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关系 > 破镜11要不要试试

破镜11要不要试试


[]

        /

        可能是因为现在的氛围太好,也可能是肾上腺素的作用。

        许承宴忍不住笑了起来,稍稍侧过头,凑到男人耳边,“贺炀,我们要不要——”

        要不要试试?

        试试重新在一起。

        “嗯?”贺炀一时没听清后半句话,搂着怀里的人,掌心搭在青年后背上轻轻拍着。

        站稳之后,贺炀便松开手,一边整理着袖子,问道:“刚刚说什么了?”

        许承宴后退了几步,也稍稍恢复了一些理智。

        呼吸平稳,心跳恢复正常。

        “没什么。”许承宴笑了笑。

        两人回到别墅。

        贺炀先回了书房继续工作,许承宴就待在客厅,躺在沙发上玩手机。

        直到傍晚的时候,许承宴听到院子那边传来动静,是管家回来了。

        这次管家还带了两个工人回来,似乎是要修什么东西。

        许承宴注意到了,便起身来到院子里看了一眼,发现管家和工人是去了小门那边。

        不过又因为角度原因,许承宴看不清工人那边的具体情况,也不知道工人是要修什么。

        于是许承宴先回到屋子里,刚好看到贺炀下楼了,便过去说道:“刚刚文叔带人回来了,好像是要修什么东西。”

        “嗯。”贺炀应了一声,淡淡道:“围墙那边修个楼梯。”

        “修楼梯?”

        “小朋友爬墙不安全。”贺炀看了一眼院子方向,慢悠悠道:“下次要爬墙就走楼梯。”

        “知道了,贺炀叔叔。”许承宴敷衍的点了点头,转身朝餐厅那边走去。

        已经是晚饭时间,阿姨准备好了晚餐。

        许承宴过去的时候,看到小温也在餐厅里。

        小温正蹲在地上,乖乖低头吃着晚餐。

        许承宴忍不住凑到宠物桌那边看了一眼,发现小温碗里是拌饭,里面还有肉,看起来很好吃。

        许承宴来到餐桌前,出声道:“我怎么感觉小温的饭比较好吃?”

        贺炀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人,不紧不慢道:“你要跟小温抢吃的?”

        许承宴看着桌上的青菜,缓缓道:“小温都能吃肉,我没肉。”

        “医生建议吃清淡的。”

        “是建议,又没说一定要吃清淡。”

        贺炀只好道:“你要是想吃,就让阿姨再炒一份。”

        许承宴听了,还真的去厨房找阿姨,要阿姨再做一份小温的拌饭。

        晚饭过后,许承宴回了卧室,顺便把小温也一起抱过去了。

        许承宴躺在床上,将小温抱在怀里,一边玩手机,一边在小温身上摸着。

        小温软软的,抱在怀里也是刚刚好,就像个毛绒玩具一样。

        而小温也是乖乖的靠在他身上,十分温顺。

        许承宴刷着微博,突然接到了苏棠的电话。

        接通后,苏棠的声音传来:“舟舟,下周要不要出来聚一下?”

        许承宴问:“什么时候?”

        “我和迟霄都可以,就看你什么时候方便了。”苏棠说着。

        许承宴回道:“那一号吧。”

        “行。”苏棠应下来,又问:“你最近是在家里休息吗?”

        “在朋友那边。”

        苏棠随口问道:“谁啊?”

        许承宴沉默了一下,还是回道:“前任家里。”

        “你们复合了?”

        许承宴一时没有回答。

        之前贺炀找他复合的时候,他拒绝过,当时还不想考虑谈恋爱。

        不过现在他已经完成了秦舟的愿望,可以静下心来,好好去考虑其他的事情了。

        “不确定……可能会吧。”许承宴的回答有些模糊,下意识的在小温脑袋上摸了又摸,转移注意力。

        “那等你好消息。”苏棠的语气还很轻快。

        挂断电话后,许承宴还躺在床上,想着刚刚的对话,一边在小温身上摸着。

        小温动了动身子,顺势钻进被窝里,枕在许承宴胸口位置缩成一团,取暖。

        许承宴也隔着被子,在小温身上拍了拍。

        一人一猫在床上十分和谐。

        等到九点半的时候,房门传来敲门声。

        贺炀推开门,拿着一杯牛奶进来了。

        许承宴一看到牛奶就头疼,不

        是很想喝。

        贺炀走过来坐在床边,将牛奶杯放到桌上,提醒:“时间到了。”

        许承宴没有动作,就只是说道:“我等下再喝吧。”

        贺炀看了一眼床上的青年,还是没有说什么,从床头柜抽屉里拿出平板,问:“要讲故事吗?”

        许承宴稍稍换了个姿势,侧躺在床上,望着床边的身影。

        房间里没开大灯,就只有床头柜上的台灯亮着暖黄色的光芒。

        许承宴这次没拒绝,倒是应下来:“嗯。”

        贺炀还稍稍有些意外,问:“想听什么?”

