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小可怜是满级天师 > 第44章 第44章算上钱梦一口气交往了五……

第44章 第44章算上钱梦一口气交往了五……


金钱的魔力。

        话说,  要不是安甜一要力更生,单处都想直接送她一口棺材算了。

        单处觉得再这么下去,己八成得劳死。

        他『揉』了『揉』已经三天没合眼微微胀痛的额头。

        整天审理邪祟,  做抓捕邪祟同党计划书,调派同组警官迅速出警把邪祟一网打尽,再一网打尽之后要审理,  挖口供,  挖出更多的邪祟的问题,  再做抓捕计划书……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慢慢走来,『摸』了『摸』紧张地瞪圆了眼睛看着己的安甜的小脑袋,  声音带着疲惫的沙哑轻声问,“这回是怎么回?”

        “大门,大门坏掉了。轻轻一推,己飞上了天。”安甜紧张地说。

        她什么都没干。

        都是别墅大门的错。

        不结实啊!

        都赖黑商!

        因为这些豆腐渣工程,  僵风评被害。

        安甜,  无辜!

        单处捂住嘴角,沉『吟』地看着空『荡』『荡』的大门,看起来仿佛是在沉思,实则是在……啥也没想。

        太困了,  实在不想思考什么『乱』七八糟的。

        “没关系,都是大门的错。”他身后快速走来同样满是疲惫的年轻警官。

        当他们一起进了别墅,看着这满地狼藉有大波鲜血,  整一凶案现场,  单处振作了一下,从衣袋里拿出一颗醒脑的薄荷糖吃掉。

        淡淡的薄荷香气清新闻,安甜忍不住跟在后面闻了一会儿,  驱散了钱梦的鲜血带来的那香甜口的味,就看见单处已经在和钱太太做我介绍。

        他简单地询问了一些重点问题,看了正脸『色』惨白,疼得浑身抽搐,一副人生都失去光明样子的钱梦,没什么安慰的。

        他着重看向一旁呆呆地坐着的年轻的冤死鬼。

        这冤死鬼血光冲天,怨气有说不出的阴冷,有点凶。

        不却很斯文,很老实。

        眼神有点不老实。

        单处眯起眼睛看着这年轻秀气,白白净净的冤死鬼。

        这小子眼睛滴溜溜往哪儿看呢?

        怎么总是去看安甜?

        当然,安甜今天穿着红『色』小裙子,化了妆,确实艳光四『射』,单处就觉得这小子有鬼。

        ……对了,他本来就是鬼。

        “吴威?”他走到年轻的,外表似乎没什么异状的冤死鬼的面缓缓地问,“你认识安安?”这小子身上的戾气不轻啊。

        “刚刚安小姐救了我。”吴威受到单处身上属于天师的危险气息,急忙站起来我介绍。

        他刚说了头,就听见别墅外面传来很多的刹车声,混合着救护车的声音,很快,脸『色』铁青的傅天泽就带着傅家人进来。

        后面匆匆地走来了抬着担架的医护,把浑身是血的钱梦给抬到了担架上。

        看到钱梦失血,救护人员直接抬着人走了。

        钱太太也匆匆地跟着救护车离。

        等他们走了,歹小客厅没那么拥挤憋闷,单处才坐在沙上,让手下人去别墅到处查看,顺便窗散散血气,这才看向脸『色』不看的傅天泽。

        他打了招呼。

        傅天泽『揉』着眼角,觉得己也头疼。

        傅家最近大概是水逆。

        要不然,也不能解释为什么最近傅家的人挨儿撞上邪祟。

        撞的都是超凶的。

        先是傅简,再是卓月,现在傅二太太只不是来调节一下闺蜜的家庭纠纷,都能遇上这恐怖的件。

        想一想刚刚听到卓月跟己讲的只言片语,这回的邪祟竟然是能抢走普通人人皮和骨架,取代身份李代桃僵的恐怖东西,再想想要不是安甜,那直接闯入这邪祟家中的傅二太太和卓月的下场,傅天泽背后全都是冷汗。

        他凝神听着背后卓月跟安甜的窃窃私语。

        当听到小姑娘用丰收的幸福语气说这别墅里藏着二十只这邪祟,他转头。

        “傅总?”

        “你没吧?”傅天泽就对安甜问。

        安甜直面二十只邪祟,他里更担。

        哪怕知安甜或许跟普通人不太一样,这担却并不能理智地基于安甜的实力就不去多想。

        安甜摇了摇头,对傅天泽笑了一下。

        傅天泽看了她眼,在她雪白的手臂和小腿上扫,没看到伤口和鲜血,这才微微放。

        “所以,这些邪祟如果不是遇到了安安,应该会隐藏得很。不竟然第一次她们来找钱梦的时候没有动手。”

        看着手下人专业地在整理别墅里的一些痕迹有拉封条,单处受着嘴里刺激醒脑的清凉,看着吴威问,“所以你的女友也差点出了,是么?”

        他指的是钱梦,吴威脸『色』就有点微妙。

        “她始交往的时候,我已经遇害了。”

        “嗯?”

