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小可怜是满级天师 > 第202章 第202章正文完结

第202章 第202章正文完结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隋真。

        话连安甜都愣住。

        她也不敢置信地看着隋真。

        就……不是很好的朋友和同伙么?

        难道竟还会背刺的么?

        在朋友求助以后,    竟一动不动,还么可怕的风凉话?

        “隋真,你在什么隋真?!”迟宾连续挨僵尸两巴掌,    哪怕没用上僵尸大的力气,可也能要普通人的命。

        他觉得脑瓜子嗡嗡的,又觉得一刻有点觉得隋真的笑容恐怖,    那种阴冷的毫不忌惮散发恶意的笑容,    配合着惨白的脸,    莫名地恐惧。

        还是隋真,似乎很欣赏,也很享受迟宾时候的不敢置信,    施施地对迟宾道,“不是都么,你吃傅天赐那傻子的生魂,自己也变傻子。可惜……你要是吃几生魂,    互相作用,    会让你精神错『乱』吧。”

        “什么意?”在一旁冷旁观的傅天泽冷冷问道。

        “迟宾吞噬傅天泽的生魂本来就很古怪。”安甜盯着笑得嘴角慢慢裂开,变得狰狞,虽依旧没有血腥气,可恶意却几乎爆表的轻邪祟。

        一刻,    她终于在那模糊的记忆里对上隋真的一切……那张慢慢垂头看着哭闹不休的婴孩儿的脸,为什么会让的婴孩哭得那么激烈。

        就是因为他身上的恶意。

        毫不掩饰,令人恐惧,    邪恶的恶意。

        他一直都在收敛身上的恶意,    看起来很害。

        可她一直都不喜欢接近他。

        就是原因。

        因为邪祟本身就是恶祟,只不过是拥有理智,更加狡猾,    懂得伪装。

        伪装,也瞒不住安甜的敏锐的本能。

        “你是特意把迟宾送到我手里。”安甜两天在傅家没闲着,已经绘制出一非常强力的保护阵,种阵就算是安甜自己也不可能第一时间攻破。

        傅天泽正站在阵里,他知道自己不出去才是对安甜的支持,眯起睛看着『露』出愉快笑容的隋真,恍,轻声道,“因为他没用?不过也对。一魂一魄么残缺,傅天赐的生魂却没有缺损,就算被他吞噬,可支撑起他全部魂魄的根基和框架是傅天赐的生魂。他的魂魄斑驳。”

        如果吞噬几生魂,迟宾的魂魄酒会更加斑驳,会变得更加凌『乱』。

        就像是现在,他看起来还记得自己是迟宾。

        可他到底是什么,又是谁?

        他的言行还有做事风格,都更加贴近组他生魂的根本的傅天赐。

        “他以为自己功补充魂魄,还亲自引爆警局的自己身上的诅咒,那家伙在警局魂飞魄散,前的魂魄斑驳……你是故意的。”

        傅天泽想到姜元曾经过的话,盯着隋真道,“你一直都在欺骗他。骗他把自己折腾得人不人鬼不鬼,失去身体,连魂魄都现在种样子。后,在他没有价值以后就放弃他。”

        如果是样,隋真的确是很邪恶的邪祟。

        蛊『惑』想要长生的迟宾,后让他现在几乎什么都失去。

        “『操』纵玩弄一人的人生不是很有意么。”在迟宾听到傅天泽的话不敢置信的目光里,隋真退后一步,却在身体靠近尸煞的边缘,一只手突焦黑。

        他微微皱皱眉,忌惮地看安甜一,对她『露』出笑容道,“看他像虫子一样挣扎,看他变得可笑,失去一切,落到悲惨的境地,难道不有趣?”

        他叹一口气,对安甜笑容满面地道,“安甜,你应该明白吧?邪祟的生命太漫长,我们得自己找点乐子,看戏啊。”

        “你所的有趣,乐子,看戏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我们是邪祟。”隋真慢慢地道。

        “邪祟也应该遵纪守。”安甜一板一地道,“原来你的目的就是为看戏。为蛊『惑』活人,后看活人在你的手里挣扎。最后连魂魄都被你葬送掉。”

        她听出来,迟宾算是倒霉,被隋真盯上,么看起来是为长生,其一直都在被隋真引导,慢慢地失去一切。

        身体,魂魄,还有名誉……

        什么都失去。

        安甜不可怜他。

        她听到些真相动于衷。

        可迟宾却惨烈地叫起来。

        “隋真,我那么相信你,你竟……”他觉得自己的意识在恍惚,似乎在隋真的笑容里魂魄都在飞快地消散。

        傅天泽冷淡地道,“你赖不着他。他的确骗你,可造你现在的下场的也是因为你自己的贪婪。”

        邪祟的确蛊『惑』人心。

        可迟宾也没有坚守善良的心,所以自作自受。

        许大师也曾经经受诱『惑』,可人家怎么就能拒绝诱『惑』呢?

