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小可怜是满级天师 > 第110章 第110章“失败品”他厌恶地……

第110章 第110章“失败品”他厌恶地……


积极工作的语气让单处震震。

        “借命?”沉默片刻,    单处缓缓地问主要问题。

        安甜就把这件事详细地说给单处听。

        顺便把张静跟自己说过的当家教的地址给单处报告一下。

        “得赶紧过去,要不然这诅咒破,反噬,    那女也不知道成什么。”基于上一个破诅咒的案例,反噬以变得急速衰老虚弱。

        安甜等跟单处报告,就跟张静问一些详细的问题。

        张静惊魂未定,    避开安甜随手丢在桌上的没用的台灯,    也对安甜把台灯里掉出的一个巴掌大的鬼画符拿走小声嘀咕“物证”没疑问,    她就跟安甜不安地问道,“借命是什么?”

        石磊上一次也跟着安甜一起去,听到这个,    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是借命啊?”

        因为有石磊在,社恐,木讷,不爱说话的僵尸终于不用自己解释。

        她满地坐在那里,    听曾目睹过借命这件事的石磊把这事儿说给两个女生听。

        当知道是要抢走自己的生命,    张静吓坏,安甜这才跟她说道,“你还行,没什么大事。前你做的噩梦只是在鬼咒诅咒,    那只邪祟动手才是重点。在你梦里抓你一把,不过没抓动,哦,    你身上有的护身符啊。”

        她石磊一眼,    石磊的女朋友郭芯就不好思地说道,“前张静非要去学校怪谈,说不去,    就把石磊给的护身符借给她安安心。这两天她一直都不舒服,也就没要回。”

        一开始她不知道护身符是真的有用,就只是觉得是男朋友的一番心,就一直都戴在身上。

        张静说要跟大家去探险,她下识地就把护身符借给她。

        “有的护身符,邪祟没成功。这事儿应该就是那个女干的,你吃过她做给你的东西,身体变得有点虚。多喝热水,送你个平安符吧。”

        安甜也没要多少钱,反正就是随手的事儿,抓住一只邪祟还能赚两万块,她就要五十块。

        张静犹豫一下,小声说道,“是不是不应该五十块?”

        “哈?”

        “听说驱鬼都挺贵的。五十块是不是太便宜。”虽然学生的生活费都不多,可张静还是觉得这个数有点过于便宜。

        安甜嘴角抽搐一下,艰难地跟她说道,“你只是个学生。”

        这要是个社,起码二十万!

        不过曾卓月的朋友叶子一,她不准备在学生的本身上收费。

        见张静抿抿嘴角,安甜摊开手,木然地说道,“快点给钱就行。”

        她张嘴要钱,张静犹豫好长时间才把五十块给她,不过还是说道,“安甜,你今天这么好心照顾,那以也照顾你吧。”

        “照顾?”安甜歪着头好奇地问道。

        什么叫照顾?

        “反正,反正报答你的。”张静红着脸跟一脸茫然的安甜说道。

        “救命恩……”

        石磊噗嗤喷一地纯净水。

        张静疑『惑』地他,回头又跟安甜认真地说道,“安甜,等回家让爸妈把钱打给你。”她家条件挺好的,所以勤工俭学也只是想锻炼自己。

        所以,她不想安甜在自己身上做白工。

        张静很认真,安甜也没有再拒绝。

        倒是等期末还没有回家的这几天,张静每天都过帮安甜不是收拾行李就是给她带饭,把一只本就想要躺着的僵尸给照顾的……天天只要躺着,就能等到送到嘴边的早饭午饭晚饭……

        安甜就觉得,不能够这下去。

        堕落,太堕落。

        她拎着行李箱就回出租房。

        回到出租房,单处的电话就打过。

        安甜躺几天浑身是劲儿,就去警局。

        单处这时候正翻张静在警局提供给自己的一些信息,见安甜,笑着打一个招呼让她坐在对面,一边笑着说道,“这个张静竟然认识你?幸亏认识你,带着一张护身符,要不然……”

        他脸上的笑容微微发冷,安甜抖抖,谦虚地说道,“就是有点巧。”

        “她遇到的这个女生很严重的病,诊断只能活一年时间。她的确事业很成功,所以不甘心,正巧遇到一个跟她兜售借命这种办法,她就相信这件事。”

        单处把审问那个当他们赶到已变得奄奄一息的女的事跟安甜简单地说,顺便就跟安甜说道,“江心带着去她招供的地,发现不少的邪祟。”

        警局有江心江铁牛,手上就算得上比较充足,毕竟有个劳模红『毛』僵……单处『揉』『揉』眉心,不说自己江心现在给卷得领导地位摇摇欲坠。

        他跟小临时工继续说道,“还抓到一个邪道的天师。”那这可是大收获,毕竟连邪道的天师都给抓住。

        安甜顿时就觉得警局的效率真的很高,短短几天就端邪祟邪道天师的老巢,忍不住探头问道,“那还为难什么?”

