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小可怜是满级天师 > 第77章 第77章原来傅总跟他半斤对八两……

第77章 第77章原来傅总跟他半斤对八两……


傅二太太就很在意。

        傅简一声不吭,    默默地坐着,当看见安甜回家,就对安甜投了求助的目光。

        看在即将要当校友的份儿上,    安甜慢吞吞地,艰难地走过去。

        “安安啊!”傅二太太顾不上八卦邪祟和儿子不得不说的二三了,先催着傅二叔给安甜端了一碗冰镇酸梅汤。

        看见小姑娘乖巧地道谢,    坐在沙发里喝酸梅汤,    文文静静,    傅二太太就目光慈爱地问道,“小简给你添麻烦了吧?一整晚都还要照顾,真是辛苦你了。”让她说,    比起臭小子,还是软乎乎的小姑娘更讨人喜欢。

        她又忍不住关注安甜,看了一会顿大惊失『色』,捧着圆润的脸庞对安甜说道,    “安安啊,    你瘦了啊!奔波,辛苦了吧。”

        辛苦忙碌,吃不好睡不好晚上住在没人的旧屋子,坐个板凳都成了奢侈。

        小姑娘都瘦了。

        安甜嘴角僵硬地『摸』了『摸』己毫无变化的小脸。

        “瘦,    瘦了?”

        “瘦了。”白胖白胖的傅二叔也斩钉截铁地说道。

        就站起念念有词地说道,“再做几样好吃的,给安安补补。”

        爸妈忘记的傅简俨然小可怜一个。

        “『毛』血旺就不错。”傅泽淡淡地说道。

        难得点菜,    傅二叔诧异地回头看。

        安甜虚地垂下小脑袋。

        “阿泽,    难得你还想有喜欢吃的菜。”傅泽样的男人,对饮食虽然也看重,不过却也不会专注喜欢哪个菜。

        对于饭菜的要求,    就是“好吃”。

        种要求就很让人头秃,谁知道“好吃”是个什范围呢?

        傅二叔都习惯家侄子种让厨师头秃的『性』格,万万没想到,傅泽竟然还会点菜。不过记得安甜也喜欢道菜,高高兴兴下厨去了。

        因为家里人都喜欢吃,傅二叔做了超大份。

        傅泽不动声『色』,让安甜坐在了『毛』血旺的正对面。

        伸手就能夹到。

        安甜虚了一下,忍受不了香喷喷的好吃的,快乐地吃饭了。

        在普通人面,她快乐的把獠牙藏好,小筷子翻飞。

        大概是因为差辛苦,她觉得今的『毛』血旺特别香。

        不过傅泽回忆了一下,觉得还是她坦诚地『露』小獠牙,不用谨慎地藏着掖着的候更放松。

        就……獠牙就很可爱。

        大概在普通人中活,她也真的很辛苦。

        补补。

        想着想着,伸手,也给安甜夹了一块鸭血。

        饭桌上的气氛顿沉默了一会儿。

        傅二叔夫妻看着傅泽陷入呆滞。

        “吃饭。”难道没有给家里人夹过菜?

        为什要用太阳打边儿的眼神看。

        “阿泽,不是……你刚才真的笑了。”夹菜虽然也很难得,可最近傅泽笑得更有点频繁,傅二叔『揉』了『揉』眼睛,觉得不是己的错觉。

        “胡说八道!”傅泽冷冷地看了饭桌上的家人两眼,收回目光冷淡地说道,“吃饭。我要送她们回家。”

        不仅送安甜,还要送卓月……先送了卓月回家,顺便看着家敏锐的姑妈柔柔弱弱地跟安甜说话,好会装傻。

        不过傅泽懒得说破。

        等卓太太终于跟安甜泪眼朦胧说完了话,就带着魂不守舍的小姑娘回家。

        车上,安甜缓了缓,反正在傅泽经暴『露』,她就想了解一下己一直以都在思考的问题。

        她不安地问道,“傅总,卓太太她……”卓太太是傅泽的姑妈,应该更了解她的吧?

        “她从小有赋,能感觉到你不一样。不过你放,她不会揭穿。”傅泽安慰她。

        不会揭穿?

        安甜放了。

        仿佛只要一句话,她就什都相信。

        傅泽看着她,都觉得为她发愁。

        轻易地相信,就不担黑傅总把她给卖掉?

        身为僵尸,就?

        傅总可是了名的没人『性』。

        特别黑。

        “你喜欢什血袋?”傅泽一边开车,就一边淡淡地问道。

        安甜正美滋滋地回味『毛』血旺的味道,听到里,疑『惑』地问道,“血袋还有不一样?”

        “比如……喜欢什血型?”

