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关系 > 第64章遮眼

第64章遮眼


[]

        /

        “宴宴。”贺炀抬手,似乎是想要摘下领带。

        只不过秦舟却是拦住了男人的动作,微微俯身,低声道:“贺总,领带不能摘。”

        秦舟的声音还有些沙哑,指尖也贴在领带上,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注视着身下的男人。

        又因为是上方的姿势,秦舟可以清楚的看到男人脸上每一个细微的变化。

        视线顺着男人的脸庞逐渐下滑,扫过锁骨,落在男人胸前。

        不得不说,贺炀的身材一直都保持得很好。

        完美的胸肌腹肌,还有人鱼线。

        他很满意贺炀的身体。

        是一个优秀的床伴。

        秦舟坐在男人身上,掌控主导地位。

        情事结束后,秦舟趴在男人身上,一点点平复呼吸。

        骑乘姿势挺好的,就是腰有点酸。

        秦舟闭上眼,还没缓和过来。

        而贺炀摘下了眼睛上的领带,顺势搂住怀里的人,低下头索吻。

        秦舟微微皱眉,稍稍将男人推开一点,“别亲。”

        秦舟起身,捡起床角的衣服裤子,朝浴室走去。

        秦舟坐在浴缸里,刚准备清理的时候,就看到贺炀进来了。

        贺炀走过来,半蹲在浴缸外面,似乎是想要帮忙清理。

        秦舟有些懒洋洋的看了一眼,靠在浴缸里,任由男人的动作。

        贺炀伸手,将青年的一条腿稍稍抬高了一点,有些笨拙的清理着。

        只不过清理到一半的时候,贺炀的视线忍不住落在了青年的小腿上。

        小腿上有着一条刺眼的疤痕,贺炀望着那条疤痕,还是出声问道:“这道疤是怎么来的?”

        “以前出过一点小意外。”秦舟淡淡道。

        贺炀打量着那道疤,看起来不像是新伤,应该是很久之前留下了。

        贺炀问:“是那次车祸?”

        秦舟低头轻笑一声,没有回答。

        这道疤确实是他在那场车祸里留下来的。

        当时他从车子里爬出来的时候,小腿在车子里被割伤,留下了一道伤口。

        这道疤都跟着他三年了,也习惯了。

        秦舟的反应很平静,对这道疤不是很在意。

        只不过贺炀却是一直盯着这道疤,眉头紧皱。

        清理结束后,秦舟从浴缸里出来,随手接过毛巾,擦干身子换好衣服。

        秦舟来到卧室,坐在床边,拿过手机翻了下消息,给林迟霄回信息。

        贺炀靠过来,从背后搂住青年,枕在肩膀上,低声道:“明天晚上一起吃饭。”

        秦舟皱眉,不是很喜欢这样亲密的动作,将男人的手移开,随意道:“明天我还要拍戏,没时间。”

        “可以请假,我跟你们导演说一声。”

        秦舟不紧不慢道:“贺总,我希望您能低调一点。”

        “我也不希望我们的关系被别人知道,毕竟包养这种事本来就不光彩。”秦舟的态度很随意。

        贺炀沉默许久,最终还是应了下来,“好。”

        “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也不希望您来打扰我。”秦舟说着,“需要上床的话,发个定位,我直接过来。”

        秦舟有些漫不经心的,态度很散漫,完全不像是一个小情人对金主应该有的态度。

        可金主贺炀就只是顺从的应下来,没有任何要求。

        直到小情人准备离开了,贺炀这才拉住青年的手,低声道:“还没加好友。”

        秦舟也这才反应过来,他们连好友都没加。

        “差点忘了。”秦舟拿出手机,加了贺炀的好友后,这才离开。

        隔天上午,秦舟来到片场。

        剧组在拍皇后和将军的戏份,秦舟先去化妆,然后待在化妆间慢慢等着。

        林迟霄拍完一场,先回到化妆间准备补妆的时候,看到秦舟在里面。

        秦舟还在看着剧本,只不过剧本一直都没翻动,似乎是在走神,有些心不在焉的。

        林迟霄走过去,问道:“怎么了?”

        秦舟听到声音了,这才稍稍清醒过来,抬头望向林迟霄,回道:“家里的老人今天做手术,有点不放心。”

        林迟霄点了点头,说道:“家里其他人呢?应该可以帮忙看一下吧。”

        “没了。”秦舟合上剧本,淡淡道:“家里就我和奶

        奶。”

        林迟霄一愣,又问道:“那你要不要请假,回去看下奶奶?”

        “还是不请假了,反正我后天没戏,明天晚上回南城看奶奶,大后天早上再回来。”秦舟说着。

        “时间有点赶。”

        “没事。”秦舟笑了笑,低头继续看剧本,准备拍戏。

        今天有一场他和林迟霄的对手戏,是琴师向将军汇报情报。

        不过在拍的时候,不是很顺利。

        导演气道:“秦舟!你是爱慕将军!爱慕懂不懂!”

