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咒回]观月大小姐不想谈恋爱 > 第30章 校园暴力④

第30章 校园暴力④


学校附近的山不算特别大,里面有一片天然湖,有时候学校会带着学生出游,在这里野餐。

        湖中央放了一条船,应该是属于学校的,每个月似乎有专人看管维修。

        硝子她们到的时候,五条悟和夏油杰在想办法炸湖。

        “……认真的吗?”硝子脸上直冒黑线。

        “它躲进湖里了,不肯出来。加上它太灵活,我和悟的咒力都攻击不到它,得把他逼出来。”

        “想来想去还是炸湖最合适。”五条悟已经摩拳擦掌了。

        五条悟的打架方式简单粗暴,可能因为他性格张扬的缘故,每次打架,必定弄出大动作大声响,然后留下一堆烂摊子让别人收拾,至于夏油杰那家伙,能和五条悟一起玩,好得到哪里去。

        硝子一点也不会怀疑他们会说到做到,把这片湖炸了,至于会带来多少麻烦,硝子不愿意继续往下想。

        快来个人阻止他们吧,拜托。

        “让我来吧,我知道它在哪里。”观月说。

        她点了点卡因的小脑袋,“拜托你了。”

        卡因为她展开了领域,她从里面把村正拿了出来。

        夏油杰突然注意到她今天穿的是全套藏青色的制服,她不喜欢戴领结,整个人看起来有点严肃。

        五条悟是第一次见她怎么从卡因那里拿咒具的,他这会儿还有闲心凑上来上下打量。

        “好厉害啊,这条蛇是那种储存咒灵吗?”

        “差不多。”

        他手痒地戳了戳卡因的头,被卡因的身体缠住,咬了他的手指一口。

        “哎哟!”五条悟跳到旁边,捂着手指柔弱得不行,“赔钱,我要被蛇咬死了。”

        “悟,卡因是没有毒的。”夏油杰因为和观月一起出任务比较多,对卡因算是熟悉。

        他说着话,目光试探性地和观月碰在一起,因为他不清楚观月是不是在生气,对他之前的行为不满。

        但是她看他时,似乎没什么特别的情感,那让他更忧虑。

        观月跳到那艘船上,“我去湖心,那里更方便。”

        船停在湖中央,她拿着村正在原地静站了一会儿。

        等感受到咒灵的气息之后,观月没有犹豫,村正锋利的刃带着咒力划向水面。

        激起来的水花四溅,有的连成一片,尽管只是在中心划过,但是咒力几乎波及到了整片湖。

        身上的液体不断在流动却不滴落的黑色怪物破水而出,观月面不改色的用长刀插进它的眼睛。

        疼痛使得它感觉危险升级,试图再次钻入湖底,但还没来得及就被强有力的咒力球打到了岸上。

        “观月,我很有默契吧!”站在岸边的五条悟兴高采烈地挥手大喊。

        好像摇着尾巴求夸的大猫咪,观月觉得那双挥动着的手说不定是尾巴。

        咒灵现在没办法回到湖中,因为观月会再把它逼出来,它只能在岸上和其他三个人打斗。

        硝子的实力稍微逊色,她更擅长近身,没办法远程发出咒力攻击,它很快就盯上了她。

        夏油杰挡在硝子前面,用脚踢开了扑上来的咒灵。

        这个咒灵实力还可以,不过对他们而言除了灵活没有任何难打的地方,五条悟和夏油杰把它当球踢来踢去。

        “太弱了吧。”五条悟无情嘲笑。

        他们像逗弄小丑一样戏耍着咒灵,咒灵每一次试图反抗,都会遭到更无情的踢打。

        观月没有陪她们玩的心情,她回到岸上,在夏油杰和五条悟把咒灵当球踢的中场,一刀结果了它。

        “观月!我还没玩够诶!”五条悟幼稚地大喊。

        观月没理他,她更想速战速决,咒灵被祓除后她就收起了长刀。

        她跟硝子说了几句话,带着她往学校走,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

        “要去哪里哇观月!”身后传来了五条悟的声音。

        “去学校。”她头也不回地说。

        看着两个女孩离开的背影,五条悟凑到夏油杰旁边,“喂喂,她该不会还在生你的气吧。”

        虽然五条悟平时对人的感情很迟钝,但今天不知道怎么机灵了一回。

        “所以说就不要在人家女孩子说话的时候插嘴唱反调嘛!杰,这样是没办法受到女孩子欢迎的,你害得我也被冷落了!”

