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关系 > 婚后1感冒撒谎

婚后1感冒撒谎


[]

        /

        婚宴上的时候,许承宴喝了不少酒。

        其实他酒量不算特别好,不过今天高兴,只要是来敬酒的,都没拒绝。

        喝到后面的时候,许承宴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乎的了,靠在贺炀肩上。

        贺炀扶着身旁的人,朝其他人道:“我先带他上去了。”

        四周的人听了,纷纷起哄起来。

        “行行行,我们不打扰贺少的二人世界了!”

        贺炀带许承宴回了楼上卧室。

        许承宴浑身软绵绵的,直接躺在沙发上,还有些疲惫。

        他昨晚就有些失眠没睡好,今天又是一大早醒来,加上婚礼是全程录像拍摄,又拍了婚礼照,婚宴上还要被灌酒,折腾了一天。

        现在精神终于松懈下来,就只想睡觉了。

        许承宴缓缓闭上眼,呼吸也变得平稳下来,打算睡觉。

        贺炀就在一旁,脱下西装外套,将衬衫最上面的两粒扣子解开,不经意侧头时,看到沙发上的身影已经睡着了。

        “宴宴。”贺炀来到沙发前,微微俯身,指尖摸到青年脸边摸了摸,提醒:“到床上睡。”

        许承宴睁开双眼,懒得动了,朝贺炀伸出手,“你抱我过去?”

        贺炀有些无奈,不过还是将沙发上的青年抱了起来,朝床边走去,把人放到床上。

        紧接着,贺炀也躺了下来,两人靠在一起。

        许承宴躺在被窝里,突然就没有了困意,朝贺炀那边蹭了蹭。

        算起来,他们都领证半年多了。

        之前他都没什么感觉,感觉领证和没领证区别不大,他们相处还是和原来一样。

        直到今天办了婚礼,这才有种结婚的真实感。

        许承宴想着以前的事情,一时有些走神,指尖无意识的在贺炀胸膛上划着圈。

        直到感觉自己的手被握住,许承宴这才清醒过来,看了看自己的手,还有些茫然,“嗯?”

        “别乱摸。”贺炀将那只手塞进被子里,“不老实。”

        许承宴稍稍动了动大腿,感受到贺炀的身体变化后,轻笑一声,枕在贺炀胸膛前,另一只手伸过来摸到贺炀脸庞摸了摸,问道:“要做吗?”

        贺炀没有回答,就只是将青年压在身下,用行动给出了回答。

        衬衫扣子一粒一粒解开,裤子被扔在地上。

        许承宴搂住贺炀的脖子,交换了一个深吻后,主动换了个姿势,趴在床上。

        “宴宴?”贺炀停了动作,伸手过来,想换个姿势。

        许承宴没动,说道:“就这个姿势吧。”

        他知道贺炀喜欢后入,只不过他们复合之后就再也没用过这个姿势,一般都是面对面。

        以前他不喜欢这个姿势,是因为贺炀从来不跟他接吻。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他们已经结婚了。

        许承宴安静趴着,等着贺炀。

        可贺炀还是不太愿意,有些顾虑。

        “试试吧。”许承宴侧头,说:“这个姿势会深一些。”

        贺炀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再也忍不住,压了上去。

        赤裸身躯相贴,温热的皮肤互相碰触。

        情动时,贺炀本能般的贴在青年脸边索吻。

        只不过这个姿势不太方便接吻,贺炀还是停了下来,将怀里的人翻了个身,换成面对面的姿势后,再次吻了上去。

        隔天早上,许承宴迷迷糊糊醒过来,听到贺炀在打电话。

        贺炀注意到枕边人的动静,匆忙挂了电话,俯身过来,在青年身上拍着,“还早。”

        许承宴朝贺炀怀里靠去,下意识问了句:“是有事吗?”

        “没事,袁烈的电话。”贺炀比较随意,“袁烈他们打牌缺人,喊我下去。”

        婚礼已经结束,不过现在客人都还在庄园里,会多待一两天。

        许承宴问:“不下去吗?”

        “不去。”贺炀把人搂进怀里,“陪你。”

        许承宴:“没事,你们难得聚一次。”

        这次婚礼请的都是身边的朋友,而且贺炀的交际圈清理过一次,原来那些狐朋狗友都断交了,他还是放心贺炀跟朋友去玩的。

        最后贺炀还是起身,去楼下陪袁烈打牌去了。

        许承宴也跟着一起过去,看到江临也在房间里。

        不过江临对打牌

        不感兴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打游戏。

        江临看到许承宴也来了,连忙道:“嫂嫂,玩游戏不?”