        还是迟宾本来也不是好东西。

        他的声音冷冷的,迟宾还想惨叫,安甜对他不耐烦,刚想一巴掌抽过去,就看见迟宾突定住。

        他的睛恐怖地睁大,突出扭曲的样子。

        似乎传来一声奇奇怪怪的声音,像是轻微的,来自于魂魄的碎裂声。

        他想抬起手,努力抓向隋真的方向,却看见邪祟对他『露』出满意的笑容。

        “迟宾,你的场戏,我一直以来看得很高兴。”自己杀掉自己的大部魂魄,还真以为剩下的魂魄能够支撑延续。

        警局的迟宾烟消云散的那一刻,剩下的一魂一魄其也已经在慢慢地散失崩溃。

        他悠的声音里,英俊的男人咯咯两声,猛地倒在地上,睛突出地睁着,却没有神采,瞳呆滞。

        “还有气。不过只剩下躯壳,魂散。”安甜看向隋真,郑重地道,“是你迟宾安排的最后的下场和结局。”

        努力想要长生,可却在挣扎么,以为自己能长生的一刻魂飞魄散。

        安甜忌惮地看着只恶祟,突问道,“所以,当初我的人生也是你的一场戏?”随意地,在她力反抗的时候,他让她为试验品,让她去喂僵尸。

        或许她也是他一时兴起,想要看的悲惨乐子。

        可大概是让隋真没有想到的是,她活下来。

        不仅不悲惨,反在姜元的身边生活得很幸福。

        幸福。

        一定不是隋真愿意见到的。

        因为种恶祟,只会欣赏普通人的痛苦还有挣扎。

        就像他在迟宾身上做的一切。

        当发现她的日子过得很好,或许就是他,哪怕三言两语在迟宾的心里种上种子,让迟宾在茅山对她次动手。

        她挣扎在死亡线上的时候,隋真一定看戏看得很高兴。

        可他还会很失望。

        因为哪怕为僵尸,她也被很人爱着,温暖着,也过得很幸福,依旧是快乐的僵尸。

        哪怕安家不做人,哪怕遇到很的不好的人或者事,她依旧没有放弃对美好生活的期待,没有放弃对普通人的善意,没有沉沦黑暗。

        隋真脸上的笑容沉沉,不过又笑。

        “我的确不满意你的剧本。”本以为姑娘会为最痛苦的那种人生,会变得愤世嫉俗,会他乐子看,以后没准还可以继续『操』纵她取代迟宾兴风作浪,谁知道安甜么容易满足……点阳光,她自己就灿烂,整天忙着帮人救人。

        是隋真的戏里最讨厌的一种,他盯着安甜轻声道,“安甜,你也是邪祟。我们都很强大,活人对我们来是猎物和玩具已。”

        “呸!”迎接他的,是僵尸直接扑上来。

        “你不是我的对手。我躲姜元么……”

        “好哇,你还真在算计我哥。饶不你!”

        戳僵尸逆鳞是吧?!

        一声沉闷的嘶吼。

        僵尸直接扑上去。

        傅天泽冷静地站在阵里,就看见明明还站在门口的隋真,突消失得影踪。

        一股阴冷的气息仿佛就在耳后。

        耳边似乎传来低低的笑声。

        别墅里的壁画微微颤动,似乎从各种画像的山林还有风景里出现一双双血红『色』的睛,阴冷地看向傅天泽。

        傅天泽都不用往后看的,嘴角微微勾起。

        “没有人物肖像的壁画,让你发挥不出来,很遗憾吧?”他讥讽地问道。

        邪祟么,不就是那几样本事。

        让人物像的睛都转动什么的。

        不过可惜,傅家没配合。

        因为傅家的壁画全是风景画。

        就很气鬼。

        别墅突安静一秒。

        正尸煞翻滚,和整别墅里强大的阴气对峙的安甜都嘴角抽搐一下。

        时候还能得出讥讽的话,傅总的心理素质真的超强的。

        “你真的不畏惧死亡么?或许你死,安甜还很轻。她还会去喜欢另一男人。”他的背后传来样的声音。

        “我不会!”邪祟充斥着整别墅,安甜一边认真地用尸煞对抗,一边突盯住沙发,大声道。

        傅天泽『露』出浅浅的笑意。

        沙发背后,一双血红『色』的睛阴冷又震惊地出现。

        “你能找到我!”隋真的声音第一次震动。

        显,对于强大的邪祟的力量来,安甜能够找到他是很困难的事。

        他做么强大的邪祟,从没有在隐藏后被么快被找到。

        “你知道单处你定价少钱么!二十万!”

