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咒回]观月大小姐不想谈恋爱 > 第82章 拒绝的权利

第82章 拒绝的权利


不可否认,春天如果不去春游,就那么平淡无事地度过整个季节似乎没有意义。

        为了让春天降临在心上,在学校的冥冥提议说举办一次茶话会。

        她们没有挑选繁华的东京景点,相反,地点定在高专的一株大樱花树下——它有多少年历史,连夜蛾正道也说不上来,他还是高专学生的时候就有这么一株樱花树了。

        它枝繁叶茂,每年都兢兢业业地开出花朵,有时学生们走到树下,会忍不住感叹那层层叠叠的粉色像云霞一样。

        在树下草坪铺一块长方形的餐布,摆上点心、果脯等等,准备茶品,冥冥邀请了观月、硝子还有歌姬。

        四个女孩围坐在一起,愉快的春游野餐就要开始了,女生们可以放心交谈——如果不是突兀地插进了两位不请自来的dk的话。

        五条悟和夏油杰坐在女生们中间。向来没有脸皮的五条已经拿起甜点吃得痛快,夏油杰呢,笑眯眯的,一副不会多话把他当隐形人就好的样子。

        “喂喂我说你们两个……”歌姬数落着,不出意外得到了五条悟的鬼脸。

        她念头一转,忽然转向观月说,“观月你也不欢迎这家伙吧?”

        “啊……这个嘛……”观月配合着歌姬,露出为难的神色。

        油然而生一股危机感的五条悟绕到歌姬和观月身后,开始插科打诨。

        “诶哟,别那么小气,我们同学一场,连一起吃个饭的情谊也没有吗?”

        他摆出“哥俩好”的架势,一手架在歌姬肩膀,另一只手悄无声息地、只是顺便地搭在观月肩头。

        这种情境下,没人觉得他的动作有什么不妥的心机。

        坐在冥冥身边、因为五条悟跑到两个女生身后空出了位置而和观月直接相邻的夏油杰,突然屈起手指弹了一下五条悟的手。

        他手劲不小,硬邦邦的指甲刮了一下五条的手背,使得他痛呼一声下意识避开,不得不远离观月。

        五条悟不服气地看了他一眼,但什么也没说,只是坐回自己位置,隔绝开夏油杰和观月。

        男生们的小动作没有引起女生们的注意,也或许是她们注意到了却装作不在意。

        既然是茶话会,聊天是必不可少的环节。话题在女生们口中顺利地进行,从遇到了什么奇葩咒灵个委托人到东京哪家寿司店好吃聊了个遍,实际上男生们插不太上嘴。

        青春期的孩子们再怎么早熟,荷尔蒙问题却始终怎么也绕不过去,也许是为了试探谁,冥冥首先自我曝光了恋爱史。

        “说起来你们有恋爱过或者喜欢过谁吗?”

        说这话时,冥冥的目光扫过每一个人,两位男生表现得不是那么神态自若。

        硝子指了指自己冷淡的脸,“你看我这样子像有吗?”

        冥冥认真地端详了她一会儿,“不像。”

        “我对男人什么的不感兴趣,任何类型。”

        一个女人对男人不感兴趣也不是什么值得惊奇的事吧。

        冥冥点了点头以示赞同,笑着说,“那我的话,还是会比较感兴趣比我小的男性。”

        “年下吗?”

        “歌姬也会用这种时髦的词汇?”冥冥俏皮地挑了挑眉,她是高专里最像大人的,不论是年龄辈分还是做事行为都是如此,少有这幅模样。

        她毫无顾忌,端着茶杯笑说,“是年下没错,又乖又听话的帅气男孩玩弄起来很有意思哦~”

        “咳咳——”被呛到的是正灌茶喝的五条悟,冥冥多少有些语出惊人,“前辈你!”

        五条一脸痛惜地向后倾身,别人不清楚五条要做什么,作为挚友的夏油杰却明白得很。他们动作几乎完全一致地向旁边挪了挪,营造出力图离冥冥远一点的状态。

        基于对两位的了解,歌姬和硝子都同时意识到:这是要发神经了。

        果然——

        “前辈,没想到你是这种人!请不要玩弄我们,我们可是守公德的好人啊!”

        两位自作多情的男性双手抱臂,不清楚情况的还以为他们真的即将成为冥冥口中被玩弄的“年下”。

        歌姬白了他们一眼,“你们俩也就年纪沾边好吧。”

        “你看不到我无处安放的帅气吗?”

        “受不了了!要点脸吧!”

        眼看着歌姬和五条悟即将开战,硝子赶忙转移了话题。

        “呃——观月,你呢?有特别喜欢的类型吗?”

        五条悟和夏油杰都偃旗息鼓了。

        “我吗?”观月短暂地回顾了一下自己到目前为止的感情生涯,“没有固定类型。”

        “那你遇到心动的类型会主动追求吗?”

        “没有诶——比起向别人表白,我更倾向于别人对我告白吧。就算是我先喜欢那个人,也要他先清楚地表达心意才行,如果告白不及时我就换下一个了。”

        “哦——”女生们开始起哄,“观月在感情里很强势诶——是为了确保被不属意?”

        表白这件事,不外乎就是皆大欢喜两情相悦或者一方拒绝告终的结局,但向别人告白和别人对自己告白,掌控权在谁终究不同。

        好结局当然没人会受伤害,可如果是坏结局,让人伤心比被人伤心好。

        先表白心意的那个人,肯定是百分百喜欢自己,这种能得到确认的感觉,比东猜西疑他会不会接受我的心意好多了。

        “不是有那种说法?先告白的人是更喜欢对方的那一个。”

        歌姬没谈过恋爱,也不喜欢恋爱,但这并不妨碍她看一些乱七八糟的理论。

        “不可信啦,也有先告白又先提分手先出轨的人啊,那种男人很多。”

        “好复杂——”歌姬感叹道,“还好男人唯一能吸引到的只有我的拳头。”

        五条悟和夏油杰竖起耳朵听着,听到“那种男人很多”这句话莫名觉得有些丢脸,尤其是当他们感受到所有女生都有意无意瞥了他们一眼的时候,只能在心里痛扁“很多的那种男人”。

        (我五条悟/夏油杰在此发誓,和那些又脏又坏的男人割席。)

        观月在大家的笑闹里申明了自己为什么更喜欢接受告白的原因,她向来有问必答,没有遮掩过什么东西。

        “我是因为天生喜欢掌控权在自己手里,‘只能由我同意或者被我拒绝’,我喜欢这种感觉。”

        “感觉会被观月狠狠伤害呢。”冥冥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像侦探似得饶有兴趣。

        “毒蛇家族”的称号,她是知道的,进入观月氏尸骨无存的男人们,她也有所耳闻。

        观月更加想要掌控的,根本不是同意的权力,而是拒绝的权力。

        当人们把拒绝权交给另一个人,就相当于把伤害自己的权力交给她,观月有时会沉迷于这种交付,就像古埃及的蛇神等待贡品。

        不过嘛……

        “我不会伤害冥冥小姐哦——”观月摇摇头,轻松地推翻了冥冥的假设。

        庵歌姬忽然扑到观月面前,眼睛忽闪忽闪,像是偶像剧里的主角,“那么,观月小姐——请——和我交往吧!”

        “噫!歌姬!”大家一齐发出调笑。


  (https://www.biqugeuu.com/78146_78146389/3838369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