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关系 > 第78章从来都不是替身

第78章从来都不是替身


[]

        /

        车祸现场一片混乱。

        江临抱着怀里的人,脑海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直到旁边一双手伸过来,将秦舟抱走。

        江临下意识抬起头,就看到是贺炀。

        贺炀将青年抱了过来,可青年依旧是麻木的睁着眼,完全没反应。

        “宴宴?”贺炀轻声喊了一声。

        青年依旧没什么反应,嘴唇微动,似乎是在说些什么。

        贺炀微微低头,听到了青年的声音——

        “对不起……对不起……”

        青年不断的重复这三个字。

        私人医院。

        医生已经给秦舟做完检查,身上没有受伤。

        不过秦舟还是一动也不动的,明明是睁着眼睛,可秦舟就好像和外界完全隔绝了一样,彻底没了反应。

        医生找到贺炀,委婉问道:“病人以前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

        贺炀沉默了一会,回道:“以前出过车祸。”

        医生建议:“贺少,最好是找心理医生看看,这段时间多陪陪他。”

        “好。”贺炀应下来。

        贺炀来到病房外面,看到房间里的青年还坐在床上,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贺炀走过去,半蹲在青年面前,握住青年的手,轻声喊道:“宴宴。”

        青年似乎是没听到。

        过了许久,青年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缓缓低下头,望向贺炀。

        那双好看的桃花眼里还有些湿润,青年眨了眨眼睛,有眼泪滑落下来。

        贺炀伸手,指尖贴在青年眼角处摩挲着。

        “别哭。”

        贺炀慢慢擦着眼泪。

        可那些眼泪越来越多,怎么都止不住。

        青年红着眼,一遍遍的低声念叨着:“对不起……对不起……”

        贺炀起身,将青年搂在怀里,掌心贴在后背一点点拍着,安抚着:“没事了。”

        “对不起……对不起……”青年还在道歉,陷入了梦魇之中,有些没办法走出来。

        贺炀在旁边安抚了很久,直到青年累得睡着了,这才离开。

        病房里,秦舟睡了一觉,一直睡到了晚上才醒来。

        醒来之后,秦舟的状态稍微好了一些,恢复了清醒。

        只不过秦舟的情绪还是很压抑,对外界一切都提不起兴趣。

        袁烈换上了白大褂,来到病房里,试着秦舟沟通。

        不过没多久,袁烈就出来了。

        袁烈叹息一声,朝贺炀道:“他对我有点戒备。”

        袁烈脱下白大褂,一边说着:“这些天不要受刺激,你多陪他做点别的事情,转移注意力,或者让朋友陪他也行。”

        贺炀待在走廊上,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把玩着,没有点燃。

        江临倒是进到了病房里,陪着秦舟。

        江临买了一碗热粥,小心翼翼的靠过去,问道:“舟哥,要吃点吗?”

        秦舟看了看粥碗,还是接了过来,“谢谢。”

        秦舟握着勺子喝了一点,不过没什么胃口,喝了几口后,将粥碗放到旁边桌子上,没再动了。

        江临帮忙给秦舟盖好被子,又试探着问道:“舟哥,没事吧?”

        “没事。”秦舟摇头,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只不过秦舟的笑容看起来有些勉强。

        “舟哥好好休息。”江临安慰着,又说道:“那个跟踪狂已经处理了,袁烈也已经帮忙把消息压下来。”

        秦舟听到跟踪狂三个字,后知后觉的抬起头来。

        突然,秦舟反应过来,连忙起身道:“我还有采访……”

        江临连忙扶住秦舟的身子,解释道:“不用不用,公司那边已经请假了。”

        江临坐在旁边,看了看秦舟,还是说道:“舟哥,有什么事的话,你可以跟我说的。”

        秦舟摸了摸江临的脑袋,还是说道:“没事。”

        江临看到秦舟不愿意开口,便点了点头,不再提起这个话题。

        江临在旁边陪了一会,直到外面天黑了,这才离开。

        秦舟待在房间里,有些犯困,于是闭上眼又睡了过去。

        直到睡得半梦半醒的时候,秦舟察觉到了身边多了一个温暖的热源。

        秦舟睁开眼,房间里

        一片黑暗,就只有窗户那边透露出一丝微弱的光线。

        虽然眼睛几乎什么都看不到,不过秦舟能闻到对方身上熟悉的气息。

        秦舟稍稍动了动身子,连带着身边的男人也醒了过来。

        贺炀不知不觉收紧手臂,低声道:“没事了。”

        秦舟睁着眼,突然问道:“他的骨灰,是在你那边吗?”