        “对不起,李导……”秦舟低着头,也知道自己的状态有些不对劲。

        他没办法演出爱慕一个人的感觉。

        导演:“你喜欢将军,所以你的眼神要传达出来!”

        秦舟连忙道:“我再好好准备。”

        秦舟来到一旁继续看着剧本,可还是找不到感觉,于是拿出手机,点开了将军的番外。

        将军番外里关于感情的描写比较多,能看出琴师一直是爱慕将军——

        爱而不得,却心甘情愿默默留在将军身边,卑微到极致。

        秦舟看了看番外,又看了一眼身旁的林迟霄。

        林迟霄一边玩手机一边哼歌,还没察觉到秦舟的视线。

        秦舟打量着身旁的人,试着代入那种暗恋一个人的感情。

        只不过可能是他和林迟霄比较熟悉了,越是熟悉,反而越难投入感情。

        秦舟有些烦闷起来,紧紧皱着眉。

        休息了一会,秦舟也要准备去拍戏了。

        秦舟朝茶楼走去,才刚刚走到茶楼附近,突然就听到一阵惊呼声——

        “小心点!都躲开!”

        秦舟一抬头,就看到茶楼的外墙突然倒了下来。

        秦舟连忙后退几步避开,外墙也一瞬间崩塌,就连茶楼的围栏也倒塌下来,布景全毁了。

        导演走过来,质问道:“怎么回事?!”

        负责布置场景的工作人员连忙过来解释着:“外墙在修的时候没固定,刚刚不小心有人撞到外墙,外墙就直接倒了……”

        导演紧紧皱眉,又因为茶楼出了问题,没办法拍茶楼的戏份,就只能先拍其他场景。

        茶楼要重新修建,茶楼戏份往后推,连带着秦舟的戏份也往后推,今天不用拍了。

        于是秦舟先去卸妆,又看了下机票,准备今天就直接回南城。

        秦舟换好衣服,朝片场外面走去的时候,又看到了贺炀的车子。

        秦舟看着那辆车,还是装作没看到一样,收回视线,打算从旁边绕过去。

        不过秦舟才转身走了没几步,那辆豪车却突然启动,跟了上来,停在秦舟身旁。

        秦舟看了看这辆绝版豪车,最终还是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秦舟坐在车上,看到贺炀后,直接问道:“贺总,是要上床吗?”

        贺炀皱眉,回道:“不是。”

        秦舟:“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贺炀看到秦舟要走,出声道:“晚上陪我。”

        秦舟就只是回道:“抱歉贺总,今晚我没时间,我要回南城看奶奶。”

        贺炀听到后,说道:“我和你一起过去。”

        影视城离南城不远,开车只要四个小时就到了。

        秦舟回酒店收拾了下行李,坐上车,回南城了。

        车子是晚上到的南城,又因为秦舟急着去医院看奶奶,贺炀让秘书直接开去医院。

        等到车子停下来后,秦舟连忙下车,手里还拿着一个新买的收音机。

        奶奶喜欢听戏曲,只不过原来那个收音机是老旧型号,音质不太好,这次就买了个新的回来。

        秦舟连忙去了病房那边,就看到奶奶躺在病床上沉睡,床边还有两位护工阿姨在。

        秦舟进去看了下奶奶,又望向旁边的护工,小声问道:“奶奶的手术怎么样了啊?”

        护工解释道:“没什么问题,手术很顺利,医生说休息一段时间就好。”

        秦舟稍微放下心来,将新收音机放在床头柜上,就坐在床边安安静静的看着奶奶。

        贺炀就站在病房外面没有进去,看了看房间里的青年,又在口袋里摸出一根烟。

        老人住的是高级病房区,这一片都是私人病房,很安静。

        贺炀朝楼梯口走去,打算找个地方抽烟。

        不过就在贺炀来到

        楼梯口的时候,刚好有个医生从楼上走了下来。

        医生在看到贺炀后,有些意外的喊了一声:“贺少。”

        贺炀看了一眼这个医生,认出来这是心内科的医生,于是随意点了点头,拿出了打火机。

        医生之前见过贺炀好几次,而每次贺炀来找他的时候,身边都跟着一个人。

        于是医生问道:“您是来看沈先生的吗?”

        贺炀的动作一顿,望向对方。

        医生:“他过几天就要做手术了,现在还在楼上休息。”

        贺炀没有说话。

        而医生也连忙解释着:“沈先生最近身体情况恢复得很好,您不用担心。”

        就在医生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道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

        穿着病服的柔弱小少爷缓缓走下楼,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温和的喊了一声:“贺炀。”


  (https://www.biqugeuu.com/31436_31436593/4322436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