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小可怜是满级天师 > 第117章 第117章“那个女人是不是你?……

第117章 第117章“那个女人是不是你?……


是啊。

        请他过驱鬼的,  明明是一位谢先。

        可现在,谢先没看见,只看见了谢太太。

        这位谢太太还说是她的先撞见了鬼,  行为异常。

        安甜歪着头看着厨房的方向。

        很快谢太太忙活完了,端着咖啡和甜点出。

        “安小姐,尝尝这咖啡。”谢太太虽然看起苍白憔悴,  脸『色』也恍惚,  可对安甜却还是很客气。

        她像是说出了内心恐惧,  又有天师在身边,所以一子放松了,看起也没有那么紧张了。

        安甜垂头看了一眼咖啡,  小声跟傅天泽说道,“别喝了,苦啊。”她就像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抱怨着咖啡苦似的。

        傅天泽眯起眼睛,却没说什么,  在谢太太疑『惑』的目光里点头说道,  “你说的对。我本也喜欢喝咖啡。”

        每天喝咖啡提神熬夜的傅总觉得咖啡太难喝了。

        安甜就对谢太太笑了笑。

        “谢先班才能么?”

        “是啊。我再等等。”

        “那我和傅总先到处走走,看看这别墅里哪儿有鬼吧。”安甜就站起礼貌地说道,“你这么害怕,作为天师做点什么实在好意思。”

        她这么忙着工作,  谢太太安地看了看左右,忍住说道,“那我跟你一起……算了,  我给你添『乱』。”

        她虽然害怕,  可还是没有跟可靠的天师在一起。

        安甜也没有在意什么,先出了别墅走到后面的大花园里,慢慢地四处看着脚一寸寸的土地。

        她似乎在衡量着什么,  还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傅天泽沉默地陪着她走在花园里。

        冬天的花园里已经没什么花花草草,到处很干枯,没什么风景,可陪在安甜的身边,他又觉得就算是在冬天的风里挨冻,也没关系。

        正思索着,安甜突然停在了花园的正中央的一个精致的喷水池。

        喷水池大,过却很精致漂亮,虽然冬天没有水,『露』出了池子的底部,可看起还是很好看的。

        安甜看了这干枯的喷水池一会儿。

        一道阴冷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安甜豁然转头。

        别墅的二楼一个黑洞洞的房间的窗台上,一个凹凸有致的女人的影子正模模糊糊地站在那里,用怨毒的目光看着喷水池旁的安甜。

        发现安甜的视线,那道影子很快消失。

        透明的窗户咔擦一声,发出了碎裂的声音,哗啦啦地掉落在别墅的外面。

        当听到有玻璃摔落的声音,谢太太匆匆忙忙地跑出,惊慌失措地看着那一地玻璃碎片,又哆哆嗦嗦地看着黑洞洞,失去了窗户,窗帘漫卷在寒风里的那个房间。

        “那房间是哪儿的?”

        “我老公的工作室。”谢太太安地对安甜问道,“安小姐,是是我老公他,他……”她想说她老公是是已经成了恐怖的东。

        安甜却安静地看着她很久,慢吞吞地问道,“谢先还没有么?”她似乎急着要给谢先驱鬼的子。

        谢太太摇了摇头,又惊恐地看了那个破掉了玻璃的窗户一眼,跟安甜急切地说道,“请你救救我老公,救救我。”

        她要哭出了,安甜就体贴地说道,“你穿得,我进屋吧,别冻着你。”

        “那你找了么?”

        “没事。先和谢先见个面再说。”安甜跟着谢太太。

        她虽然很忧愁,过却还是去做饭,又去忙了。

        忙到午的时候,她精神济,安甜就请她可以自己去睡觉,顺便她和傅天泽在别墅里自己到处走走。

        虽然整栋别墅开着暖风,却格外阴冷。

        走廊上是一扇扇紧闭的房门。

        傅天泽觉得这别墅看起就很头疼……房间太密集了。

        一扇扇关紧的一模一的房门排在走廊的一侧,安静无声,让人怎么想觉得失去了家庭温馨的感觉。

        他就看着安甜直接走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垂头,默默地闻了闻。

        傅天泽走过去。

        就在安甜把手放在这个房间的门把手上想要拧,楼客厅里,突然传上一阵阵音乐。

        像是跳舞的时候才会出现的,悠扬的音乐。

        安甜没管那个。

        客厅里,又开始传了一阵阵的跳舞的舞步的声音。

        踢踢踏踏,像是有人在面正在悠闲地跳着交际舞。

        就在这时候,又是一声尖锐的尖叫,片刻,音乐消失,一阵阵匆匆的脚步声从楼梯的方向传,谢太太满脸是惊恐踉踉跄跄地跑。

        她脸『色』惨白,眼眶通红,跑到正转头安静地看着她的安甜的面惊恐地叫嚷着,“又有人跳舞了!又是这个音乐,白天也出现了!”

        她惊恐得眼睛瞪大了,安甜疑『惑』却又迟疑地看了她一会儿,这才看着她慢吞吞地问道,“那你看见是谁在跳舞了么?”

        “是个女人。”谢太太惊魂未定,哭着说道,“是个女人!”