        贺炀也反应过来青年说的是谁,于是应下来:“嗯,江临选的墓。”

        秦舟:“我想去看看他。”

        “好。”贺炀应下来,掌心搭在青年后脑勺上来回轻抚着,又说道:“抱歉,那天我没接到电话。”

        秦舟不再出声。

        “对不起。”贺炀的声音还有些沙哑。

        秦舟就只是淡淡道:“算了,有没有那个电话都无所谓。”

        反正那时候他的手机快没电了,一个电话其实也影响不到什么。

        那天他准备去寨子里,先让司机去农村接了导游。

        本来导游是要坐在后座,不过后来他和导游换了座位,还把衣服外套借给导游穿,让导游去副驾驶座,他自己一个人就在后座睡觉。

        等到山路出事的时候,他都还没反应过来。

        他好不容易才从车子里爬出去,想去前座帮忙,可前座变形太严重,他一个人拿不动。

        偏偏他自己的手机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他把手机扔在了路边,又从车里拿了导游的背包。

        不过山里没什么信号,他拿着导游的手机稍微走远了一些,结果突然就听到了身后的爆炸声——

        之后发生的事情,他有些记不清了,就只记得自己是掉进了旁边的河流里。

        等他再恢复记忆的时候,他是被旁边村里的一个好心医生给救起来了。

        他又赶到镇上的医院,却被工作人员告知,死亡的尸体是“许承宴”,遗体也已经被认领了。

        他本来想给江临打电话,却在村子外面碰到了奶奶。

        奶奶喊他“秦舟”。

        然后,他应了下来。

        顶替一个人的身份,似乎没那么难。

        村子太落后,导游家里条件也不是很好,又是从外地搬过来的,连身份证都没去更新。

        “要是那天我也死了就好了。”秦舟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本来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就只因为那天他说要去寨子里,结果害得司机和导游都没了命。

        “我应该和他们一起死的。”秦舟垂下眼。

        死亡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活下来。

        “我本来也应该死的……”

        死的应该是他。

        贺炀在后背上轻轻拍着,安抚:“不怪你。”

        “我不知道你出事了。”贺炀低着头,说道:“要是那天我接到电话——”

        秦舟出声打断:“你不是挂了电话吗?”

        贺炀愣住,说道:“我没挂。”

        “是你挂了啊。”秦舟记得很清楚,电话就是被挂了。

        “我后来才看到通话记录——”

        贺炀还想再解释,突然停了下来。

        是的,当时手机上没有未接来电提醒。

        是后来江临跟他说起这事,他才在通话记录里翻到了记录。

        贺炀低头,说道:“我没挂电话。”

        可秦舟不想再提起这事,闭上眼,有些疲惫道:“算了,不说了。”

        贺炀紧紧皱眉,不过也没再开口。

        他没挂电话。

        秦舟在医院里睡了一觉,到了隔天,便准备要出院了。

        不过又因为被跟踪的事情,秦舟暂时还不想回宿舍,准备找新房子。

        贺炀看到了,便说道:“我有几套空的房子,安保很好,都可以住。”

        秦舟抬头看了一眼贺炀,随意道:“随便哪套都可以?”

        “嗯。”

        秦舟想了想,突然就想到贺炀原来把江南海岸的房子送给了沈修竹。

        于是秦舟故意出声道:“那要是我想要江南海岸的那套房子,你给吗?”

        “可以。”

        秦舟有些惊讶,问:“你不是送给沈修竹吗?”

        “他没收。”贺炀说着,“他说找到新房子了,就会搬出去。”

        “然后住了三年,都没有找到新房子,是吧?”秦舟笑了起来

        。

        贺炀沉默了一会,才出声道:“我会跟他说,这几天搬出去。”

        “你不心疼就行。”秦舟无所谓。

        贺炀起身,到外面阳台上打了个电话。

        没多久,贺炀回到房间里,说道:“他这两天会搬走,这几天你先住我那边。”

        “行。”秦舟点了点头。

        出院后,秦舟直接跟贺炀去了公寓。

        秦舟本来想去客卧休息,不过却被贺炀带到了主卧。

        主卧摆设和原来一样,贺炀说道:“衣服都在衣柜里。”

        秦舟来到衣柜,在里面看了一圈,发现里面都是新衣服。

        不过这些衣服风格还是和沈修竹的一模一样,他还看到有一件外套,和沈修竹出院那天穿的,几乎一模一样。

        贺炀:“都是你的尺码,重新换过了。”

        秦舟微微皱眉,“你不要给我这个系列的衣服,我不喜欢。”

        秦舟又打开抽屉一看,果然就看到了里面全是各种各样的细边框眼镜。

        “贺炀,你怎么每次都要给我买和沈修竹一模一样的衣服?”秦舟是真的有些生气了,“我不喜欢和他撞衫,你非要把我当成替身吗?”

        贺炀微微一愣,说道:“没有。”

        “我没有把你当成别人。”


  (https://www.biqugeuu.com/31436_31436593/4322434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