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咒回]观月大小姐不想谈恋爱 > 第2章 东京大小姐

第2章 东京大小姐


炎热的夏日带来了蝉鸣,那些知了不知道为什么中气十足,一叫就是一整天,没个停歇的时候。

        有的人觉得蝉聒噪,有的人又觉得它代表生机勃勃,众口不一,但如果你在一个正处于一个炎热下午的课堂上,聒噪定论就是百分百胜率。

        高专没有任务的时候,家入硝子会和两个问题少年待在教室上文化课——大多和咒术相关,有时会有跟普通人一样的课程。

        但今天夏油杰不在,他去出任务。教室里只有她和五条悟,她因为吵人耳朵的蝉鸣睡不着,那家伙却正在呼呼大睡。

        可能是天降正义,夜蛾老师用粉笔砸醒了他,“五条!给我认真起来!”

        “夜蛾老师,是你讲课太催眠了!”五条悟抱着头控诉,“就不能说点有趣的吗?”

        无理的要求,上课还要怎么有趣?夜蛾正道无视了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

        硝子觉得他今天有点奇怪,上课的时候看了好几次手表,平时他很少这样,也许是今天有什么事要做。

        “咳,我有一件事要宣布,”果然,夜蛾正道看完表,清了清嗓子预备讲什么。

        “今天不上课了是吗?”五条悟一看到这架势,立刻就精神振奋起来。

        结果当然是他再次遭到了无情的粉笔头攻击。

        “五条,说了多少遍,学习态度要端正!”

        “我要说的是,二年级要来一个新生,因为是二年级才转过来不太熟悉高专,需要大家好好关照。”

        时机就是那么刚刚好,硝子在这个时候听到了鞋跟踩着地面啪嗒的声音,她下意识得朝门口看去,刚好和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撞上。

        那是个很高挑的少女,身高大概是175cm左右的样子,尽管那双应该是定制的女式皮鞋看起来给她增高了一些,但不可否认她本身就很高。

        她穿着崭新干净的白衬衫黑裙子,裙子的裙摆到膝盖,既没有短裙给人带来的压迫感,也没有长裙营造的温婉感。她的右手腕上缠着一条白色的丝带,打结的方式很漂亮,不知道是硝子的错觉,她总感觉她左手腕上那条白丝带短了一些。

        女孩有乌黑的长发和眼睛,硝子和她对视上的时候,她就朝她露出了笑容,那笑容温柔甜美,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观月同学,请进。”夜蛾正道也看到了她,他请少女站到讲台上,“之前就和你说过吧,你有三个同学,但是今天有点遗憾,其中一个出任务不在,后面我会再向你介绍他的。现在只剩下——唯一的女孩子是家入硝子,那边是……”

        夜蛾正道指到硝子旁戴着眼镜的白毛,发现他又在偷懒睡觉,粉笔头极速前进,但是这次他没能砸到他,粉笔突然像触碰到什么似的掉到了地上,“五条!”

        “好耶!没砸到!”虽然没被砸到但还是被老师的吼声吵醒的五条悟化身面条状,得意地划来划去。

        “不好意思,失态了,观月同学,这是五条悟——别和他走太近就行。”夜蛾无奈地继续向少女介绍。

        “喂喂,老师!有你这么说学生的吗!?”五条悟不满地嚷嚷起来。

        硝子对这幅场景习以为常,她站起来和少女打了招呼,“你好,我是家入硝子。”

        “你好。”少女再次向她微笑,声音和笑容一样甜美,她温柔平静的神色并没有因为五条悟引发的小小骚乱有所改变。

        她恭谨地朝着讲台下鞠了一躬,硝子这才看到她那西方宫廷式的公主编发,用了两只发夹固定装饰,柔软光洁的长发随着主人的动作划出弧度,硝子还是头一次见到那么长而美的头发。

        打架的时候肯定很麻烦吧。她想。

        “我叫做观月见夏,是一名咒术师,我擅长使用反转术式,以后请多关照了。”

        原来是和她一样不怎么需要打架的珍宝一样的“治愈系”,她看起来就很像珍宝。

        不过怎么说,这个叫观月见夏的女孩和高专甚至咒术师这个身份都有点格格不入,稍微打量一下,就知道她应该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每天都和咒灵打交道,有时还会死人的咒术界,不怎么适合她的样子。

        “那么,观月同学就坐在硝子旁边吧,我已经让人去搬了新的座椅。”夜蛾的话音刚落,就有人抬着座椅进来了,是两个保镖装扮的女性,似乎是拥有普通人职业的咒术师,“你们都是女孩子,相处起来更容易。”

        可能不会太容易。硝子腹诽道,其实她已经很久没有和陌生女孩打交道。

        两个女保镖放下座椅后就站在门口。

        “今天就请先回去吧。我暂时会住在高专。”观月见夏对她们说,“之后会联系你们的。”

        等女保镖走了之后,她才走到硝子身边坐下,这期间她并没有多看五条悟一眼,不如干脆说把他当空气。

        可能是大小姐品格让她不喜欢左顾右盼打量别人,但五条悟觉得她怪怪的,她表现出来的并不是对陌生人的那种不好奇不关心,反而像她认识他,但对他不感兴趣。

        五条悟有点纳闷地撑着脑袋,墨镜从挺直的鼻梁滑落。

        怎么说他五条悟也是最强啊,难不成女人缘差到这个地步了?他出门有时候还会没青春少女围观的说——五条悟很得意地回想了一下那些场景。

        该不会真把夜蛾老师的话当真了?说起来他和这个女生完全没见过吧?为什么总有种她认识他的乖感觉。难不成她对最强最帅的陌生少年就完全没有任何好奇吗?为什么表现得完全不感兴趣。

        五条悟那颗自恋的少男心转得比什么都快,他脑子里装了十万个为什么。

        尽管他不是个对陌生人特别关心的人,但人们对新参者总有好奇和探知欲。

        五条家族除了和咒术家族有联系之外,和普通人世家也有些来往,毕竟没有人能做到完全避世。五条悟大概知道少女来历不凡。

        他的目光落在离开的保镖背影,又移到少女身上,看到她手里提着的书包,上面绣着精致的家纹。

        五条悟趴在桌子上吐气。

        欸,好像还是东京的正统大小姐啊。


  (https://www.biqugeuu.com/78146_78146389/4207999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