        明明五条悟是最爱跟人唱反调的那个,难为他说起这些话来还能头头是道。

        夏油杰:“我说悟……你觉得自己受欢迎吗?”

        五条悟不能说是人人喊打吧,但他的烂性格人尽皆知,歌姬每次看见他就冒火——怎么还有脸来跟他说他不讨女孩子喜欢的。

        “我从出生就是万人迷了。”五条悟开始吹嘘。

        “……”

        观月倒也不是故意冷落他们的,她才没空去管少男心的弯弯绕绕。

        她急着走,是因为说过会让人们听到江崎直子说话,她们让代理人把校长请过来。

        停学之后,事情在学生们和家长们中间引起了猜测和恐慌,不过他们不知道咒灵的存在,唯心主义一般猜的就是鬼神,唯物主义猜的就是连环杀人犯什么的。

        大多数事件解决之后,知情的普通人是会选择不公开真相的。但是观月这次提出了要求,“我要你们公布这次的犯人是吉村冈彦的朋友,听信了朋友的谎言报复性杀人。”

        “吉村说的是谎言,您怎么知道呢?这种事没办法证明该怎么通报……都没有证据……”头发已经开始发白的校长说。

        硝子站在观月这边,她不觉得发这样一个全校通告有什么问题。因为吉村冈彦——那个自杀的男学生真的偷了东西,他的怨毒是导致咒灵杀人的根本原因,这些都不是虚假的。

        “是咒灵杀了人,你出去跟人说拿得出证据吗?那些伤害江崎直子的人,他们有证据证明她撒谎了吗?”

        “既然都相信咒灵存在了,为什么不相信我说吉村冈彦在说谎呢?”

        “人们根本不是必须通过证据认证‘真相’。江崎说自己看到吉村偷东西,他们信了,吉村临死前写满假话的遗书,他们也信了。所以说,没有关系,他们这次也会相信的。”

        很多时候,人们一点也不在意真相,在意真相的只有当事人。

        观月说话总是娓娓道来,她从来不急不躁,总是让人有一种信服感。

        “还有就是,我希望全校通报当天,校长可以把江崎直子带上台,向她鞠躬道歉。”

        校长的脸色有点难看,他正想要推脱,但是观月没有给他那个机会。

        “害死了好几个学生,这本来就是你们学校监管不力的错,你们封锁的消息,如果家长知道了会怎么呢?没能尽到学校的职责,你要向里江崎直子道歉,也要向全体学生道歉。已经是大人了,校长,拜托体面一点吧。”

        最后校长不得不答应下来,因为这件事如果捅出去,对他来讲没有好处。

        在学校礼堂开会那天,江崎直子把自己打理的容光焕发。

        家入硝子和观月见夏在台下陪同她,看着她走上台,到校长旁边接受他的鞠躬和道歉。

        她把观月见夏带给她的白山茶折下来一朵,别在胸口。

        那是象征着纯洁的美丽花朵。

        “我没有撒谎,撒谎的是吉村冈彦。”

        她从始至终都只是讲了真话。

        那天之后,校长开除了欺负吉村的人,他们因为听说是吉村的朋友报复杀人,终日惶惶,不知道之后会怎么样。

        吉村冈彦,又变得不被人同情,而是被厌恶了。

        不过他已经死了,很快就会被人们忘记,谁会记得他呢?

        江崎直子,再次挺起胸膛生活了。

        这才是最重要的。


  (https://www.biqugeuu.com/78146_78146389/4207996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