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关系 > 破镜49楼梯

破镜49楼梯


[]

        /

        许承宴被带到了楼梯上。

        迷迷糊糊时,许承宴想着,贺炀的臂力真好……

        有多好呢?从一楼到三楼,再一直走到三楼走廊尽头的健身房里。

        许承宴闭着眼,低头埋在男人颈间,紧咬嘴唇。

        贺炀抱着怀里的人,朝着不远处的一个健身器材走去。

        贺炀走得很慢,双手稳稳当当的托着怀里的人,身上的衣服也还完完整整的,脸上的神情也还是和平常一样,从外表看不出破绽。

        “宴宴。”贺炀轻叹一声,慢条斯理道:“最近几天确实锻炼少了,不过我们现在可以一起锻炼。”

        许承宴被欺负得说不出话了,又实在是气不过,一口咬在了贺炀的肩膀上。

        贺炀也没有介意,继续朝前慢慢走着,来到健身器材前,坐在了软垫上,低头注视着怀里的青年。

        那双桃花眼里泛起了一层水雾,看起来还有些可怜,身上的衣服也乱七八糟的。

        只不过贺炀并没有怜悯他的猎物,缓缓抬手,指尖蹭到了青年眼角处,又逐渐下移,摸到了泪痣上。

        贺炀看着青年这副狼狈的模样,慢悠悠的,也不打算伸出援手。

        青年的眼睛越来越红,嘴唇也已经被咬破。

        贺炀也注意到青年唇上的血迹,掌心搭在青年后背,微微俯身,将唇上的血迹一点点舔干净。

        “乖,别咬。”贺炀轻声哄着。

        只不过青年并没有被安抚到,指尖紧紧抓在男人后背上,声音轻颤:“够了……”

        “不够。”贺炀还有些漫不经心的,“还是要证明一下,我的体力不差。”

        “贺炀……”许承宴咬着男人肩膀,声音还有些含糊不清:“你怎么……”

        剩下的话,许承宴已经没力气说出口,就只能继续咬肩膀发泄情绪,想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贺炀居然这么记仇……

        可能是这段时间他过得太安逸了,他都忘了贺炀的身份,忘了贺炀的性子。

        那位传说中的贺家大少爷,在商场上时向来丝毫不让,出手狠厉,而且得罪过贺少的人,也都落不到好下场。

        这位贺少爷,从来就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就像现在——

        只因为他之前在客厅说了那么一句话,结果就被贺少爷一路带到这里。

        许承宴忍不住埋在男人胸前,声音颤抖着:“够了……停下……”

        “宴宴。”贺炀低笑一声,“求人不是这么求的。”

        贺炀侧头,来到青年耳边,诱哄着:“喊声好听的。”

        许承宴没说话,似乎是有些抗拒。

        贺炀倒是很有耐心,放缓了语气:“只要喊一声就行。”

        贺炀并没有说清楚是要喊什么称呼,不过许承宴心里也明白,贺炀这个意思就是让他喊声老公。

        许承宴不肯喊,嘴上也更加用力,在男人肩膀重重咬着。

        只不过这些小动作对贺炀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肩膀上被咬到的地方也不痛不痒。

        像只小猫一样,被欺负狠了,就红着眼睛到处乱抓。

        贺炀任由怀里的小猫崽自己身上抓来抓去,又突然起身。

        许承宴一时被贺炀的动作吓了一跳,连忙伸手紧紧环住脖颈,双腿也缠在贺炀腰上。

        “抱好了。”贺炀隐忍着笑意,就只用一只手半扶在青年后背,然后朝外面走去。

        许承宴也不敢松手,枕在贺炀肩膀上,随着贺炀走路的动作,时不时发出一声压抑的闷哼声,忍不住道:“回房间……”

        贺炀来到了外面的走廊上,不过没有回房,而是继续朝楼上走去。

        一步一步,走得很慢。

        等到许承宴再恢复意识时,已经是傍晚了。

        许承宴睁开眼,迷迷糊糊在床上翻了个身,看了看四周的摆设,发现自己已经回了卧室,身上也被换上了睡袍。

        身上传来一阵酸软感,许承宴摸了摸腰,感觉浑身都没有力气。

        不过身体十分清爽,应该是已经被清理过了。

        许承宴撑起身子,视线在房间里扫视一圈,落在了不远处的一道身影上。

        此时,贺炀正安静坐在书桌边,手里还拿着一本书,看得认真。

        男人认真专注的模样有种特殊吸引力,许承宴安静注视男人的侧脸

        。

        不过很快的,许承宴忍不住想起了之前在楼梯上的时候,贺炀是有多过分。

        他也算是知道了,贺炀的臂力体力是真的好。

        明明这段时间他们都是待在一起,天天待在房间里,也没健身运动什么,可最后就是贺炀体力比他好那么多。

        许承宴越看贺炀越生气,于是收回视线不再关注贺炀那边,掀开被子。

        而不远处的贺炀也听到了床边窸窸窣窣的动静声,回头望去,看到床上的人已经醒来。

        贺炀起身,将手里的书放到一旁,朝床边走来。

        “宴宴。”贺炀来到床边,顺势将床头柜上的杯子递过来。

        许承宴接过杯子喝了水,稍微缓和了一些。

        贺炀坐在床边,握住青年的一只手,问:“感觉怎么样?”

