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小可怜是满级天师 > 第54章 第54章……工作报告不知道该怎……

第54章 第54章……工作报告不知道该怎……


王警官觉得单处今天特别沉默,    似乎在考着什么问题,就主动跟不了解情况的安甜多说了句。

        安甜一边听,一边从大提包里『摸』出一盒柠檬凤爪……那天凤爪打特价,    如果是以前一只僵住的时候,安甜都不多看一眼,因为她觉得凤爪没什么吃的。

        没二肉不说,    骨头细软都不能磨牙。

        不过吴威特别厉害,    挑挑拣拣买了一些材料,    第二天就做了吃的柠檬凤爪,说是等她回来,再给她做虎皮凤爪。

        安甜早上才吃了一就被凤爪征服了。

        要不是怕吓到人,    僵能吃凤爪不吐骨头。

        她吸了吸小鼻,把吃的凤爪递给王警官一些。

        王警官笑眯眯地接过来吃了几只。

        单处把车上的可乐递给安甜,让她可以在车上吃吃喝喝。

        “单处,您是不是……”

        “先过去看看。”单处平静地说。

        安甜不太白。

        不过当他到了许大师之前的客户家里,    才刚现在大门,    安甜就一下就白许大师当初为什么说祖宅邪『性』了。

        这祖宅有一种非常阴冷的阴气,把整个祖宅笼罩在里面。

        耳边,似乎传来了细细微微的笑声。

        女人的笑声。

        笑声里,若有若似乎有女人的哭声。

        安甜闻了闻,    看了一眼这祖宅没吭声。

        从祖宅里匆匆迎出来一对中年夫妻,看起来穿着很体面,富态,    保养得,    应该不是住在附近的人。

        更何况所谓祖宅,大概也就逢年过节什么的过来一趟。

        这对夫妻一脸愁容有焦虑,看见了车停下来就扑过来哭着抓单处的手说,    “是单处长吧?拜托您一定要把我家媛媛找回来啊!这,这都要结婚了,怎么人找不着了呢!”

        他虽然哭得厉害,可看起来却害怕得不得了,目光闪烁,时不时左右四处看看,不像是担心,更像是在害怕。

        安甜忍不住多看了这对夫妻几眼,正躲在单处背后当小透,远处,是一辆车开过来。

        车停。

        有人下车。

        是傅总。

        安甜诧异地看着迎面走来脸『色』难看的傅总、

        傅总迎面看见她,嘴角隐蔽地抽搐了一下。

        不是傅总错觉。

        而是……怎么下个乡都能遇见安甜。

        这是什么缘分。

        “你出差就是来这里?”傅总不在意地看了那正哭着的夫妻俩一眼,对单处点点头,就对安甜缓缓地问。

        他的背后,司机一头冷汗地过来,似乎受到了惊吓,安甜闻到淡淡的阴冷的气息,很敏锐地问,“是鬼打墙了么?”

        要不然,不能解释傅总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傅天泽“嗯”了一声。

        他昨天去了附近的一个村处理一些问题,想要靠着附近景点漂亮把那里开发成旅游村,自赚钱,也带动附近村民过上日。

        没想到今天回来的路上那条路怎么开都开不完,等终于开出了那里,就发现开到了这个只有一个大宅的地方。

        这里离那个村已经有很远一段距离,不过也算是村的范围,傅天泽眯起眼睛看着大宅。

        这宅古香古『色』。

        商人的精的眼光来看,倒是可以保留下来,成为一个旅游景点。

        不过想想刚才的鬼打墙,一出了鬼打墙就到了这宅,傅总觉得这宅有点邪『性』。

        想来想去,他觉得是把这玩意圈起来,不要让人随便过来走动。

        “说说吧。怎么回事。”单处不知短短时傅总都已经把这宅评估了一遍。他的目光却只落在这对夫妻的身上,盯着他的眼睛轻声问,“这宅怨气戾气都很重,养着厉害的东西。你是让我自找出来,是自说。”

        他是茅山派精英,和普通的天师眼光当然不一样。

        如许大师,隐约觉得这宅不对劲,却发现不了哪里不对。

        可单处一眼就看得出来,这宅的走向,布局,有一些风水,都让这宅成了绝佳的聚阴之地。有他腰挂着的一个银『色』的小铃铛,叮叮当当风自动,脆生生响了下。

        “单,单处,我不白您在说什么。”

        “祖宅里有个女鬼。这女鬼有点凶。不过像有别的。”安甜细细地闻了闻,就认地说,“有一只女鬼。冤死鬼,也有点凶,不过也吧。”

        她闻到这祖宅里有只厉鬼,这对中年夫妻顿时脸『色』变了,单处懒得废话,直接推开了祖宅沉重的大门。

        大概是最近这祖宅来的天师不少厉鬼都不觉得稀罕了,就算是他闯进来,安甜也只隐隐听到了一声细微的女人的得意的阴冷的笑声,让人『毛』骨悚然。

        她就去看单处。

        单处看了她一眼,看她目光炯炯,『露』出几分关切。

        “能解决么?”

