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关系 > 破镜20再试一次

破镜20再试一次


[]

        /

        许承宴没说话,感受到落在脸上的热气,微微侧过头,似乎是有些抗拒。

        贺炀察觉到了青年的紧张,于是伸出手摸到青年脸边,低声安抚:“以前和现在,都喜欢的。”

        贺炀覆在青年身上,鼻尖贴鼻尖的蹭着,一只手也再次朝下伸去,摸到青年身下,轻松将衬衫撩了上去。

        许承宴闭上眼,呼吸也有些紊乱,双手不知不觉搭在男人肩膀上。

        他刚刚才被贺炀弄过一次,现在身体还很敏感,受不得刺激。

        许承宴推了推贺炀肩膀,微微喘息着望向男人,说道:“别弄了。”

        “嗯?”贺炀望过来。

        “分不够。”

        贺炀皱眉,说道:“先欠着,到时候买金鱼还给你。”

        许承宴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都欠好几千分了,金鱼都放不下。”

        “买个大鱼缸。”贺炀低头埋在青年颈窝处蹭着,又说道:“这次先预支,我先证明。”

        说完,贺炀的一只手便伸了过去,想再帮青年弄一次。

        不过许承宴却是抓住贺炀手腕,拦住了贺炀的动作。

        贺炀微微一愣,又反应过来,这是拒绝的意思。

        贺炀也没有再继续,出声道:“抱歉。”

        说完,贺炀便收回手,又将青年身上的衣服整理好。

        “好好休息。”贺炀俯身,在青年额头上轻轻一吻。

        贺炀躺在一旁,将青年搂在怀里,掌心摸到后背顺着,打算哄怀里的人睡觉。

        许承宴还睁着眼,靠在贺炀胸膛前,完全没有睡意。

        两人靠得很近,许承宴还能感觉到自己大腿碰到的触感,贺炀的反应还没有消下去。

        许承宴有些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许久,许承宴轻声喊道:“贺炀。”

        贺炀随意应了一声,继续在青年后背拍着。

        而许承宴似乎是也做出某个决定,动了动身子。

        贺炀也注意到了青年的小动作,于是问道:“怎么了?”

        许承宴没回答,就只是动了动手腕,朝贺炀伸去,摸到男人的西装裤。

        紧接着,皮带上的金属搭扣声响起,拉链拉开。

        而青年的一只手,缓缓伸了进去。

        贺炀低头望着怀里人,也瞬间明白了青年的意思,声音沙哑:“宴宴,不用管。”

        “还是弄一下吧。”许承宴还稍稍有些不自在,用手弄了下。

        不过许承宴的动作还有些笨拙,是第一次用手帮贺炀这样。

        因为以前的时候,贺炀要是有感觉想做了,都是直接做。

        许承宴继续用手帮忙,贺炀也忍不住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一些,

        贺炀低头,注视着怀里的人。

        许承宴也察觉到了贺炀的视线,抬起头来,微微皱眉,说道:“别看我,闭上眼。”

        贺炀低笑一声,应下来:“好。”

        许承宴盯着贺炀,直到看见贺炀闭上眼睛了,这才稍稍放松下来。

        许承宴靠在男人胸膛上,手上的动作也还在继续。

        只不过许承宴的节奏比较慢,对贺炀来说反倒是一种折磨。

        贺炀有些忍不住了,轻叹一声,还是睁开眼,一个翻身,将青年压在了身下,吻了上去。

        贺炀的动作比较粗暴,有些失控。

        唇舌相缠,许承宴被吻得喘不过气,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贺炀握住那只手,继续放到身下,低声道:“继续。”

        房间里再次响起接吻水声,一直都没有停下来过,气氛越来越暧昧。

        贺炀在青年脸边蹭着,嘴唇就没离开过。

        等到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两人已经出了一身汗。

        许承宴趴在男人身上喘着气,还没平复过来,又忍不住凑到贺炀颈窝处,嗅着熟悉的冷香气息,用鼻尖蹭着。

        欢愉过后,身体本能般的想要亲昵和温存,这种沉沦的感觉很让人着迷。

        而贺炀也配合着青年的动作,又时不时低头,交换一个浅浅的吻。

        逐渐的,两人呼吸平稳下来。

        贺炀稍稍起身,再次拿过纸巾,给青年擦手。

        许承宴已经没了什么力气,懒洋洋的靠在贺炀怀里,一动也不动的。

        贺炀帮忙擦完手,不经意低头时,对上了青年的

        视线。

        此时,青年的一双眼睛还亮晶晶的,像是藏着星星一样,眼尾泛红,好看极了。

        贺炀被那双眼睛吸引,于是靠过去,在眼角亲了亲。

        亲完眼睛,贺炀又去亲脸,亲嘴唇。

        贺炀像是亲上瘾了一样,不停的在脸上亲吻着。

        亲完脸了还不够,贺炀又去亲脖子,亲锁骨。

        许承宴被亲得脖子有些痒,于是低下头,还是避开亲吻,“别亲,会有痕迹。”