        贺炀去牌桌那边了,许承宴就坐在江临旁边,下了个游戏,陪江临一起打游戏。

        不过江临自己也是才入坑没多久,技术拿不出手,现在又要带个新人,根本带不动。

        两人连续输了好几局,很打击信心。

        江临不好意思再带许承宴玩了,又有些无聊,实在是不想过去打牌,干脆说道:“嫂嫂,要不要到外面逛逛?”

        许承宴朝窗外望去,看到外面出了太阳,很适合出去散步,于是应下来。

        江临:“还有苏苏姐,刚好一起出去。”

        “行。”

        许承宴起身,先过去跟贺炀说了一声,就和江临一起离开了。

        两人找到苏棠的时候,苏棠正带着小程在餐厅吃东西。

        这次小程也来参加了婚礼,刚好分的房间离苏棠很近,就被苏棠带过来吃东西了。

        苏棠还在吃早餐,注意到许承宴后,连忙招手:“小宴!”

        一旁的小程也望过来,乖乖喊了声:“小宴哥哥。”

        小程已经知道改名的事情,虽然不太懂大人为什么要改名,不过还是跟着换了称呼。

        许承宴过来,问:“等下要不要出去逛逛?”

        苏棠第一次来这边,早就想出去逛逛了,连忙点头应下来。

        许承宴望向小程,“小程呢?去不去玩?”

        小程坐在椅子上晃着双腿,点头道:“好啊。”

        于是许承宴找到管家,安排好出行的事情后,跟贺炀发了消息,就出门了。

        贺炀留在庄园里,还在陪袁烈打牌。

        只不过玩牌过程中,贺炀一直走神,时不时看一眼手机。

        手机上,许承宴会断断续续发一些照片和定位过来。

        直到傍晚的时候,许承宴他们终于回来了。

        本来他们是打算再继续玩的,只不过外面突然下起了暴雨,不得不改变计划,提前回来。

        回到庄园的时候,几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淋湿了一部分,就只有小程稍微好一些,被许承宴护着没淋到多少雨。

        小程欢快的跑进客厅,看到贺炀在沙发上,连忙扑过去:“小羊叔叔!”

        贺炀扶住小程,问:“好玩吗?”

        “好玩!”小程连忙点头,“我们去游乐园了!”

        贺炀在小程脑袋上揉了揉,“餐厅有吃的。”

        小程顿时欢呼一声,跑去餐厅那边了。

        贺炀也起身,跟许承宴一起回了卧室,先去洗澡换衣服。

        许承宴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看到外面的雨已经停了。

        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许承宴坐在床边擦着头发,庆幸道:“幸好昨天没下雨……”

        贺炀拿了吹风机过来帮忙吹干头发,又怕淋雨了会感冒,催着:“早点休息。”

        “没事,我找江临玩下游戏。”许承宴说着,登上游戏,跟江临开了语音。

        明明两人都在庄园里,只不过一个在楼上,另一个在楼下,又懒得跑上跑下了,干脆开语音。

        两人玩到一半的时候,江临突然说道:“嫂嫂,等我几分钟,我去吃宵夜。”

        许承宴问:“吃什么啊?”

        “就一点零食,还有冰激凌。”江临的语气有些兴奋起来,“冰箱里有个蓝色包装的冰激凌好好吃!”

        许承宴被说得也有些饿了,于是下床,跑到外面翻冰箱,拿了个冰激凌出来。

        而江临推荐的那个蓝色包装冰激凌确实好吃,许承宴吃了一个,还有些上瘾,打算去拿第二个。

        贺炀皱眉,说道:“吃多了会生病。”

        “没事,就吃个冰激凌。”许承宴下床,跑去拿了第二个冰激凌。

        吃完冰激凌,许承宴继续打游戏到深夜,直到凌晨才睡过去。

        而折腾了一晚上的后果是——

        许承宴感冒了。

        一大早,许承宴就在打喷嚏,浑身软绵绵的提不起力气。

        贺炀眉头紧皱,语气严厉:“都说了会感冒。”

        “就一次意外……”许承宴躲在被窝里,不过声音都没什么底气。

        贺炀拿了感冒药过来。

        许承宴顺从的吃了药,躺在被窝里。

        小程过来,本来是想找许承宴出去玩,

        结果看到许承宴一直躺床上,忍不住问道:“小宴哥哥怎么了啊?”

