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小可怜是满级天师 > 第97章 第97章“是啊,没有想到别人穿……

第97章 第97章“是啊,没有想到别人穿……


虽然沙很柔软舒适,  不过安甜看着蜷缩在沙上的傅天泽,还是想说……

        就那个么,其实晚上的时候,  她可精神了,不睡也可以的。

        所谓的她去睡沙,就是随便说说。

        可傅天泽已经转面向沙靠背去睡觉了。

        安甜想了想,  为了不辜负这份好意,  也默默地爬上了沙不远处的床。

        她躺在大大的床上翻滚了两下,  虽然晚上睡意没有很浓,不远处还有活人的浅浅的呼吸,可她还是……

        “傅总,  你,你睡了么?”僵尸僵硬的音在安静的房间里『荡』。

        怎么她觉,傅总也没有睡着的样子。

        面对小姑娘这样的提问,就算傅总没有睡着,  也坚决不应她,  装作自陷入熟睡。

        没有到应,安甜就默默地闭嘴了。

        其实傅总要是睡不着的话,他不吭也挺好的。

        毕竟安甜也不是么特别喜欢说话的格。

        不过这样安静,就算是能够敏锐地感觉到沙上的傅天泽也没有入睡,  可大概是因为最近在大学宿舍里已经习惯了屋子里有人,安甜慢慢调整了一下姿势睡着了。

        她入睡之,房间里更加安静。

        这是一个睡着之比安静的小姑娘。

        息。

        却莫名在黑暗里充满存在感。

        傅天泽在黑暗里睁着眼睛很久,  也不知道么时候,  也陷入了睡意。

        当日上三竿,傅天泽才从睡梦里醒过来,耳边传来小姑娘轻快地走路的音。

        他撑着额头缓缓坐起。

        他并不习惯自的房间里有人。

        可是却第一次,  当有人跟自睡在一个房间,会让他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不快。

        “傅总,吃点早餐。”安甜早就醒了,刚才轻手轻脚去开了门拿了酒店的早餐上来,看见傅天泽醒了,就把早餐放在他的面前。

        温暖清爽的阳光照进来,明亮清晰,一个小姑娘托着小下巴眼睛亮晶晶地坐在一旁看着自,面前是简单却热乎乎的早餐。

        傅天泽的手顿了顿,起去洗漱,之拿了早餐吃掉。

        静谧说不出来的柔软温馨,让他第一次感觉到,早上起床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

        “家吧。”他简单地吃过,和安甜一起出门。

        走出酒店的时候,傅天泽就见到了酒店的负责人。

        当看到傅总大清早上出现在酒店,负责人诧异不行,走过来和傅天泽说话。

        傅总顺势就问了问酒店最近的一些情况。

        等他们从酒店出来,安甜一边给单处打电话,说单处还在这里忙几天……毕竟这店铺出现在附近,会影响周围。

        而且从邪祟的记忆里,也的确有附近的本地人误入过这里,购买过这里的东西。

        警局的警官们一晚上没睡,忙着到处处理这件事……安甜一边心疼单处他们是连夜工作,傅天泽上了车了一会儿,就打电话给酒店,让酒店准备早餐送去给忙碌的警局的警官们。

        当看见安甜诧异地看着自,傅天泽收好手机,冷淡地说道,“应该的。”

        他一向尊重为了保护普通人奋斗在第一线的警官。

        知道了他们忙碌一夜,他的这点早餐根本就不算么。

        安甜懵懂地点了点头,再一次认定傅总是个好人。

        这一路上他们就沉默下来。

        傅总带着她就去了她的存放陪葬品的别墅,把小货车里的战利品卸货。

        等最把几个大大的笑嘻嘻的纸人放进地下室里,傅总就看了两眼这些特别引人眼球的纸人。

        安甜正珍惜地把纸人都放好,顺便在纸人的上贴了几个大大的符箓。

        “这是?”

        “这纸人特别好用,我把我的煞气放上去,沾染上我的煞气,打上标记,别的邪祟就不能使用它们了。我再放几个符箓,谁也别想到我的陪葬品。”

        僵尸虽然很信任别墅的安保,不过也不不承认,安保是针对普通人的,可邪祟却能够拥有其他的办到没有人看守的宝物。

        作为一个现在有了陪葬品家的僵尸,安甜很担心被人偷家,这几只纸人来正是时候。

        纸人的上有她的煞气驱使,超凶的。

        一旦有邪祟闯入她的宝藏,想要偷家,那纸人就会被触,顺便就把邪祟给撕碎,还能给她赚点两万块。

        “安保?”傅天泽嘴角抽搐地看着安甜解释纸人的用途。

        “那如果遇到小偷?”