        贺炀也反应过来明天还要拍戏,便应下来,“好,不亲了。”

        贺炀伸手,掌心搭在青年后脑勺揉了揉。

        怀里的青年还安安静静的,像个黏人的小猫一样,比小温都还黏人。

        贺炀低头,在青年发间亲了亲,哄着:“快睡。”

        “嗯。”许承宴应下来,靠在男人怀里,逐渐闭上眼睡了过去。

        贺炀还没睡,一只手搭在青年后背继续拍着,像是哄小孩一样。

        又察觉到青年的呼吸变得平稳下来,贺炀稍稍低下头望去,看到怀里的人已经睡着了。

        贺炀盯着青年睡着的模样,还是忍不住靠过去,在青年脸上亲了亲,又在脖子上亲了亲。

        于是等到隔天早上,许承宴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脖子上全是吻痕。

        许承宴眉头紧皱,对着镜子看了好一会,看到脖子和锁骨的痕迹遮都遮不住。

        “贺炀。”许承宴望向一旁的男人,皱眉道:“昨天我跟你说了,不能留痕迹。”

        贺炀也注意到了青年脖子上的痕迹,一阵沉默下来。

        “我今天要拍戏,这么多痕迹你让我怎么出门?”许承宴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吻痕。

        脖子上的痕迹十分明显,还密密麻麻的,不知道昨晚亲了多久。

        “抱歉。”贺炀道歉,“一时没忍住。”

        “怎么每次我要出门的时候都要弄这么多痕迹……”许承宴皱眉,拿过化妆刷子,准备遮一下。

        明明他昨天已经特地说过了不能留痕迹,结果贺炀还是留了。

        而贺炀就在一旁,看着青年遮吻痕的动作,说道:“我下次注意。”

        “没有下次了。”许承宴遮完痕迹,又来到外面,顺手拿过桌上的日记本,在上面写了起来。

        【留痕迹,-100】

        贺炀走过来,也看到了扣分,问:“怎么扣这么多?”

        许承宴:“昨天我已经提醒过你了,你没听。”

        贺炀拿过那个笔记本,仔细研究起来。

        从写日记到现在,一共就只加了十一分,但是现在已经扣了两百分了。

        贺炀又看了看窗外,发现外面出太阳了,于是朝青年说道:“出太阳了,加分。”

        许承宴望过去,也注意到外面是大晴天。

        不过因为吻痕的事情,他现在还没那个心情,于是摇头道:“没心情。”

        “加分。”贺炀将笔递过来,态度很坚持。

        “不加。”许承宴轻叹一声,又说道:“已经扣两百分了。”

        许承宴回忆着,不紧不慢道:“还有你之前预支了几次,加起来也有好几千了,你都没还。”

        贺炀:“我现在买金鱼。”

        “算了吧。”许承宴摇了摇头,又说道:“扣两百分了,今天不要说话了。”

        “宴宴。”贺炀走上前,想要解释。

        而许承宴说道:“我不喜欢工作日的时候留痕迹。”

        许承宴想起以前的事情,又说道:“以前你留过,我同事他们都看到了。”

        以前他还跟贺炀在一起的时候,贺炀就很喜欢留吻痕。

        而且贺炀留吻痕的角度还很刁钻,脖子前面有痕迹了,侧面也不放过,有时候他自己都没发现,还是出门后被同事提醒了才看到。

        当时他又不懂化妆什么的,每次吻痕都是用衣领遮住,而且他还要上班工作,吻痕对他来说很困扰。

        不过那个时候他还喜欢贺炀,什么都听贺炀的,也不敢跟贺炀说。

        “今天保持距离,不要说话。”许承宴说着,“我们现在这个关系……被别人看到还是不太好。”

        贺炀听到后,却是皱眉,不过又还是没说什么。

        而许承宴那边也换好衣服,拿着背包,打算去剧组了。

        来到剧组后,许承宴去了化妆间。

        许承宴过去的时候,顾念也在里面。

        顾念已经化完妆,正在看剧本。

        许承宴就靠在椅背上,闭着眼休息。

        顾念就在一旁,看着许承宴,突然就注意到脖子上的遮瑕痕迹。

        脖子上的遮瑕很粗糙,似乎是匆忙画上去的,像是想遮住什么痕迹。

        顾念微微垂下眼眸,又笑着朝许承宴说道:“秦舟老师,导演刚刚说了,晚上五点收工,我们接老板吃饭。”

        许承宴依旧闭着眼,随意应了一声。

        化完妆后,许承宴跟顾念一起便来到片场。

        两人过去的时候,导演跟贺炀正站在一起。

        导演正热情的跟贺炀说着什么,看到许承宴跟顾念了,于是招手道:“过来过来,带老板参观一下!”

        许承宴的脚步停了下来,没有过去。

        倒是顾念听到了,十分热情的走过去,“我来带贺总参观吧。”


  (https://www.biqugeuu.com/31436_31436593/4322429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