        “都可以。”

        贺炀还在搜索睡前故事,一边问道:“睡美人?小美人鱼?小红帽?”

        “随便。”许承宴没要求。

        于是贺炀点开睡美人的故事,从第一页念了起来。

        许承宴安安静静的听着,还没有睡意。

        贺炀还在慢慢讲故事,从睡美人念到小美人鱼,又从小美人鱼念到了小红帽……

        直到贺炀念完故事,不经意朝床上望去时,看到床上的青年依旧是睁着眼睛。

        贺炀微微皱眉,问:“还没睡?”

        “不困。”许承宴摇头。

        贺炀俯身,将青年身上的被子盖好,低声道:“小朋友早点睡。”

        “太早了,我真的睡不着。”许承宴轻笑一声,又将被子稍微掀开了一点。

        贺炀注意到了,伸手过去,还想把被子盖紧一点。

        许承宴出声提醒:“小温还在里面,会闷。”

        “小温在里面?”贺炀盯着被子,眉头皱得更紧,直接将被子掀开,就看到青年肚子上趴着一团毛绒绒。

        小温正蜷缩在青年怀里,眯着眼,有些懒洋洋的。

        贺炀伸手将小温抱起来放到一旁,不紧不慢道:“小温掉毛。”

        小温被放到了地毯上,还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望过来。

        小温看了看自己的主人,又看了一眼床上的青年,探着身子,还想再往床上爬。

        不过贺炀还是没让小温爬上床,把小温抱到走廊上去了。

        贺炀关上房门,将小温关在门外后,这才回到床边,提醒:“快睡。”

        许承宴还是没有困意,又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出声道:“才十点半,太早了。”

        “不早了。”

        许承宴看了一眼台灯,“开着灯我也睡不着。”

        贺炀直接关了灯,房间里瞬间陷入一片黑暗。

        许承宴也不再说话,闭上眼,呼吸慢慢平稳下来。

        只不过大脑却还是十分清醒,完全睡不着。

        许承宴在床上躺了很久,最终还是睁开眼,朝床边望去,就看到了床边的一道身影。

        虽然房间里没开灯,不过借着窗外的月光,许承宴还是能看清眼前的人。

        而贺炀则是安安静静的坐在床边,也没看手机,就只是注视着床上的青年。

        许承宴眨了眨眼睛,对上男人的视线。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开口,房间里还很沉默。

        许承宴稍稍朝床边挪了一些,一只手从被子底下伸出来,搭在男人手背上。

        男人手掌是温热的,许承宴在手背上轻轻摩挲着,有些无聊。

        贺炀问:“还是睡不着?”

        许承宴嗯了一声,继续在贺炀手背上蹭来蹭去的,像是把贺炀的手当成了玩具一样。

        又感觉有点渴,于是许承宴坐了起来,拿过床头柜上的保温杯,喝着水。

        也因为喝水的动作,许承宴身上的被子滑落到腰间。

        贺炀突然注意到青年身上的睡衣都没穿好,最上面的两粒扣子都没系上,领口松松垮垮的。

        贺炀顿时皱眉:“怎么连衣服都没穿好。”

        许承宴喝完水,将保温杯放到床头柜上,又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睡衣。

        而贺炀则是靠过来,将青年睡衣上的扣子系好。

        许承宴一动也不动的坐在床上,微微低着头,看着贺炀的动作。

        此时,两人的距离很近。

        许承宴嗅了嗅贺炀身上的气息,闻到了熟悉的冷香味,还夹杂着一丝醇香的红酒味。

        于是许承宴便问道:“喝酒了?”

        “嗯。”贺炀系好扣子,整理着衣领,“喝了一点。”

        “我也想喝。”

        贺炀听到后,不紧

        不慢道:“小朋友不能喝酒。”

        许承宴轻笑出声,“就喝一杯。”

        “下次再喝。”

        许承宴问:“今天不可以吗?”

        “太晚了,小朋友该睡觉了。”贺炀的声音很平缓,帮小朋友整理好睡衣。

        许承宴看着眼前的男人,主动靠近了一些,凑到男人面前,微微仰着头,“不想睡。”

        贺炀低头,对上青年的视线。

        昏暗的房间里,视线相缠,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暧昧起来。

        贺炀的掌心还搭在青年腰上,手上微微用力,越收越紧。

        四周安静下来,就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

        不知不觉,两人之间的距离越靠越近,已经越过了安全距离。

        只要再靠近一点点,就能亲上去了。

        许承宴睁着眼,睫毛微颤。

        呼吸突然变得有些急促起来,心跳加快。

        许承宴无意识的伸出手,搭在男人手臂上。

        可就在他准备再靠近一些时,眼前的男人却是侧过头——

        避开了亲吻。


  (https://www.biqugeuu.com/31436_31436593/4322430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