        “那个女人是是你?”安甜干脆地问道。

        “是个女……你说什么?”谢太太突然僵硬了,很快,就像是被惊醒,她的脸慢慢地转移到安甜的方向,怔怔地问道,“你,你说什么?”

        正站在安甜身后的傅天泽就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女人的脸慢慢地扭曲崩裂,眼球凸出眼眶,却一直在对安甜问道,“你说什么?”她的眼睛从惊慌,恍惚了一,慢慢地,就在傅天泽的面蜕变。

        当那双惊慌害怕,真心实意在恐惧的眼睛突然变成了怨毒,安甜伸手。

        一双雪白的小手压住了渐渐变得扭曲狰狞的女人的头,咔擦一声。

        女人尖叫了一声,头颅摔落在地上,可流淌着乌黑血『液』的身体却飞快地摔倒,仿佛蜘蛛一爬走。

        安甜走过去,一脚踩住!

        傅天泽木然地看着一转眼,这失去头颅还能到处爬行的奇怪的东被撕成碎片。

        “她是附身?”

        “是。她本身就是个女鬼。邪气冲天啊。”安甜一边可惜了一,这次忙着处理这看起感觉很微妙的女鬼的时候竟然忘记『摸』尸。

        过这女鬼给她的感觉真是太奇怪了……她一边捧着女鬼完好的脑袋赶紧搜魂,顺便竟然第一次没舍得完全破坏这女鬼的脑袋,小心翼翼地搜魂。

        发现这女鬼的脑袋还能继续审问没有报废,她这才塞进了缚鬼符里,小声说道,“她竟然一开始,忘记了自己是女鬼,真心实意地觉得自己是个活人,是这家的太太……而且,还能变成和谢太太一的子。”

        正是因为发现这女鬼举非常奇怪,而且,还是一只鲜活的女尸,所以当她展现出和普通的女鬼同的那种感觉,安甜没先手,观察了她一阵。

        当她站在门口请他进去并且讲述那么可怕的事情的时候,是真心实意在害怕。

        而且,讲述的的的确确是谢太太的感受。

        每天夜里徘徊在走廊上的女鬼就是她。

        而谢太太的确听到走廊上有脚步声,并且叫醒过自己的丈夫很次。

        半夜里放着音乐跳舞的女鬼也是她。

        过和谢先跳舞只是她的臆想。

        之所以后谢先对自己妻子的恐惧置之理,也是发现自己的妻子换了人。

        他感觉到妻子的对劲,并且认真观察了几天,直到发现确实奇怪,就在今天给单处打了电话。

        安甜就了。

        而这栋别墅,虽然谢先是设计师,可一开始的房子并是这。只是当整个别墅修好,谢先才发现这和自己设计的别墅完全同,可……修修好了,好贵啊,

        就算谢先身家错,可想要再重新装修也很浪费。

        他准备先捏着鼻子住两年,等再赚一些钱,就赶紧把这房子卖了,再重新装一栋自己喜欢的房子。

        “这女鬼哪儿的。”傅天泽听着这些话就皱眉问道。

        “谢家没搬进的时候,她被人埋进的。埋在喷水池面。谢家人搬以后,她感受到他的气息,就慢慢地接近着这一家人,入侵这栋别墅。过说起这女鬼的经历有点让人奇怪……她入侵这个家,取代了谢太太,真心实意地认为自己是谢太太。过也完全。”

        在花园里看到的那个黑洞洞的房间里用怨毒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女人的身影,其实也是她。

        可她似乎自己忘记了那时候用女鬼的身份盯着自己的子,真心实意地从那个房间离开,还跑到外面跟他一起害怕。

        安甜嘴角僵硬地抽搐了一,跟傅天泽就小小声地说道,“她今天入侵别墅的时候听到谢先要请单处驱鬼,又想起已经是女鬼了,化身女鬼把谢先给抓住,之后又忘记了这件事。”

        傅天泽就觉得这女鬼的确奇怪。

        完全取代一个人的身份倒是符合邪祟的做派。

        可忘记自己是个女鬼,还真心实意以为自己是被取代的那个人,带着天师驱鬼,这又是个什么?

        还隔三差五又变身女鬼……

        “谢家没事吧?”

        “没事。这女鬼需要谢太太的记忆,完成自己的身份转变,所以谢太太还活着。谢先也还活着。”安甜就打开了面的房门,门里透出冰冷的气息。

        她看见这的确是一间工作室,工作室的另一侧还有个小门,打开,里面是一个小小的休息的房间。

        房间里,两个昏『迷』醒的人躺在地上,脸『色』苍白,过还有呼吸。

        安甜走过去给他拍了照给单处发信息,单处的电话就打过。

        “是他两口子。他怎么?”

        “已经打急救电话和报警电话了。这案子应该是归这里吧。”安甜就把自己在女鬼记忆里找到的一些事跟单处说了。

        她继续说道,“这女尸奇奇怪怪的。怎么会有邪祟觉得自己就是自己取代的这个人,然后还忘记自己的邪祟身份了呢?还害怕她自己。而且,忘记得还完全,还会时时想起祸害人。”

        邪祟想取代无辜的人,却自己混『乱』了自己的身份。

        是邪祟,僵尸得感慨一句。

        废物到流泪。


  (https://www.biqugeuu.com/84666_84666626/4265939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