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关系 > 第63章今晚陪我

第63章今晚陪我


[]

        /

        片场里。

        白衣男子抱着琴跪坐在地上,注视着眼前的人。

        “卡!”导演匆忙打断,皱眉道:“秦舟状态不对。”

        导演拿着剧本走过来,解释着:“你是暗恋将军,你看他的时候,也要带一点感情。”

        原本剧本里琴师没有感情戏,琴师和将军之间就是朋友关系,可现在因为多了那场床戏,琴师也就多了感情线。

        导演:“你喜欢将军,所以你对他的态度和别人不一样,尽量演出那种爱慕的感觉。”

        “好。”秦舟应下来。

        休息了几分钟之后,这一场重拍。

        秦舟跪坐在林迟霄旁边,微微望着头,看着眼前的人。

        只不过重拍的时候,导演还是对秦舟的表现有些不满意。

        “卡!”导演有些着急,“秦舟,你是暗恋将军,是暗恋!不用演得那么直白。”

        秦舟听到后,所有若思的点了点头。

        暗恋……

        秦舟又调整了一下状态,准备重拍。

        不过这场还是卡了好几次,最后导演才勉强满意。

        导演看着监视器画面,又朝秦舟说道:“之后你拍的时候注意一点,回去之后看几部暗恋题材的电影,找找那种爱慕的感觉。”

        “好。”秦舟应下来,将道具琴放到桌上,先准备去卸妆了。

        他今天就只有一场戏,拍完就能回去休息,林迟霄倒是还要留下来继续拍。

        秦舟去化妆间卸妆,卸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听到片场那边传来一阵动静。

        秦舟继续卸妆,换好衣服出来之后,就看到片场那边围了一大群人,两位主演也都在那边,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

        就连导演和副导也凑到那边,似乎是来了个大人物。

        秦舟望了望,又朝旁边的一个工作人员问道:“怎么了啊?”

        工作人员解释道:“是投资商来了,李导带投资商参观。”

        秦舟点了点头,没有理会片场那边的热闹,收拾好东西,准备回酒店休息了。

        只不过就在秦舟离开片场的时候,看到了片场外面停着的一辆绝版豪车,车牌号依旧是熟悉的连号。

        秦舟看着车牌号,又还是收拾视线,回到酒店。

        秦舟待在房间里看了会剧本,等到傍晚林迟霄收工回酒店之后,两人便一起出去吃晚饭。

        影视城附近有很多小吃店,秦舟找了个餐馆,两人坐在不起眼的角落。

        林迟霄戴着帽子,坐在秦舟对面,闲聊着:“白天来了个大老板,全剧组都在讨好大老板,连拍戏都推迟了。”

        秦舟点了点头,对大老板的事情不是很感兴趣。

        “对了,导演还让我这几天多找你熟悉一下,说这周就要拍床戏了。”林迟霄还有不太好意思提起这个话题,“我不会演,所以来问问你……”

        秦舟问道:“你看过番外了吗?可以先把将军的那个番外看了。”

        “看了。”林迟霄点了点头,又说道:“就是看过了,感觉演不好。”

        番外里关于将军和琴师上床的描写很细致,剧本里倒是写得比较简洁,全看演员自由发挥。

        只不过林迟霄是第一次演戏,经验比较少,而番外里将军是对琴师又亲又抱,演出来的话可能有点困难。

        虽然mv里他和秦舟也有对手戏,可mv画面都是剪辑过的,拍起来比较容易,和演戏不一样。

        秦舟:“你就当是拍mv,我主动就行。”

        “可是将军也有回应啊。”林迟霄叹气一声。

        虽然上床是琴师主动,可在做到后面的时候,是将军反客为主。

        秦舟安慰道:“应该也不会拍那么详细,就按剧本里的来,你只要躺着就行,挺好拍的。”

        秦舟倒是觉得床戏比较好拍,反倒是琴师对将军的暗恋爱慕感很难拍出来。

        两人吃完晚饭,又在附近走了一圈散步,便准备回酒店了。

        不过当两人来到酒店楼下时,被人拦住了。

        男秘书站在秦舟面前,恭敬道:“秦先生,贺总想和您谈一谈,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

        秦舟看了看不远处停着的绝版豪车,又还是朝林迟霄道:“我有点事,你先上去吧。”

        林迟霄提醒道:“有事就打我电话。”

        “好。”

        林迟霄先进到酒店里,而秦

        舟也跟着男秘书,来到了车上。

        秦舟一上车,就看到了车里的贺炀。

        两人是单独坐在后排的,秘书是在驾驶座,中间的挡板升了起来,隔开了视线。

        秦舟喊了声:“贺总。”

        贺炀微微皱眉,缓缓道:“你陪他吃饭。”