        “我不挑。”安甜『露』小獠牙,对傅泽『露』一个怯的笑容。

        傅泽满意地又看了她的小獠牙两眼,觉得的确很可爱。

        在面放松不伪装的安安最可爱。

        僵尸突然打了一个寒颤,默默地把獠牙藏好,觉得后背发凉。

        她急忙四顾,莫名的危机感。

        “我都给你带一种,你尝尝看。”傅泽说着样随意的话,把车开到了安甜家楼下。

        虽然知道她是僵尸,很强大,普通人不是她的对手,可还是习惯地把安甜送上了楼。

        看着安甜打开门进了房间,今也很疲惫的傅泽没有停留,转身就走。

        直接回了家,和家里人说了几句,就开始浏览网站上各种僵尸电影,僵尸常识。等通宵过后,傅泽喝着黑咖啡,坐在电脑,嫌弃地看着屏幕些『乱』七八糟的僵尸。

        怎就是觉得……安甜和其的僵尸不一样呢。

        傅泽就又想了想之见过的只红『毛』僵。

        远远比不上安甜。

        世界上,没有一只僵尸能和们安安相比。

        连对比的资格都没有。

        摇了摇头,顺手不感兴趣地把所有的僵尸电影都给关闭,傅泽就拿着一些文件去了公司。还有更重要的一些要做,顺便,安甜也有。

        她把黑嫁衣邪祟抄了家,顺便送进了局子,虽然黑嫁衣都她给撕碎了,不过单处还是能够搜魂,得到一些宝贵的信息。

        等忙碌完了件,算是彻底终结了一个恐怖的邪祟的件,单处就给大家先放个假,让下属们好好休息休息,免得加班熬夜,对象找不着不说,再成了传说中的肝帝。

        也好好地休息了一下,就顺便跟安甜说了几句获救的两个人。

        “一个是刚入职的大学辅导员,还是你们s大的。”单处把小姑娘给叫请她吃饭,坐在火锅店,看着安甜矜持地涮火锅,就笑着给她推了推面的各种餐盘说道,“吃点。”

        说的个人,就是鬼仆附身的个清秀的年轻人,安甜点了点头说道,“原是样。”她漫不经地吃着火锅,看到单处要己吃点,犹豫了一下,挤了一个僵硬的笑容。

        “怎了?”单处就笑着问道。

        “没。”安甜急忙吃了两筷子千层肚。

        “回头带你去游乐园?”单处笑眯眯地要给小姑娘挽救一下童年。

        “啊,今不行。”

        “有约啊?”

        “晚上傅总下班以后过,给我送,送……”安甜在热闹的火锅店左右看了看,压低了声音,凑到单处的耳边小小声地说道,“送血袋吃。”

        她眉开眼笑的,几个血袋就傅总收买了,单处嘴角的笑容僵硬了一下,暗道己大意了……早知道血袋能让小临工好感度上升,就应该让茅山派的弟子背着血袋蹲在她家门口,投喂。

        不过,安甜虽然吃血袋,不过却并不是热衷鲜血的僵尸。

        她其实对血袋也就是回儿。

        好吃是肯定好吃的。

        可不吃也没关系。

        “傅总对你和以没有分别,让你高兴?”单处笑着问道。

        安甜并不是馋傅泽的血袋。

        而是傅泽对她也以没有两样。

        的眼里,安甜依旧是安甜,才是安甜会高兴的原因。

        “当然高兴了。傅总人特别好,很照顾我,而且……没疏远我,以后就还能给我介绍客户。”

        傅泽大金主没有因为她曝光了物种就对她敬而远之,金主的大腿依旧粗粗的,安甜还能保住大客户,能不高兴。

        她偷偷地高兴了一下,单处……单处微妙地觉得欣慰了。

        原傅总跟半斤对八两。

        都只是僵尸的工具人。

        “行,以后和傅总好好相处。”单处忍笑对安甜建议。

        安甜急忙点着小脑袋,用力点头。

        她又看了看间。

        “几点过?”

        “怎也得七点才下班。当总裁的,就是繁忙。”现在还是大白,安甜也不是很着急,一边跟单处吃着火锅,一边犹豫了一下……就,单处有个间带她吃饭,好不容易没有忙工作,不如趁着个间去相相亲,解决一下艰难的个人问题。

        不过是个人私,安甜想了想还是没吭声,埋头吃火锅。

        单处就继续说获救人员的。

        “年轻的个我给了聚阳符,回去养养就没。剩下个。”的脸『色』沉静了片刻。

        后面提到的,就是当初在茅山撞见安甜僵尸袭击的男人。

        三十六七的年纪,现在业有成,有着不小的一份家业,也算是成功人士,曾经是师妹的恋人。

        在茅山看见安甜重创一幕,因为害怕邪祟,还有恐惧师们整和邪祟们冲突,就跑了。

        也和师妹分了手。

        普通人没办法接受师的活无可厚非,也并不怨恨讨厌个男人。

        不过深交就不必了。

        “经送到医院观察,也没什。当然,也没有提到任何茅山派的。”

        就吐一口气,对安甜笑了笑。

        安甜犹豫了一下,想安慰一下段间对己很好的单处,就拿公用筷子给夹了什,又急忙垂下小脑袋快快地吃了。

        火锅店种热气腾腾,人人往热闹得不行的饭店,真是让僵僵硬。

        单处愣了一下,看着碟子,喷笑了一声。

        安慰,是领情的。

        不过个什……给夹了一筷子干辣椒是几个意思?


  (https://www.biqugeuu.com/84666_84666626/4304484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