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小可怜是满级天师 > 第194章 第194章“有没有可能……一开……

第194章 第194章“有没有可能……一开……


隋真这个家伙就是冲着安甜去的。

        他交邪道天师的那些诅咒,  也未必只是为了卖钱。

        他邪道天师有勾结。

        甚至……单处想起了那些邪祟被搜魂时记忆被抹去的空白。

        这得是强的天师或者邪祟才能做到。

        隋真却是可以做得到的。

        他的诅咒非常厉害。

        电话亭的那只血红鬼影在在单处的手上。

        搜魂什么都搜不出来,鬼影仿佛只剩下躯壳,其他的全都空白一片。

        空白一片。

        太干净,  反倒『露』出马脚。

        单处就对许师说道,“身上有安安送的护身符,暂时不用担。隋真,  ”他高深莫测地对连连点头,  一脸听话的许师说道,  “他本身不再来找的麻烦。不过小点一些邪道天师。”

        正道天师本来就跟邪道天师之冲突不少,是冤家对头,做天师的,  也本来也防着邪道天师,所以单处的叮嘱不是麻烦。

        许师就很诧异单处说隋真一定不找他麻烦。

        这么确定的么?

        “他不亲自手。”

        这是什么意思?

        许师就看见单处『露』出冰冷的笑容。

        “他身上没有血腥气,说明他就算作恶,也只蛊『惑』怂恿来下手。他置身事外,  不自己手让血孽缠身。”

        安甜当初遇见隋真就跟单处说过,  这邪祟的身上没有血腥气,也就是说,他没害过人。

        可没害过人,没有亲自手害过人是不一样的。

        隋真或许没有亲自诅咒过无辜者,  可他却可以利用自己制作完成的诅咒,“卖”邪道天师。

        买卖两清。

        经过邪道天师的手以后再去害了人,就跟他没有关系。

        因为不是他直接造成。

        可他似乎最近经常安甜碰见。

        无论是在之前安甜那室友的哥的婚房子,  还是之后遇到了被诅咒在死去的身体里的那个女生,  隋真似乎都出过。

        如果一开始算是偶然,那单处在想想,或许并不是偶然……隋真清楚地知道迟宾离开的时候丢下了一只失控的女鬼,  他徘徊在那个院子外,或许就是在欣赏被失控的女鬼伤害的年轻夫妻。

        还有他的诅咒造成的死去了却不能离开身体变成厉鬼的女生还有她的那个男朋友……那同样也是一件听起来让邪祟愿意去欣赏一下的场景。

        让单处有这种感觉,还是在关烨说过。

        那个躲在阴影里的人影,是在用兴趣盎然,看戏一样的眼看着惊慌失措,被电话亭堵在危险里不能逃脱的自己。

        就像是在看戏。

        这个邪祟,或许就是在欣赏普通人无路逃生的恐惧还有痛苦的样子。

        可一切都不是他的手。

        都是其他的邪祟的错。

        单处看望了许师就去了傅家。

        今天傅天泽好不容易不上班,在家里正安甜做好吃的流沙『奶』黄包。

        他慢条斯理地在厨房做好吃的,也不嫌做饭麻烦。

        单处过来了,就看见安甜也在厨房围着傅总团团转。

        一个高一个纤细,在厨房的背影还挺谐。

        “好麻烦。”安甜就看着傅总很麻烦地处理馅料,觉得可太麻烦了。

        她虽然喜欢吃傅总做的好吃的,不过却不想让傅天泽这么辛苦,就贴地说道,“以后还是在外面买来吃吧。”

        “我做的更好吃。”傅总就说道。

        “可是多辛苦啊。虽然做的好吃,可我想傅总也不要那么累。好不容易才休假。”

        僵尸乖巧地说道。

        她小小一颗,说的话特别窝。

        傅总嘴角微微勾起,拿了一旁的一点小甜饼喂她。

        小姑娘习惯『性』地张嘴,嗷呜一口。

        单处:……

        单处相信他是真爱了。

        作为单身人士,单处还是很受不了这种刺激的画面,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两位隔绝了别人一样躲在厨房腻腻歪歪,回到客厅,就看吴威艾媛也坐在同一个沙发里头碰头窃窃私语。

        面对这一幕,单处疑『惑』地看了看外面,热天的,就算有冷气,挤在一起不热的么?

        他脸上带着笑容没说什么,直到傅天泽看见客人来了,安甜一起出来,他一起去书房谈。

        当单处把隋真的事说清楚,傅天泽脸『色』凝。

        “是说,电话亭作祟的那个鬼影记忆是空白的?”