        秦舟随意道:“就只是吃个饭而已。”

        贺炀没什么反应,习惯性的摸到左手上的戒指,轻轻摩挲着。

        过了许久,贺炀才出声道:“奶奶明天就要做手术了。”

        秦舟听到后,这才望了过来,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贺炀:“我问过医生,你奶奶的情况比较特殊,做一次手术还不够。”

        “国外有个医生是专门研究这方面,我可以把他请过来。”

        “我会请最好的专业团队帮忙研究奶奶的病情,帮你照顾好奶奶。”

        秦舟低着头,盯着地毯有些出神。

        两人谁都没开口,气氛变得沉默起来。

        最终,秦舟还是抬头望向男人,缓缓道:“贺总,您的要求是什么?”

        以他现在的能力,虽然可以慢慢赚钱攒到医疗费,却没有那个人脉资源,给奶奶最好的治疗环境。

        但是贺炀有这个能力。

        秦舟安安静静的,等待男人的答复。

        贺炀:“留下来陪我。”

        “贺总,您说的陪……具体是指什么意思?”

        “我们重新开始。”贺炀对上青年的视线,不紧不慢道:“重新交往。”

        秦舟就只是回道:“贺总,短期内我还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贺炀皱了皱眉,又说道:“那就金主,我包养你。”

        秦舟问:“贺总想包养的话,那我需要做什么吗?”

        贺炀:“不能和别人演情侣,不能和别人单独出去吃饭,不能收别人的玫瑰花,不能——”

        不过贺炀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秦舟打断了。

        “贺总,您不觉得要求有点多吗?”秦舟笑了起来,“我可能当不了一个合格的小情人,贺总还是找别人比较好。”

        说着,秦舟便伸手,似乎是准备下车。

        贺炀靠过来,拦住秦舟的动作,几乎是将青年拥在怀里的姿势,低声道:“没要求。”

        贺炀:“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没有要求。”

        秦舟收回手,靠在椅背上,又问:“贺总打算包养多久?”

        “五十年。”

        秦舟瞬间被气笑了。

        五十年之后,他都成老头了。

        “我出钱捧你,帮你照顾奶奶。”贺炀握住青年的一只手,“你陪我五十年。”

        “贺总,就三个月。”秦舟抽出手,“我当您三个月的小情人,您帮我请医生照顾奶奶。”

        贺炀皱眉,似乎是对这个交易不满意。

        只不过在谈判桌上一向出价狠厉的男人,此时却不敢讨价还价,反而小心翼翼。

        “那就三个月。”贺炀应下来。

        “我不喜欢被别人管,所以我只能陪您上床,别的就不保证了。”秦舟说着。

        “好。”贺炀应下来,“今晚陪我。”

        秦舟点了点头。

        谈好之后,贺炀便直接带秦舟去了酒店。

        贺炀入住的酒店就在不远处,是最豪华的顶级套间。

        一进到套间里,秦舟就脱下了大衣,又去解衬衫扣子。

        不过秦舟还没来得及解开扣子,突然腰上一紧,身子被人搂了过去。

        贺炀直接把人拦腰抱了起来,来到床边,将怀里的人放到床上。

        贺炀一手撑在青年身侧,一手捧着青年的脸,缓缓俯身,想要接吻。

        只不过秦舟却是伸手抵在男人胸膛前,不紧不慢道:“贺总,不接吻。”

        “宴宴。”贺炀皱眉,“接吻。”

        “我们只是包养关系,顶多只能算床伴。”秦舟漫不经心的笑了笑,“床伴不需要接吻。”

        贺炀眉头皱得更紧,最终还是没有再继续索吻,就只是埋在青年颈窝处,像是发泄一样,在青年脖子上留着吻痕。

        秦舟睁着眼,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感受到男人温热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

        直到男人的手朝下伸去时,秦舟提醒道:“贺总,要戴套。”

        “不戴。”贺炀继续在脖子上亲吻着,慢慢留吻痕。

        秦舟推了

        推男人肩膀,喘着气,出声道:“不戴也行,那今晚我在上面。”

        贺炀亲吻的动作停了下来,注视着身下的青年。

        秦舟对上男人的视线,又重复了一遍:“我在上面。”

        贺炀应了一声,搂着怀里的人,换了个姿势。

        秦舟坐在男人腰间,伸手解开男人的腰带,准备骑乘。

        秦舟撑起身子,不经意时,突然对上了男人的视线。

        此时,男人正安安静静的注视着自己。

        这是一种很专注的视线,就好像,男人眼里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一样。

        那双漆黑的眸子里,藏着太多的情绪。

        秦舟望着男人的眸子,缓缓伸手,解开了男人的领带。

        然后,用领带,遮住那双眼睛。


  (https://www.biqugeuu.com/31436_31436593/4322436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