        “如果不是邪祟,只是普通人的话,纸人就不会动手。不会伤害普通人。”安甜一边说,一边把几个纸人放在了库房的角落里。

        虽然地下室里开着灯,不过影影绰绰,几个纸人融入了僵尸的煞气,变更加栩栩如生,眼睛像是在滴溜溜地转。

        傅总若有所思地看着几个正偷偷,贼兮兮地偷看自的纸人……纸人脸上的笑容更喜庆了,把自装作死鬼,可它们眼角的余光,还是在偷偷地瞥这个跟自家大人一起过来的活人。

        活人耶。

        热乎乎的活人。

        纸人们贼头贼脑,背着安甜,对傅总『露』出更加诡异的笑容。

        傅总:……

        他捂着嘴角,看着躲着安甜的视线跟自探头探脑,围观自的纸人,总觉自仿佛就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他冷冷地看向这几个纸人。

        大概是目光过于严肃,邪不胜正,纸人们的眼珠子瞬间凝固,默默地,偷偷地转移了目光。

        “都好好躺着,以有需要,我来找你们。”安甜就跟自以的手下叮嘱了一下。

        看着纸人们很话地一动不动躺在角落里充当普通纸人,她满意地点了点头,跟傅天泽一起离开地下室,顺便在地下室门上贴了几张被邪祟触之会攻击的防盗符箓,这才跟傅天泽一起离开别墅。

        他们出了别墅,傅天泽开车就问道,“送你家?”

        “把我放到公交站就行。傅总,你去上班了吧?”安甜不想再麻烦他,急忙说道。

        “时间还早。”今天除了下午有个高层会议,也没有特别紧迫的工作,傅天泽开车送安甜出租房,一边对她说道,“你哥喜欢的组合最近要出新专辑,我给他留了签名专辑,么时候你带给他。”

        因为姜元是安甜的哥哥,傅天泽最近接到了娱乐公司的专辑计划,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姜元,让公司预留了姜元那爱豆组合的签名专辑……这也让傅总仿佛是爱豆粉丝的传言在集团里有点风。

        不过傅天泽不在意这种传闻,看见安甜眼睛亮晶晶地点头,他勾了勾嘴角,把安甜送了出租房。

        看她没有学校,而是了出租房,傅天泽顿了顿对安甜问道,“学校里的同学怎么样?”

        “挺好的。”都是十八九岁的年纪,花样年华的,都是很好的女孩子。

        哪怕安甜内向,也不怎么合群,可寝室的同学也都包容她,而且还在安雪凝找上门来的时候站在她这边。

        安甜眼睛微微亮起,她觉自终于开始明,为么她哥明明知道她不是外向的格,也要努力地把她推出地宫,让她遇到更多的普通人。

        因为外面的世界是善,是美好,是快乐,也是包容。

        她可以社恐,也可以自闭,宅,可还是应该和这样美好的世界,美好的普通人拥有更多的联系和牵绊。

        这样的世界,也让她的生命变明亮而快乐。

        “那就好。”看着安甜亮晶晶的眼神,知道她不是在说一些敷衍的话,傅天泽点了点头。

        他『摸』了『摸』安甜的小脑袋。

        “开心就好。”

        “开心!”她遇到了很多很好很好的人。

        同学,老师,朋友……她觉自真的很快乐。

        “傅总也很好。”小姑娘认真地跟傅天泽说道。

        他总是会出现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

        他是她的朋友,也是很好很好的人。

        看着她皙的小脸明亮不了,傅天泽勾了勾嘴角,问道,“你么时候学校?”

        “假期以。”安甜就说道。

        “那最一天陪我出席一个酒会。”傅天泽顿了顿,对安甜轻说道,“我买了几件礼服,不过尺寸都按你的款式,除了你别人没穿,有点浪费。”

        他的话顿时让安甜想到之前傅总豪横地给未来女伴买下了好几件的酒会礼服,啊这……她想起来了,似乎都是按她的尺码买的礼服,就很不好意思地说道,“都没有想到。”

        “是啊,没有想到别人穿不合适。”傅总淡淡地应了一,看着小姑娘眉开眼笑地了家,自就了公司。

        因为晚上出去帮安甜的忙,是在假期,傅总难早早从公司下班来,了家里,就见家里似乎除了佣人没有别人。

        他走进客厅,隐隐到厨房的方向传来傅二叔的音正在念叨着说道,“你都考上大学了,正好有时间,也应该好好学习做饭了!男孩子,不会做饭,这是不行的!”

        傅天泽嘴角微微一抽,快步走进厨房,就见傅二叔正一脸神圣地把崭新的围裙递给沉默点头的傅简。

        “穿上!上厅堂,下厨房的男孩子,才是真的好男孩……”傅二叔顿了顿,突然压低音小说道,“当年你妈追求者那么多,为么选择了你爸爸我?就因为爸爸我会做饭!”

        因为会做饭,他从妻子当年那么多追求者中脱颖而出,功结婚,现在说给儿子的,都是人生赢家的经验之谈。

        傅简:……

        傅天泽:……

        傅总停下要离开的脚步,沉『吟』片刻。

        “顺便也教教我。”他突然淡淡开。


  (https://www.biqugeuu.com/84666_84666626/4291461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