        十两万块,大单,超级大单。

        就算是为二十万,别管是什么恐怖邪祟,僵尸都会爆种。

        掘地三尺都他挖出来!

        尸煞的凶戾气息一节节升高,甚至连站在保护阵里的傅天泽都忍不住窒息,感受到狰狞与恐怖的杀意。

        他浑身虚弱起来,跪坐在地上,却依旧凝视站在尸煞里,一双睛慢慢变得血红,血『色』睛明明恐怖却格外清澈的漂亮的僵尸。

        他的睛一直看着她。

        僵尸却只看着她的二十万。

        “你确很凶,可惜你太值钱!”既认识姜元,那明不是一般的邪祟。

        且隋真刚刚笼罩整别墅的气息的确非常恐怖,就算是安甜,也从来都没有释放过么凶戾的尸煞与之对抗。

        可谁让单处舍得花钱……隋真么贵,不卖掉可惜。

        浓重的尸煞里,一只血红『色』睛的僵尸转出现在沙发前,一巴掌抽过去。

        一声刺耳的叫声。

        一道暗淡很的藏着血红睛的血光想要逃走。

        可却被更快的一双尖锐僵硬的手抓在手里,用力捏住。

        一张金『色』的符箓贴上去。

        “安甜!”刚刚还看迟宾的戏很快乐的邪祟发出一声叫声,声息下去。

        “进局子好好交待吧你。”安甜把家伙塞进缚鬼符,声道,“僵尸会符箓,谁都挡不住!”

        她可是背靠茅山派的僵尸。

        不会使用收邪祟的符箓,那还能叫茅山派出身么。

        『摸』着造一切事件的邪祟落网的缚鬼符,姑娘『露』出一狰狞的笑容。

        隋真是一切事件的源头。

        他被抓住,一切都结束。

        想到里,高高兴兴收获满满的姑娘快乐地收取别墅里那恐怖的尸煞之气,转头,高兴地道,“可以让大家回家……”

        她的声音,却在目光落在别墅的镜子里后停顿。

        镜子里是一彻底恢复僵尸恐怖形状,毫不掩饰自己是异类的孩子。赤红『色』的睛,狰狞的獠牙,惨白的脸孔没有半点活人的气息。

        以前,她也展示过僵尸的样子。

        可那都不是现在最终级,最真的恐怖的样子。

        她站在那里,就和普通人的世界格格不入。

        甚至当尸煞退去,在两股强大邪祟气息的共同冲击下,别墅里的一切都纷纷溃散,地上的粉末。

        诡异,充满恐怖的破坏力,完全不是普通人所能理解。

        安甜看着缓缓撑住头从地上站起来的英俊男人,动动嘴角,却语塞。

        她甚至在畏惧。

        如果傅总看向她的目光里,也充满恐惧与忌惮,还有疏远的表情可怎么办?

        他以为她是只与众不同,难得漂亮可爱的僵尸。

        可真正的僵尸,都是么可怕扭曲。

        刚刚还威风凛凛的僵尸站立在原地,傅天泽『揉』『揉』角站起来,对上一双充斥着血『色』的诡异的睛。

        他沉默片刻,在血红『色』睛的注视下走到她的面前,和一直以来一样,『摸』『摸』她的脑袋。

        “做得好安安。”

        他没有温馨的安慰的话,也没有动听的语言,和平时一样平常,就像是她依是平常的姑娘。

        安甜仰头看着他。

        在墙壁都变得斑驳腐朽,被阴气侵蚀后狼藉不堪的别墅里,她突心里稳稳的。

        “隋真抓住。”

        “单处打电话。二十万,我们落袋为安。”男人沉稳的声音道。

        “我们”。

        “好!”

        雀跃的姑娘低哑的声音传来。

        满目狼藉的别墅,却依旧温馨。

        因为在他的里,论怎样的安甜,都是最美好的样子。

        就像他们以后的日子,也会永远样美好。


  (https://www.biqugeuu.com/84666_84666626/4148099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