        “感冒了。”贺炀轻叹一声。

        “哦……”小程似懂非懂的点头,“怎么会感冒了啊?”

        贺炀:“吃冰激凌了。”

        许承宴忍不住打断道:“怎么怪冰激凌?”

        “就是因为冰激凌。”贺炀帮忙捂紧被子,“下次不准吃了。”

        “跟冰激凌又没关系,江临也吃了啊……”

        “他身体比你好。”贺炀倒了杯热水过来。

        许承宴想起江临的那个小身板,直接说道:“怎么可能。”

        “他每次都是跟袁烈健身。”

        “真的假的?”许承宴捧着水杯,有些惊讶。

        贺炀看着许承宴略显单薄的身子,还是说道:“明天开始跟我一起锻炼。”

        许承宴懒得动,连忙摇头道:“等我缓缓了再说……”

        许承宴喝了热水,躺在床上,问:“有吃的吗?”

        “吃什么?”

        许承宴第一反应:“冰激凌。”

        “冰激凌不准吃了。”贺炀面无表情,又望向小程,说道:“你监督他,不准他吃。”

        “好的。”小程点头。

        许承宴只好退让道:“那有糖果吗?”

        贺炀起身,出去了一趟,拿了一袋糖果过来。

        许承宴含着糖果,闭上眼睡了一觉。

        好在睡了一觉醒来后,许承宴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好了一些,就是有些饿。

        房间里没有人,贺炀和小程都不在,应该是在楼下。

        许承宴下床,来到一楼餐厅那边,翻着冰箱,准备找点吃的。

        许承宴又朝四周看了看,趁着周围没人,从里面拿了一个冰激凌出来。

        不过就在他刚拆开包装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什么,朝旁边望去,就看到小程在不远处,望着自己。

        小程凑过来,盯着许承宴手里的冰激凌,奶声奶气:“小羊叔叔说了,不能吃冰激凌。”

        “没事,我就吃一个。”

        小程还是摇头,“不行,不能吃。”

        许承宴干脆又拿了一个冰激凌出来递给小程,哄着:“你什么都没看到,不要跟小羊叔叔说,好吗?”

        小程被冰激凌引诱到,不过还是坚守底线,摇头:“小羊叔叔说了,不能吃。”

        许承宴蹲下身来,耐心道:“偷偷吃一个又不算,不告诉他就行了。”

        小程还是没能抵抗住冰激凌的诱惑,接了过来,点了点头。

        许承宴摸摸小程脑袋,再次叮嘱:“我带你吃冰激凌的事情,不要告诉别人。”

        小程认真点头:“我不会说的。”

        两人凑在一起吃完了冰激凌,还顺便吃了一些小零食什么的。

        就在两人吃完的时候,贺炀刚好下楼过来了。

        贺炀一下子就看到了餐厅的两人,随口问:“吃了什么?”

        许承宴回道:“就几个面包,还有饼干。”

        一旁的小程也配合的点了点头,十分诚实的补了一句:“还有冰激凌也好好吃。”

        “冰激凌?”贺炀一听,瞬间望过来,问:“谁吃冰激凌了?”

        许承宴面不改色,赶在小程开口之前,连忙答道:“刚刚给小程拿了个冰激凌,小程要吃。”

        “是吗?”贺炀坐在一旁,直接问小程:“他吃冰激凌了没?”

        小程下意识望向许承宴,又看了看贺炀,摇头道:“不能说。”

        许承宴一阵头疼,挽救道:“就给小程拿了个冰激凌。”

        贺炀的视线落在桌面,就注意到了桌上的冰激凌包装,而且还是两个包装。

        贺炀再次问小程:“你吃了两个冰激凌?”

        “没有啊。”小程摇头,“我只吃了一个。”

        许承宴已经察觉到不对劲,连忙转移话题:“小程是小孩子,吃冰激凌又没什么。”

        贺炀没有:“桌上怎么有两个包装?你吃了两个?”

        “没有没有。”小程连忙摇头,“是小宴哥哥吃的。”


  (https://www.biqugeuu.com/31436_31436593/4322423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