们些。

        可她敏锐地感觉到,这别墅的其他的地方藏着什么,正紧紧地看着他们。

        她又闻了闻。

        当她收回目光,乖巧地坐在沙上,就坐在傅二太太的身边,那只默默堆在钱梦身边的邪祟突然动了动,瘫软的血肉里滚出双眼睛,对上了安甜大眼睛。

        安甜看了邪祟眼。

        似乎察觉到安甜能看到自己,邪祟突然激动了起来,挣扎着,慢慢地向安甜的方向移动。

        当这团猩红『色』模样扭曲的邪祟动起来,安甜才现,这是只应该死得有点惨的邪祟……浑身鲜红滴血,没有皮肤,只剩下了鲜血淋漓的血肉,又似乎失去了骨骼的支撑,因此堆成了怪怪的团肉堆。

        他向着安甜艰难地挪过来,鲜血就拖在他的身后,那双漂浮在血肉上,赤红满是鲜血的眼睛里还流出了血泪。

        安甜就看着这只没有半点形的邪祟蹭到了自己的面前,看他堆在自己的脚下,抬眼,艰难地血肉里挤出张全是鲜血的嘴。

        挣扎了儿,他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地用恐怖的血红『色』眼睛向门示意。

        “你让我们快点跑啊?”安甜突然问道。

        在客厅里,小姑娘突然自然自语,目光落在脚下,这简直就是神经病么。

        钱梦不由皱眉,看着这没礼貌的小姑娘。

        傅二太太却吓了跳。

        “安安,难道,难道是这别墅里有……”她紧张地四处看,顺便,看向安甜的脚下。

        安甜是很强悍的天师。

        傅二太太可太相信她了。

        想到这别墅可能是有什么鬼怪,傅二太太后悔了。

        早知道,就带上安甜强力推荐的糯米了。

        “是有。而且很凶。”安甜看了钱梦眼,顿了顿,细声细地说道,“这位小姐身上阴就很重,是被邪祟缠身的样子。”

        她在傅家的面前很有权威,傅二太太顿看向钱梦。

        钱太太愣了下,就想到好友跟自己说的帮傅简解决了大问题的事,不由诧异地看着安甜问道,“小简的是就是安小姐解决的么?小梦!这可是大问题!”

        她顿信了安甜,急切地看着钱梦。

        “搞什么封建『迷』信!”钱梦却不相信,脸『色』难看地看着钱太太冷笑说道,“怎么,是因为我不答应回家,你们就拿这套吓唬我么?我再跟你说遍,如果你们不能接受吴威,那我是绝对不回家的!什么妖魔鬼怪都不行!”

        想想父母为了让自己回家,连什么有鬼都搬出来,还半夜来吓唬自己,钱梦更生了。

        她站起来,顾不上傅二太太是她要尊重的,冷着脸说道,“慢!”

        安甜慢吞吞地站起来,把地上听到“吴威”二字以后,血红的眼泪流淌得更凶了的邪祟提起来,乖巧地往门去。

        “安小姐,我替小梦给你道歉。”钱太太急忙追出来。

        无论安甜是能给傅简解决巨大问题的天师,还是今天傅天泽说把安甜当妹妹,钱太太都不可能让钱梦这样得罪她。

        “没事。我儿还回来。就是在面找地方先问问情况。”安甜指了指手里。

        黑暗,她们仿佛真的看到团血肉模糊的东在安甜的手里摇晃。

        安甜就『露』出了僵硬的笑容。

        她是只体贴的僵。

        这邪祟看起来特别血腥,为了她们的心理状态,还是不要在她们的面前让邪祟现行了。

        想到这里,安甜突然有点怀念傅总。

        看见她接连手撕厉鬼还能无动于衷,淡如菊,傅总真的让她刮目相看。

        不愧是她的大客户。


  (https://www.biqugeuu.com/84666_84666626/4316648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