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小可怜是满级天师 > 第186章 第186章他不觉得浪费时间。……

第186章 第186章他不觉得浪费时间。……


他们惊恐万状,  一点都有刚才的凶狠,似乎想明自己被迟宾成引走安甜的牺牲品,转身就想要逃走。

        僵尸扑上去,  从他们的身后一就给了一巴掌。

        迟宾骗了他们?

        那肯定的呀。

        安甜是超凶的邪祟,这件事迟宾最有发言权了。

        他挨了僵尸多少毒打呢。

        不过看起来迟宾有把安甜超凶这件事太多地说给伴听,也可以说,  他在伴的面前弱化了安甜的能力。

        他让这些邪道天师觉得,  安甜这僵尸失败品虽然凶,  不过却在他们可以抗衡,可以群殴就能得到胜利的范围。

        所以,这大概也是他们让迟宾先跑了,  吸引安甜来追他们,放出了所有的邪祟以为自己能够战胜安甜的原。

        安甜真是想到,迟宾不仅对普通坏,对自己这些“伴”好像也很不干事。

        在他的眼里,  这些邪道天师大概也都只是炮灰。

        随手就能舍弃。

        “行吧。这次赚大了。”把这两个邪道天师给扣住,  安甜先爬上停在那里静悄悄的商务车去看了两眼。

        车子里,然放着几块沉香木棺材板。

        上面邪纵横,全都是鲜血的味道,不过有邪祟。

        邪祟大概都已在刚刚袭击她的那些邪祟里面了。

        “收拾收拾准备去。这次收获不小。这两个活着?”王警官已“醒来”了,  『揉』着脖子走过来,看已收獠牙的小姑娘心满意足地拖着几块棺材板出来。

        她勤劳地,仿佛丰收的小地一样弯腰一只一只地捡起邪祟,  乐此不疲地塞进缚鬼符。

        先把两个被拍昏过去的邪道天师给拷起来,  王警官就『露』出惊讶的表情。

        之前大多数的邪道天师在被抓捕的时候,都诅咒发死去,很少会有活下来的。

        这两个竟然活着。

        真是难得。

        “那挺好。”安甜都来不及『摸』陪葬品了,  赶时间把地上一地的邪祟全都捡走准备去慢慢儿处理,一边就跟王警官去警局。

        这次事件里,除了发现了迟宾的踪迹,安甜得到单处的许可,就跟周老师简单地提了一句让他小心点……迟宾这么关注把魂魄锁在身体里的诅咒,八成是为他自己的身上出了很大问题。

        想用普通做个实验观察效,或许,迟宾也是想要把这诅咒使用到自己的身上。

        把自己的魂魄封锁在自己的身上,得使用诅咒。

        那或许说明,他本身的身体,可能已不能完全地容纳他。

        那单处就让安甜通周老师这备胎小心点。

        迟宾很可能会去找他。

        周老师婉拒了单处给他找警官随身保护的提议。

        迟宾对他会不会动手都不道,他不想据说很繁忙的警局要出手守着他。

        他就是决定最近都不出门了,老实地躲在家里。

        正好是在假期,外面热得不行,家里冷那么舒服,谁出门啊!