        单处凝神,若有所思。

        “所以,一始就是那只邪祟图谋不轨,专门盯上她,才和她交往。”倒霉催的早就惨遭毒手的冤死鬼脸『色』青地跟单处批判邪祟的恶劣。

        唯恐己死了都要背上一骗人情的黑锅,吴威轻声解释,“从一始就不是我。钱小姐的情问题,真的跟我没有关系。”

        他给己辩白了一句,就把己遇到的说给这位看起来让人压力很大的警官听。

        关于他是怎么遇害什么的,吴威觉得己的确倒霉。

        就大晚上的车在路上,看见有老婆婆摔倒在地,看起来半天爬不起来。

        作为一有责任的金融公司老板,他算正直,看了看四周,现附近没有什么车辆,路上也很黑,那时是在冬天,他怕老人出什么,就下车扶着老婆婆上车,想送她一程去医院。

        没想到这老人就是邪祟披着人皮在作祟,上了车,直接就撕破伪装抢走了年轻力壮的己的身体。

        那痛苦有只剩下一堆血肉的己都觉得恐惧的形象就不提了。

        更别提看着邪祟顶着己的脸到处沾花惹草。

        吴威就谢地看了正坐在边上数钱币的安甜一眼。

        如果不是安甜给他夺回了人皮和骨架,他也没有办法恢复生的样子。

        单处疲惫的脸上更加凝重了。

        “夺走普通人人皮和骨架的邪祟,取代身份活下去。”他喃喃语,觉得己想到了什么,恍惚了一下,那点灵光消失不见。

        安甜疑『惑』地看了单处一眼。

        她觉得单处的脸『色』特别憔悴难看,看起来就不是很精神。

        “而且这邪祟不仅恶劣,很信。我死掉之后,化作了厉鬼被他提回了别墅里。”他虽然成了厉鬼,不因为只有血肉没有办法移动,只能艰难地被困在这小别墅里。

        很快,他就看见邪祟带来了更多的跟他差不多的血『色』影子,看着他们窥视着活人,希望同样得到身体。

        吴威努力地想了想,继续说,“不这些邪祟本体就只是血影,附着在骨架上。很挑剔,只想要年轻人。”因为老年人,或者中年人显然不如年轻人漂亮,邪祟竟然挑模样和年纪。

        也正是因为这样,虽然傅二太太她们闯进别墅,邪祟们虽然垂涎了一下,却没动手。

        它们不想要中年女人的身体。

        就像是一始谋害了他的那只邪祟,看到他这样的年轻人,就立刻抛弃了之的老人的形象。

        “除了钱小姐,他交往着几女孩子,就是为了给他的这些同类找身体。”吴威继续说,“打着交往的旗号,他挑的类型都差不多,都是社会关系简单,家庭出身普通,就算有异状也不太会引起警醒的类型。钱小姐。”

        他苦涩地说,“最近不上班,一直都在别墅。那只邪祟劝她辞职我就知是要对她动手了,所以一直跟在她的身边,想提醒她。”

        虽然钱梦不是己的女朋友,不就算是无关的人,吴威也不想再有人在己的面受害。

        不钱梦看不见他。

        当然,如果看见他了,吓得半死,觉得他才是恶鬼也说不。

        大概是喜欢看到他无望的努力,那些邪祟也不去管他。

        就像是在看他的笑话。

        “那几和吴威……邪祟交往的女孩子的联络式你知么?”单处就知这件刻不容缓。

        “不知。”吴威摇头。

        毕竟他被关在别墅,不清楚这邪祟在外面交往的情况。

        他也只是听邪祟跟同类兴奋地说有几女孩子快到了以占据的时候。

        就在这时候安甜举手。

        “你搜魂了?”单处理所当然地问

        仿佛安甜搜魂是很正常的。

        “搜了。”安甜就跟一急忙走来的警官拿了纸笔,飞快地把四女生的姓名写在了白纸上,下面是女生的联系式有住址等等,之后拿给单处说,“在没有动手,这四女生是安全的。”

        不,算上钱梦一口气交往了五女朋友,这……这是海王吧?

        安甜就忍不住看了吴威一眼。

        吴威,委屈!

        冤死鬼觉得己今天冤死了。

        “我一都不认识。”他喃喃地说。

        “不管怎样,你在邪祟中生活了很久,会知邪祟更多的信息,希望你能来警局协助调查,帮我们完善这邪祟的资料和信息与特点。”

        这么想想,就是一不眠加班夜。

        当看到别墅已经封了,不会让其他人闯进来,单处站起来带着连连点头的吴威一起往外走。

        路安甜的身边,单处脚下顿了顿,侧头,英俊的脸上满是复杂地看着期待看着己的小姑娘。

        “安安,做得。辛苦了。”他『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那抓获的这些邪祟,一只……”

        “万。都给我吧,回头……给你打钱。”

        单处痛并快乐地接缚鬼符。


  (https://www.biqugeuu.com/84666_84666626/4315189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