        “这个天师……曾出现在当初茅山派的进出山门名单上。”单处温地说道。

        安甜就知道单处的思。

        当初,茅山派发现当年给安甜一口的那只千年凶僵脱困是有里应外合,所以一直都在排查这个。

        而现在,竟然这个在一起作祟中警局给抓捕。

        “那是他么?”安甜试探地问道。

        怪不得单处让她过。

        这要是这个天师的话,那就是安甜的大仇。

        “他自己倒是承认。不过……”单处迟疑着说道,“而且借命,还有前他招供的一些案子,都有关于长久地活着,的确前的猜想差不多。可还是有点奇怪。不如你跟过去。”

        单处站起,带着安甜去这个当场抓获的天师。

        等安甜隔着外面的门一眼单独关押的天师,着那鼻青脸肿,骨瘦如柴,反正打得特别惨的天师,安甜沉默。

        这邪道天师谁打得这么惨?

        还能是谁。

        守在门外当门卫的红『毛』僵一边叼着血袋,一边得洋洋地嗷嗷着。

        江心抱臂站在一旁,听红『毛』僵跟自己嗷嗷地献宝。

        “是铁牛哥给打的啊。”安甜就小声说道,“……这邪道天师有点菜啊。”红『毛』僵江铁牛给打得不出长什么,这也太菜。

        安甜的话就让单处若有所思地说道,“就是这里奇怪。这家伙非常菜。”

        这么菜的一个天师,能撼动茅山派镇压邪祟的阵法么?

        要是这么容易的话,那早百十年茅山派的阵法就出大问题。

        可这个的确承认是他干的。

        “如果还有同伙呢?”江心继续问道。

        “八成是还有同伙,不过搜过他身上那几只跟他相处久的邪祟的魂,邪祟的记忆里没有他其他接触的画面。”

        活不能搜魂,可这种邪道天师的身上总是有一些保命的,掌控得久的邪祟。

        单处没有在这些邪祟的记忆里搜查到什么,那说明这个家伙仿佛还能够单干……不过不管怎么,至少借命这坏事都是这家伙干的,单处没有冤枉他。

        江心的手机这时候响。

        江心熟练地挂断电话没有接通,单处笑笑。

        “又是迟宾?”

        江心点头,脸『色』冷淡。

        既然当初已分手,她就没有回头的想法。

        “迟宾……当初也在山上。”单处随口说道。

        不过他顿顿,江心一眼,虽然知道迟宾只是一个普通,不过还是本着警官的警觉多问一句,“他的确是个普通对么?”

        这当然得问当初谈过恋爱的江心。

        江心也不觉得单处这怀疑有点想太多,反而认真地回忆一下,慢慢地说道,“至少在的面前的的确确是普通。而且,他的父母听起也气气的。”

        “你们都见家长?”做师兄的怎么不知道?

        “不是。是在电话里彼此问候过。”江心就说道,“不过们彼此间的电话不多。对他家里的情况解得不多,知道的也只有他爸妈已退休,有退休金,还在他的老家给他买房。”

        她脸『色』微微怅然,毕竟那个时候年轻的江心还曾想过虽然迟宾的老家不是很繁华,普通的小城市,不过她是愿他住在他父母身边的。

        到时候,她入职小城市的警局特别事务处当个女警官,然迟宾过平静的生活。

        可当年的事,打碎平静的假象,也让她知道,爱其实不能够完全地接纳她的界。

        他逃走,那也就算。

        单处微微点头。

        他没有再提迟宾的事,相反,安甜站在门外那邪道天师几眼。

        “他都承认哪些案子?”

        “那可太多。”这种邪道天师干的坏事都不能用一件两件衡量,近单处在警局加班,给上级的工作汇报都是这个邪道天师贡献出的。

        这次安甜的功劳很大。

        要不是她再一次发现借命这诅咒的案例,拿到线索,单处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抓住一个邪道天师。

        他一边想,一边随手过于熟练地推开审问室的门,不过马上就要关上。

        可就在这时候,正趴在审问室里默默地呻/『吟』着的鼻青脸肿的天师也熟练地张开眼睛,着没日没夜审问自己的可恶的警官。

        到单处,他打一个寒颤,然而很快,他就到单处背探头探脑的小姑娘。

        “是你!”他着安甜突然叫一声。

        那双充血的眼睛里,突然闪过说不出的,嫌弃或者是在挑剔,是在厌恶的东西。

        “失败品。”他厌恶地着安甜说道。

        安甜愣住,着这个陌生的,自己以前从都没有见过的天师。

        失败品?

        说的是她么?


  (https://www.biqugeuu.com/84666_84666626/4277485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