        许承宴毫不客气的直接回道:“不好。”

        贺炀没有接话,微微低着头,也似乎是知道自己白天的行为比较过分。

        许承宴将杯子放回床头柜上,又感觉大腿有些酸,于是揉了揉大腿,眉头紧皱。

        贺炀也看到了青年揉腿了动作,主动道歉:“抱歉……”

        贺炀伸手过来,帮青年揉着腿,慢慢按摩。

        之前在楼梯上的时候,他一时有些没控制住,有些过头了。

        而且楼梯结束之后,最后在浴缸里清理的时候,他也一时没忍住,在浴缸里又弄了一次。

        明明理智告诉自己,他应该以青年的意愿为主,不能太过分。

        可偏偏身体控制不住,越是看到青年惨兮兮的模样,就越是想破坏……

        想到这,贺炀的视线缓缓上移,落在青年胸膛前。

        此时,青年穿着一件宽松睡袍,领口还是微微敞开着的,而露出的胸膛上布满吻痕——

        这些都是他留下的痕迹。

        贺炀看着吻痕,眸子逐渐变得晦暗不明,一手揽住青年的腰,再次上前,在青年胸前落下一吻。

        不过贺炀也并没有打算做什么,就只是嘴唇在上面碰了碰,浅尝即止。

        只是许承宴有些被贺炀的动作惊到,身子往后缩了缩,抬手拦住贺炀的动作,“不做。”

        “嗯,不做。”贺炀都应了下来,将青年拉到怀里,慢慢安抚着怀里的人。

        贺炀又问:“我让文叔熬了粥,要不要喝一点?”

        许承宴点了点头,也感觉有些饿了。

        于是贺炀出去了一趟,又很快回来,还推着一个移动小推车。

        餐车上有粥,旁边还有一些比较清淡的食物。

        贺炀回到床边,拿着粥碗和勺子,似乎是打算亲自喂粥。

        许承宴也没拒绝,默认了贺炀的意思。

        贺炀喂完粥,又拿过推车上另一个餐碗,像是投喂上瘾了一样。

        等青年吃饱后,贺炀又拿了热毛巾过来,帮忙擦嘴擦手什么的,十分体贴。

        许承宴还是第一次看到贺炀这么贴心,稍稍有些意外,问:“怎么了?今天突然这么好?”

        贺炀帮忙擦手,回道:“以后也这样。”

        许承宴更加意外了,忍不住多看了贺炀几眼。

        擦完手后,贺炀十分郑重的握住青年的双手,喊了一声:“宴宴。”

        贺炀的神情很认真,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许承宴也稍稍有些紧张起来,“怎么了?”

        贺炀的视线落在青年手上,像是在思考措辞。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安静,许承宴看着眼前的男人,胸腔里的心脏扑通跳个不停,耐心等待男人的下一句话。

        贺炀牵着手,过了好一会,才出声问道:“下次要不要再试一次?”

        “嗯?”许承宴一愣。

        “下次到楼梯再试一次。”贺炀低头,在青年手背上亲了一下。

        许承宴一下子就缩回手,“你怎么还想着这事……”

        许承宴对楼梯已经有了阴影,忍不住道:“白天不是已经试过了吗?”

        他白天被贺炀在楼梯折腾了那么久,他都累了,贺炀这个出力的居然还不嫌累。

        “不够。”贺炀将青年搂进怀里,“我体力好。”

        许承宴实在是没了脾气,推了推贺炀的手臂,“不试了,没下次了。”

        “再试一次?”

        “不试。”许承宴摇头,已经不想再体验楼梯。

        不过贺炀并没有放弃,

        安静了一会,再次问道:“等两千分了,试一次?”

        贺炀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起来,许承宴突然想了起来。

        “哦对,你提醒我了。”许承宴连忙下床,朝书架走去。

        贺炀也跟在后面,就看到青年从书架上拿下一个日记本。

        许承宴拿着日记本来到书桌前,翻开一页。

        贺炀也走上前,站在青年身侧。

        紧接着,贺炀就看到青年在日记本上写了一行字——

        【恶劣行为,-2000】

        “宴宴。”贺炀皱眉,想要辩解。

        只不过贺炀的话都没说完,就看到青年写下了另一行字——

        【偷看日记,-500】

        贺炀沉默不语。


  (https://www.biqugeuu.com/31436_31436593/4322426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