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小可怜是满级天师 > 第64章 第64章她和傅总是不是也太有缘……

第64章 第64章她和傅总是不是也太有缘……


沉默,    依旧是今天的公交车。

        司机握紧方向盘,好半天,努力憋着想骂鬼的话,    沉默地了。

        “你真好。”小姑娘放松地松了一口气。

        她觉得怪不好意思的,还主动在公交车里找到了清扫工具,随意地把鬼的脑袋塞进缚鬼符里,    才把满车的血迹全都给扫干净……迸溅在车顶上的小短腿儿就没办法了。

        她遗憾地着顶上滴滴答答滴落的鬼的血迹,    不好意思地给司机大哥道了歉,    才把鬼的身体慢条斯理收好。

        等整理好一切,她才回去那个已经清醒过来,正震惊地着自己的年轻人。

        是一个鬼物,    不过长得很清秀,文质彬彬的,也没有邪恶的味道,安甜对样的存在都还蛮宽容的……因为不能让她赚钱,    她就没想去杀无辜的鬼。

        明显没害过人的鬼,    就算了。

        就年轻人虽然起来还是惊魂未定,却站起来跟自己道谢。

        “谢谢你的帮助。”很温和地跟安甜说道。

        “没事。”安甜摇了摇。

        她刚才就是对那只身上全都是邪恶孽气的黑裙鬼感兴趣。

        鬼身上的气味有熟悉,是能卖钱的恶鬼。

        一刻,她就是警局最喜欢工的临时工!

        “就是传说中的公交车么。”年轻人虽然做了鬼,    不过起来没什么做鬼的经验,特别是想到被厉鬼抓住差不知道会被样还是那样,就腿软。

        脸『色』白地坐在车子里发了一会儿呆,    才对默默地回到座位上坐好,    一都没有嘘寒问暖,也没有充当救命恩人的小姑娘问道,“位小姐,    我,嗯……”

        犹豫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接下来的话,之后才说道,“请问,不知道我想要去市局报警,应该在哪站下车。”

        啊……一只鬼要去警局报警,会起来很奇怪吧。

        “市局?”

        年儿,确实还去市局报警的鬼就真的不多了。

        安甜了一眼。

        “你想要去报警?”

        “我有急事。”年轻人说着说着脸『色』就慌张起来,不时地着车窗外,轻声说道,“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我们学校遇上了很大的麻烦……”

        的脸『色』焦虑,很不安着急的样子,安甜觉得话怎么么熟悉呢,等过了一会儿,她突然到身上的教师工卡,觉得眼熟。

        她下意识向问道,“你是教音乐的吕老师啊?”

        想起来了,年轻人要是没有糊弄人的话,那安甜还记得当初在废弃学校,人家徐主任还跟她说过,当初派了一个教音乐的老师去警局报案来着。

        只是市局并没有接到个报案。

        过去么久了,安甜还以为那位老师已经回那些老师的身边。

        毕竟事都已经解决了。

        没想到竟然在公交车上遇到。

        “你知道我?”吕老师诧异地着安甜。

        安甜就了。

        “我认识徐主任。你……没回去到徐主任么?”

        想到刚刚还口口声声要去警局,似乎什么都不知道,本着做好人好事的心,她就简单地把废弃学校的事说了。

        吕老师显然没想到竟然已经过去了么久,年轻斯文的脸微微扭曲了一下,再知道危机已经解除,顿时松了一口气,跟安甜道谢说道,“原来小姐你是天师,真是谢谢你帮了我们。要不然,真是不堪设想。”

        抬,着顶上鬼被一把撕掉脑袋迸溅出来的血迹,喃喃地说道,“如果学校出了事,我没有办法原谅我自己。”

        放下心,还是准备去警局报警。

        因为在被鬼纠缠的时候,还知道了一些的事。

        “那你在下站下车。”深半夜的,警局现在应该只剩下值夜班的人了,安甜给处里了个电话,没想到今天值夜班的竟然是单处自己……对于身为领导还天天亲自加班,安甜肃然起敬了。

        么拼,都不去相亲的么。

        她电话给单处报告自己发现了一只要报案的鬼,电话的另一端,正喝着浓浓的浓茶熬夜加班的单处『揉』了『揉』眼底的青『色』,欲言止,好久之后才对半夜精神的小临时工说道,“那让过来吧。”

        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好在,废弃学校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单处觉得也还好。

        安甜就跟感激地着自己的音乐老师交待了一声,着下车去警局去了。

        她继续坐在公交车上,直到到了离家近的那一站下了车,是一路悠悠『荡』『荡』,半路没有再抓获什么的邪祟,遗憾地回了家里。

        等吃过了吴威半夜做给自己的爱心加餐,把自己的录取通知书收好,安甜爬上床,睡觉。

        她睡到了午后快下班的时候就接到了傅天泽给自己的电话,接到傅总电话,安甜难得没有低血压起床气……金主的面前,起床气是不可能起床气的。

        她很乖巧,声音特别甜。

        “傅总,你找我?”