        “能!”小姑娘响亮地说。

        她像是得到了任命,看单处没有阻拦自,顿时撒腿就快乐地往祖宅后面的大花园去跑。

        “等等,你想……”看见他这么直接闯到后面去,直奔花园围墙跑过去阻拦。

        王警官沉着脸走过来,一人一只手都给扣住,轻松地扭着这夫妻俩,就见安甜已经跟小狗儿一样四处撒欢儿。

        她很快就蹲在了一处水泥浇灌的石路,蹲着看脚下的石路。

        这石路上全都是细小尖锐的石,是水泥浇灌,看起来坚硬得很。

        不过她显是看出了什么,王警官看了一眼,虽然没感觉出来那里有什么,却是对单处轻声问,“单处,要不要找把锤来把路砸……”

        安甜一拳头砸在石路上。

        石噼里啪啦翻飞,飞了四面八方。

        王警官目瞪呆。

        单处垂头,『揉』眼角。

        暴力拆迁。

        ……工作报告不知该怎么编。

        总不能说石路年久失修,豆腐渣工程吧?

        他惆怅地叹了一气。

        可在他的面前,小姑娘已经欢快地掀开了面前的水泥板,不在意地丢在一旁,一双泛起了黑『色』煞气的雪白小爪飞快地在

        很快,她的身边就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土坑。

        可慢慢地,安甜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

        她停下手,看着深深的泥土里一把泛起了黑『色』的人骨,抿了抿嘴角,小心地把这人骨耐心完整地捡出来放到一旁,之后气势汹汹再次刨坑。

        就在这人骨之下挖了一儿,她的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女人的尖叫。

        一只阴冷的满是惨白的手从泥土里突然探出,泥土翻滚,转眼,一只浑身鲜红的女鬼从泥土里挣脱出来。

        她怨毒地看了安甜一眼,恐惧地避开她泛起煞气的手,转身就要离开。

        显然,这女鬼有了更多的理智,而不是凶『性』大发迎难而上,挑战一下安甜。

        安甜眼角泛起了淡淡的红『色』,伸手就要去抓。

        然而就在这浑身血红的女鬼要逃离的瞬,从一个角落,突然扑出了一同样血红的身影。

        这鬼影扑到了女鬼的背上,只鬼影在安甜的面前翻滚在一起。

        “这……厉鬼能窝里反啊?”王警官今天算是被开了眼界了。

        先是他家安安小妹妹徒手碎大石。

        是只女鬼自掐起来了。

        那中年夫妻被他扣着,看着那只像是仇敌一样疯狂互相撕咬的女鬼瑟瑟发抖。

        傅天泽站在单处的身边。

        他就知这祖宅有问题。

        不过他的目光落在了安甜的身上。

        小姑娘蹲在地上似乎在板着手指头,被抢了鬼,小背影莫凄凉,可很快,她振作了一些,猛地也扑了上去,跟着后面出现的鬼影一起去打之前的女鬼。

        那鬼影正跟女鬼厮打得厉害,就见一个小姑娘扑过来,没等鬼影反应过来,就只看见只雪白的小手……撕裂的声音传来,血水迸溅,女鬼的脑袋滚落在地上。

        一只小姑娘蹲在地上认认去『摸』失去了头颅的女鬼的身体。

        “银元宝?这女鬼有点行啊。”安甜小小声地说完,把不大,能掩盖住自问题的血迹斑斑的银元宝收,就去看那后跟自抢怪的鬼影。

        这同样是一只女鬼,长发披面看不清楚面容,只『露』出一双血红『色』的眼睛。

        这双眼睛正呆呆地看着地上那瞪大眼睛声息的女鬼的脑袋,似乎是在惊讶什么。

        安甜二话不说,熟练地拿出缚鬼符把女鬼收,看了这长发女鬼一眼。

        女鬼不由自主地抓紧了自的衣服。

        僵尸压抑着自蠢蠢欲动的手,不要让自变得更加奇怪。

        可没忍住。

        她在女鬼的身上『摸』了一把。

        单处继续『揉』眼角。

        “你,你放心,我对你没恶意。”安甜一边说,一边看了刚刚刨出的土坑。那坑里,正隐隐『露』出了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女人的尸体……那是被她扭了脑袋的女鬼的尸体,不过女鬼死了,那尸体很快也化作了枯骨。

        她没有多在意这个,而是对长发女鬼不意地说,“你身上没有血腥味儿,没害过人,行。就是怨气有点大。”

        长发女鬼沉默地往祖宅的围墙墙角躲了躲。

        她觉得自需要鬼身保护。

        安甜垂下了头。

        社恐,就是不擅长沟通。

        单处走过去,在长发女鬼警惕的目光里蹲下来,和她低声说了一些什么。

        很快,那女鬼轻轻地点了点头,指了指那夫妻俩,指了指被安甜小心放在一旁的那副骨头。单处也不知都听到了什么,看着她轻声说,“你放心,我一定给你一个公。”

        女鬼看着他,血红的眼睛里流下眼泪。

        “见死不救,助纣为虐,他都伏法。”单处跟她保证说。

        那对夫妻听到这句话,顿时惊慌起来。

        “单处,单处你不能信她的鬼话啊!”


  (https://www.biqugeuu.com/84666_84666626/4311938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