        “安安出在那里概也不是他预料到的事。他出手过于仓促,急着抹去那个厉鬼的记忆所以才『露』出端倪。”

        单处对脸『色』绷紧的傅天泽说道,“所以我觉得记忆空白非常熟悉。迟宾的记忆有很一部分搜索不到。当然,他之前迟宾有关,有诅咒往来没什么稀奇。不过我今天找来,是安安的记忆问题。”

        安甜六岁之前的记忆就是空白。

        什么都不记得。

        可这就很严。

        因为捡到她的并不是普通的邪祟。

        姜元存世两千年,知道太多的法术还有秘技,可他从来都没有说过安甜恢复记忆。

        要么就是姜元无所谓。

        要么就是姜元发,抹去安甜记忆的手段非常厉害,一不小就反噬安甜本身,所以他不去冒险。

        “我哥肯定是第二种。”安甜小说道。

        “那就是说当初安安抹去记忆的人非常厉害。迟宾做不到这点。”迟宾那么菜,不是单处小看他,他兴风作浪的能力是有的,不过更厉害的能力是没有的。

        所以,当知道隋真蛊『惑』许师,单处就从这次事件的蛛丝马迹看出很多。

        他继续说道,“当初我提过,安安被迟宾从老家山上捡走这件事,本身就很有问题。”一开始就盯上了安甜。

        要不然,不那么巧合,“正巧”捡到安甜这么一个天赋出众的阴阳眼。

        单处试探地说道,“有没有可能……一开始盯上了安安的,就是隋真。”

        这个邪祟,或许从一开始就发了安甜的能力,然后把安甜的信息提供迟宾,让迟宾专门守在她的老家,当她被家人抛弃,就把她捡走。

        这只是猜测,不过单处愿意合理怀疑一下,傅天泽脸『色』铁青,沉默片刻就问道,“那他的目的是什么?”

        隋真的目的又是什么?

        单处微微摇头。

        “目的是不是我哥?”安甜低问道。

        所以,一开始或许就像是一个封闭的环。

        迟宾想要生,需要拿一个天赋好,体质好的特别的孩子送去僵尸啃一口做验。

        安甜就是这样合适他做验的孩子。

        她被养就是为了谋划姜元。

        迟宾是为了生,隋真是邪祟,没这个需要,可他能跟迟宾一拍即合,或许也有一些自己的需求。

        或许……是强邪祟之的互相的争斗。

        他想要算计姜元,想从姜元的身上得到什么,才迟宾合作。

        虽然都只是猜测,隋真的一些事还是奇奇怪怪,很诡异的感觉,不过安甜还是把自己不知道合不合理的事打电话姜元。

        她跟姜元在电话里怎么贴贴单处管不着,他专注地跟傅天泽说道,“之前安安随口说过一句,说隋真的笑容看起来眼熟。可她没见过隋真,为什么觉得他眼熟?我怀疑可能是她失去的记忆里,的确看见过隋真,甚至近距离接触过隋真。“

        要不然,不安甜留下“眼熟”这样的感觉。

        傅天泽用力地砸了一红木桌子。

        正息屏中的笔记本电脑被颤了一下,点亮。

        单处下意识地看了一眼。

        满屏的都是各种棺材的图片。

        他愣了一下,收回目光不再去多看,傅天泽已经脸『色』难看到几乎要杀人了。

        “所以,不止迟宾一个。这个邪祟也很可能是伤害安安的人,是么?”

        “应该是这样。”单处斟酌着说道。

        当然,如果隋真是无辜的,他误伤了隋真的话,也是隋真的错。

        这邪祟蛊『惑』许师,不管邪祟的三观什么的,他本身就问题不小。

        “我能做什么?”傅天泽只是一个普通人,对专业的事不自作主张,而是愿意去问专业的人。

        单处静静地看了傅天泽一儿。

        他是真的在为安甜愤怒,也是真的在为安甜难过。

        竟然是真的。

        明明,傅天泽知道安甜他不一样。

        异类的爱情。

        单处做天师的不在意反对异类的爱情。

        可傅天泽是一个普通人,却愿意为了安甜卷入到这样的麻烦里。

        这就是爱情么?

        什么都不在意,只想陪伴在爱人的身边?

        单处思索片刻,把感慨都放在一旁,对傅天泽说道,“保护好自己,不要让安安担就可以。”他仿佛这话很简单,可其并不简单。

        要知道,如果隋真真的安甜有渊源,而他在选择再一次跟安甜碰面,他不知道打着什么算盘。就算他自己不出手,也有邪道天师替他出手。

        傅天泽或许也陷入危险。

        傅总却并不在意这样的风险。

        都跟僵尸交往了,还有什么危险能让他侧目?

        他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冰冷的嘴角微微勾起。

        “傅总?”

        “我想到了迟宾。”傅天泽眼暗沉,对微微错愕的单处缓缓说道,“曾经安安说他是个邪祟,邪气冲天,可他坚持自己还是个人,是个天师。呵……”

        他低低地冷笑说道,“说隋真蛊『惑』过许师?许师是明白人,拒绝了。可如果没有拒绝,被他蛊『惑』了呢?恐怕迟宾的下场就是结果。”

        迟宾或许也受过隋真的蛊『惑』。

        所以干了那么多坏事罪孽缠身,人不是人鬼不是鬼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

        苟延残喘地活着。

        术不正属活该。


  (https://www.biqugeuu.com/84666_84666626/4163769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