        “安安,我有个案子,你来帮帮我。”傅天泽淡淡地说道。

        安甜瞪圆了眼睛。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围绕在傅天泽身边的大大小小的事真的不少。

        就那个什么……傅总总是能找到送给她辛苦费的办法。

        就很微妙。

        她和傅总是不是也太有缘了?

        “行!”她急忙。

        傅总样的大客户,安甜决定一次一定要给个折,留下回客。

        “我让车过去接你。”傅天泽今天很忙,让车子把安甜接到了自己的公司,在大亲自把她接进了傅氏集团的大厦。

        当安甜从车上下来,到高耸的傅氏集团那现代化的整栋大楼,被高高的傅氏集团总部震慑了一下,着穿着黑『色』西装从样豪华的大厦里走出来的黑发男人,第一次发现,在样的背景的映衬之下,的的确确万众瞩目。

        不是平时起来除了冷淡却很好说话的傅总,而是真真正正主宰着一个巨大的商业集团的精英总裁。

        不过走到她面前的傅天泽,起来还是跟平常没有什么不一样。走到安甜的面前,『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道,“走吧。”

        安甜就跟着自己的大金主一起进了傅氏集团。

        傅氏集团人来人往,都用目不转睛的目光着傅总和身后的那个小姑娘。

        不是傅总的表妹卓月。

        而是另一个起来有陌生的小姑娘。

        就让人惊呆了。

        毕竟,从来都不怎么喜欢在工时间之外和『性』有什么往来的傅总,竟然亲自带着一个小姑娘走进来。

        对了,傅总最近说是认了个妹妹。

        ……么漂亮的妹妹么?

        样的目光里,傅天泽冷冷地扫过四周。

        目光瞬间都惊慌收回。

        那那种感觉怪了。

        傅总是……在维护那个在大家的注意力不在她身上以后明显松了一口气的小姑娘么?

        好……好大哥?

        “集团的人真多。”

        “们工太闲。”黑心老板认为,有时间八卦,应该是因为工量不够。

        种魔鬼一样的思考方式简直『逼』个人,不过安甜没有察觉到么魔鬼的想法,跟着傅天泽一起上了在大楼的顶层的办公室。

        坐在了宽敞的办公室里,她就疑『惑』地问道,“为什么让我来里?次是什么事?”以前傅家有事直接傅家,可傅天泽却把她接到了公司。

        她有『迷』『惑』,傅天泽沉『吟』了一会儿,就对安甜说道,“公司今天收到了奇怪的传真。”

        “什么传真?”安甜就关心地问道。

        “图像传真。”傅天泽就拿了一传真给安甜,安甜翻过来了两眼,到是一张人物肖像的传真。

        张人物肖像是一张年轻男人的脸,很年轻英俊,栩栩如生。

        安甜忍不住了傅天泽一眼……年轻男人起来和傅天泽有几分相似,可嘴角却带着笑意,起来比总是冷漠严肃的傅天泽多了一些年轻的张扬感觉。

        她就对傅天泽问道,“是傅总的亲戚么?”

        “是我弟弟傅天赐。”

        个名字……

        行吧。

        安甜,诧异地抬问道,“傅总的弟弟?”

        她顿时想到了。

        傅简被称傅家少。

        傅天泽据说是傅家长子。

        那的的确确还有个弟弟。

        “傅总,你是不是应该去……”安甜犹豫了一下。

        虽然总是能在傅家赚到钱,算是有缘,不过傅家是不是应该去拜拜?

        简直是一个都不能少啊!

        不过说来奇怪,她和傅家来往的时间也不短了,从来没在傅家过位傅家二少。

        甚至,傅简和卓月似乎没有提到过。

        傅天泽在小姑娘欲言止的目光里沉默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安甜说道,“我想请你过来问问,是不是对的诅咒。”就跟安甜说道,“传真从今天早上一直都发送过来,发送了一整天也没停。我着有问题。”

        突然一整天都是弟弟的图像传真,而且,傅天泽明明让人去追查发送传真的号码,查到后就发现,那是一个空号。

        就很让人紧张了。

        虽然和个弟弟关系很坏,不过遇到种事也不会眼睁睁地着。

        “有诅咒的意思了。不过我得你弟弟本人确定一下。”

        傅天泽就微微皱眉。

        “傅总?”

        “和我父母现在在国外居住。算了,我先个电话跟问问。”

        就拿起手机去拨电话。

        安甜垂翻厚厚的传真纸张,了一会儿,着些传真上那些笑容漂亮,形似傅总的图像,突然小声嘀咕了一声。

        “没有傅总长得帅。”


  (https://www.biqugeuu.com/84666_84666626/4307999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