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纨绔至尊 > 第一百七十 六章 奇怪的学院

第一百七十 六章 奇怪的学院


  readx;  “要死了吗?”张小飞心中不禁闪过了一个念头,看着那血红的箭矢,整个人似乎都陷入了粘稠的血海之中,殇之箭矢,传说之中能追人到天涯海角的箭矢,在射中目标之前,绝对不会消散的奇异箭矢。[仙界原创首发]

  只见任药微微的一笑,随即狂笑道,“对了哟,就这样死去吧,永别了,可恶的小鬼头,真是遗憾,你没有下辈子了哟。”

  咻的一声,只见一点红芒刺破了长空,直接向着张小飞的眉心袭来,似乎被一股强大的威压压住了身子,张小飞艰难的转过了头,只见箭矢势头不改,居然自动的改变着轨迹,向着张小飞的眉心袭去。

  “可恶,挡住。”生死不过一念之间,只见就在这时,张小飞双手握拳,交叉在脑袋之前,似乎想要用血肉之躯挡住这势不可挡的殇之箭矢,然而就在一切完成之际,只见张小飞的面前,顿时出现了一把黑色小铲,其间金黄色的光芒不断的溢出。

  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爆裂之声,张小飞微微心惊的张开了眼睛,只见殇之箭矢并没有完全的消散,而是直接化作了一个女子,手臂如若一把赤红的钢刀,直接向着张小飞的头部斩去。

  “有意思。”只见任药不怒反喜,一脸期待的看着张小飞,然而就在这时,只见张小飞的身影瞬间消失,似乎没入了黑暗之中。

  黑色的小铲也在其消失的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然而就在这时,只见任药的身后,出现了一道黑色的影子,只听就在同时,张小飞大怒道,“今天就葬送了你,死吧。”

  一颗美艳绝伦的头颅,瞬间便被击飞了出去,气喘吁吁的单膝跪倒在地上,看着任药,张小飞不免落下了一丝的冷汗,“还好,关键时刻,好像爆发了潜力了。不过真是可惜,没想到这样就死了,本来还想套弄点情报的。”

  “你在说什么?“然而就在这时,张小飞不由得后背一凉,只见任药修长的手指,正戳着张小飞的脊梁骨,满脸有趣的说道。

  张小飞一个踉跄摔到在了地上,不可置信的看着任药,看了看一旁滑落的脑袋,只见早已经消失得无疑无踪。

  “这表现,也算合格了吧,虽然有点差强人意,不过最后一击还是勉强可以的,无声无息,做得还是不错的,不过这可是咒术的世界,可不要小看了咒术,更不要小看了我。”只听任药阴森森的说道。

  张小飞的背后不免感到一麻,不免感到奇怪的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什么叫做勉强合格了,你说的事什么意思?还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任药看了看张小飞,满脸的鄙夷,高傲的摇头道,“这些事我怎么可能会告诉你,真是无聊,你不会以为你这样就能和我有平起平坐的资格了吧,果然暗魂咒的拥有者都是参差不齐的垃圾,不过既然你合格了,那就进去吧,黒江学院。”

  张小飞微微的一愣,然而就在这时,只感觉自己脚下一空,如若堕入了无尽的虚空之中一般,万千的星辰从自己的身旁划过。

  等到清醒过来,张小飞发现自己正躺在草地之上,周围绿树丛生,隐隐约约的可以看见小鹿乱跳,仙鹤齐舞,如若人间仙境一般。

  “这时什么地方?黒江学院,这么说啦,这里是学校吧,但是这里怎么看都不像学校啊。”张小飞微微的感到奇怪,然而就在这时,只见其手上的黑色小铲子,瞬间消失,紧接着,张小飞也不甘的闭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之间,似乎从未有过这样的疲惫,身体不断的抽搐,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小飞清醒了过来,只见刘清雪同隼训都坐在自己的身旁。

  “这时什么地方?”轻轻的摸了一下额头,张小飞不由得奇怪,眼前似乎在一高档的宾馆之中,但是周遭却给人一种大自然的气息。

  “醒了,恩人,你醒了。”隼训不由得大喜,千年不变的蛮牛脸上,多处了一丝的笑容,似乎虚惊一场。

  微微的感到头痛,张小飞不免奇怪,随即想了想,“对啊,我似乎被那个死人妖丢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完了,这家伙失忆了。”刘清雪站在一旁,脸色微微的奇怪,顿时认真的说道。

  张小飞不免奇怪的看着刘清雪,指了指自己,不太确信的说道,“你是说我失忆了,这是怎么回事?”