        他和温婷的家里贴满了镇宅的符箓,暂时决定不出门。

        只要他自己不给『乱』开门,家里有只蹲守的黑猫,邪祟和迟宾谁也别想进他们的家,特别安全。

        道他自保护意识不错安甜就放心了,顺便就跟周老师说了他楼上邻居的事。

        不过那姑娘忌讳那房子,周老师也和她不熟有什么联系式,就是听说邻居这么惨,险遭暗算,就唏嘘了两声,跟着骂了几句干坏事的那对所谓的感情深厚的家伙就算了。

        等从警局出来,傅天泽过来接安甜家。

        小姑娘抱着几块棺材板出来,眉开眼笑的。

        “收获满满?”傅总的眼里带着笑意。

        他像是一下子就会开玩笑了。

        安甜愣了一下,看着他好半天,用力点了点头。

        她不得不承认,比起从前冷峻严肃,刻板得让总觉得公事公办的老板样子的傅总,现在的傅总让她觉得有一种新奇的亲切。

        傅天泽『摸』了『摸』安甜的小脑袋。

        他送安甜去装她宝藏的别墅。

        看见纸们欢欣鼓舞地冲出来,纷纷举着棺材板围着他们俩跳舞,傅天泽就像是看见了安甜的另一面……就算僵尸死不承认,可煞代表着她本身的一些特质。

        她看起来乖乖的,呆呆的,可其实纸身上存在的这些『性』格,安甜也全都有。

        此,哪怕纸们跳起舞来形状格外诡异,可傅天泽却也觉得万分可爱。他挨个儿『摸』了『摸』纸的头。

        纸们歪头看傅总。

        “好好看管安安的宝藏。”傅总就说道。

        纸们沉默了。

        原来对他们这么亲切,是想让他们卖力干活儿。

        “年末发奖金。”傅总淡定地使出自己最擅长的钞能力。

        纸们殷勤备至地簇拥在傅总的身边,一副为他愿意上刀山下火海……火海不行。

        火海是真的会让纸变纸灰的。

        纸们指天发誓,愿意为傅总付出除了下火海之外一切危险的事。

        看着这些狡黠的纸,傅天泽微微笑了。

        确实……和安甜很像。

        不过是远远不如安安可爱。

        他悠闲地靠在地下室门口,看见小姑娘蹲在地上,把在警局辛苦一下午,『摸』尸了今天收获的所有邪祟后得到的一大堆的陪葬品都堆放在角落里,小小的身影充满欢快的样子。

        这样的处,让他的心也变得静了下来。

        他工其实很忙,毕竟要持那么大一个商业集团。

        可和安甜在一起,那些商场上的烦心事都烟消云散,甚至,他愿意陪着她在这里消磨从前对他来说很有意义的所谓的空闲的时间。

        他不觉得浪费时间。

        或许可以说,和安甜在一起无论做什么,他都不觉得自己是在浪费时间。

        而不是以前,在这样无意义地的时候觉得不耐烦。

        “好了好了,家吃饭吧。”安甜已重新摩挲了一遍自己的陪葬品,简单的快乐以后高高兴兴地头……地下室不怎么明亮,可在僵尸的眼里无所遁形,她对上傅天泽的眼睛。

        那双带着柔软与温情的眼睛,就在她不道的地一直都在静静地看着她一样。

        安甜愣了一下。

        她想到了天,隋真也曾在她目光不及的地一直看着她看。

        可是那种目光,是和傅天泽不一样的。

        哪怕都很安静,也都很在意她,可她是能够明确地感觉到不一样。

        隋真看她的眼神看起来很在意,可其实是冷冷的。

        就像是邪祟的心,冰冷又充满了异类的诡异。

        可傅天泽的目光却像是暖暖的洋流,静静地环绕着她,让她能够感觉到,他对她是真切爱护的。

        安甜转头看着傅天泽很久才转移开目光,站起来。

        “那家吧。”傅天泽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这样熟悉,也不道是什么时候他对她这么熟悉地『摸』头了。

        安甜眨了眨眼睛,都想不起来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像是习惯了傅总对自己的亲昵。

        她点了点小脑袋,熟练地也蹭了蹭他的掌心,一起上了车,就跟傅天泽简单说起这次那情侣俩干出来的坏事。

        听说是一个千百计地想活下去,另一个就想通过害来挽救自己的恋,傅天赐嗤笑了一声。

        在他看来,这样的一对年轻所谓的“爱情”,简直虚伪可笑得厉害。

        沾上无辜者眼泪有伤害的爱情,那不是爱情。

        只是自私而已。

        “所以傅总,你也觉得他们做得不对么?”安甜好奇地问道。

        “不仅是那小子。那女也不是什么好。”傅天泽漫不心地叼着烟对安甜说道,“想要活下去无可厚非,都想活下去。可心安理得地享用别的生命为活下去的养料,这样的女再光鲜亮丽,内心也丑陋。腐烂的不是她的尸体,而是她的内心。这样一个无耻的女撑不住诅咒成为厉鬼,本来就是为她有美好的心灵。”

        他说到这里,安甜犹豫了一下,鬼使神差地问道,“她可能是觉得,如她死掉的话,她的爱会移情别恋,会忘记她,她不能接受吧?”

        先死去的,会不会担心和自己那么爱的恋会爱上别,再开启一段有她的幸福生。

        所以,她不择手段也想活下去。

        傅天泽愣了一下,转头飞快地看了坐在自己手边,犹豫着看着自己的小姑娘。

        安甜说得错。

        如有一个,他的生命远远比不上自己恋的生命。

        就像……就像是他和安甜。

        安甜拥有着漫长的属于邪祟的生命。

        而普通对她来说,也只是漫长生命力那短暂的遇。

        就比如傅天泽……他只是一个普通,那么,他活到生命的尽头,会不会不甘心,会不会畏惧安甜遗忘自己,担心她在他死去之后遇到另外的,然后忘记他,和别拥有幸福和快乐?

        那时候,他会不会也不折手段地活下去?

        车子里突然陷入了沉默。

        “背负罪恶的生命,对自己的恋也是玷污。”傅天泽平静地再一次说道,“如的恋活得比久,那只希望在们在一起的每一天幸福快乐。死去。”

        他顿了顿,双手扣住车子的向盘,轻声说道,“舍不得的爱寂寞孤单。如她爱上别,也愿意她再一次得到幸福。”

        “哈?”傅总这么大的么?

        僵尸惊呆了。

        傅总的心真是好宽阔啊。

        “不过。”她家金话音一转,冷静地说道,“在活着的时候,只希望她能爱上,只看着。”

        傅总活着,那就乞求谁都别来挖他墙角。

        然……得先把房子给盖起来。


  (https://www.biqugeuu.com/84666_84666626/4176338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