  刘清雪看了看张小飞,理所应当的说道,“你肯定是失忆了,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正躺在外面的草地上,似乎是你为人太坏,被人敲了闷棒,不然你怎么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们都知道。”

  张小飞脸色微微的难看,还以为自己真的失忆了,但是听刘清雪这么一说,顿时前后串联了起来,看了看隼训,这才说道,“还是你说吧,听她说话,我脑仁痛。”

  “什么?”听张小飞居然如此之说,刘清雪不由得气愤不已,大怒而道,“谁愿意管你,好了,我先出去了。”

  见刘清雪兴致勃勃的走出了门,张小飞不免奇怪,疑惑的询问道,“这家伙怎么了,难道是你把她睡了,这么的高兴。”

  隼训并没有理会张小飞,有板有眼的说道,“因为这里很平静吧,不过难道没人跟恩人你说吗?这里是黒江学院。”

  “听过?但是这是什么东西。”张小飞不由得郁闷,听到是听过,但是一想到任药,气就不打一出来,顿时还在疼痛的身体,瞬间就来了精神,一下子从床上蹦来了起来,只听咔嚓一声。

  咚咚咚的几声,张小飞的腿骨齐齐的断裂,整个人摔到在了地上,惨目忍睹,“妈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的身体,怎么可能,我会米多久了,怎么我的身体还没有恢复。”

  “不知道,不过恩人,这里似乎是一个了不起的地方,好像不是什么黑社会的地盘,虽然这里的人看着都很危险。”说道这里,隼训的眼中不免闪过了一丝的期待。

  张小飞不由得郁闷,奇怪的说道,“难道你找到了你的青梅竹马了,居然会这幅表情,还真是十分的少见。”

  隼训微微的一愣,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随即认真的摇头说道,“那倒是没有,不过我想快了,据说这黒江学院很厉害,似乎与国家直接挂钩,甚至地位远远在国家之上的存在,而且这里,似乎有钱就没有弄不到的东西。”

  “国家地位之上?”张小飞微微的感到奇怪,第一次听说这样的地方,但是一想到任药所使用的咒术,便微微的感到了棘手。

  微微的一愣,张小飞便沉思了起来,恍然大悟道,“对啊,好像任药那家伙也说过这些话,妈的,怎么觉得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说的这里,张小飞不由得微微的奇怪,自己的天赋并不算十分的突出,或者说在真正的天才面前,自己并没有能进入各大势力的范围。

  “真是奇怪?”张小飞不免摇了摇头,躺在了床上,不免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为什么会这么的在意我呢,是怎么回事?”

  看了看一旁的隼训,张小飞不免奇怪的问道,“这么说来的话,你和刘清雪都已经接触到了这里的人了,怎么样?”

  隼训点了点头,确认的说道,“没错,考核我们的人都已经给了我们通过,但是听恩人的意思是你似乎没有遇见一样,不对,每一个人都应该有相应的考官才对,难道恩人你的伤不是因为考试造成的吗?”

  “考试?”张小飞微微的一愣,脸色微微的不自然,摇头说道,“如果你们都可以通过的话,那我也应该能通过吧,结果却不是这样,那家伙绝对是想弄死我才对,不过最后却是没有动手,倒是真的有点奇怪。”

  “因为这里是不可以杀人的。”隼训倒是不奇怪,认真严肃的说道,“黒江大道,虽然经常爆发大规模的战斗,但是这里是不许杀人的,不过这里不准杀的只是学院之中的人,外来人员倒是没有这条规定,而区分的方法,就是这个。”

  说着,只见隼训从一旁拿起了一件黑白相间的校服,解释道,“就是这个,只要穿上了这东西,在这黒江大道就是安全的,证明了你是学院的身份,就不能相互动手,而动手杀人的处罚也是很严厉的——死刑。”

  “这规矩?”张小飞不免微微的皱眉,对于学院之中的人不准动手,但是对于学院外的人却没有,“意思就是,学院外的人,可以杀了。”

  “嗯。”隼训点了点头,提醒着说道,“事实上不仅仅是这样,这里说的只是学院之内的人不能动手,但是根据我的观察,就算是有些学员,也会遭受到来自外界的打压,但是其实这些外来也是这样,只要被外来者击杀,学院也是不予理睬的。”

  然而,就在此时,张小飞就听见了炸弹爆炸的声音,房子都一阵的颤抖,然而就在这时,爆炸声还没有完全的消散,便有听到了一阵机枪扫射的声音,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战场。

  ……

  ...


  (https://www.biqugeuu.com/6_6500/431951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