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弹幕都说我是剧本组 > 第94章 第九十四章神情怔忪的清原淳

第94章 第九十四章神情怔忪的清原淳


在听到清原淳的疑问的那一瞬间,  无论是太宰治还是中原中也,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顿了顿。

        虽他早就知道清原淳因为诸伏景光的话心有疑虑,是即使是对人心的把握超常的太宰治,都没有想到清原淳问出的会是个问题。

        【好心疼淳……】

        【淳是真的在为自己疏远了钢琴师他和副官而感到了负面绪】

        【淳宝,  我的淳宝,  你怎么么让人心疼呢qaq】

        【我突觉得淳不懂人心的说法不成立了,  我觉得淳其是懂人心的】

        在顿了一顿之,中原中也周身的气息变得柔和起来,  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脸上出了些许无奈。

        “淳,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大笨蛋,为什么在种候,你就是不明呢。”中原中也着周身的气息中掺杂着『迷』茫的清原淳,  声音中带着笑意。

        无比了解清原淳的中原中也,  在清原淳问出那个问题的候,就已经知道了那个问题的答案。

        真是个迟钝的笨蛋啊,  淳。

        中原中也眼中带着笑意,  他张了张嘴,刚要开口告诉清原淳他刚刚那个问题的答案,  就被太宰治拦住了。

        “让我来说吧。”太宰治对着有些不满地过来的中原中也摇了摇头,中原中也犹豫了一瞬间,  在想到太宰治那高超极了,能把死人说成活人的话术,最终选择了退让。

        “你家伙,一定要给我说清楚。”当着清原淳的面,中原中也对太宰治挥了挥拳头,“如说不清楚,  你知道。”

        面对中原中也的威胁,太宰治不置可否。

        太宰治转头向清原淳,脑海中再次过了一遍刚刚他组织了一会的语言。太宰治确擅长话术,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十分擅长花言巧语的一个人,是当他要对清原淳使用他那话术的候,太宰治还是选择组织了一会语言。

        就像是胆小鬼在面对属于他的不会碰痛他的棉花的候,他会害怕自己的一举一动会不会伤害到那片好不容易他才得到的棉花,会不会让棉花感觉到痛。

        太宰治对待清原淳的心,大概也就是样了。

        “淳,我里有两个答案,一个是假话,一个是真话,你想先听哪个?”太宰治笑意盈盈向清原淳,他对着清原淳眨了眨自己鸢『色』的双眼,起来十分不正经。

        最起码中原中也在到太宰治的那副不正经极了的样子的候,不其拳头硬了甚至开始悔自己把告诉淳答案的机会交给了太宰。

        想想也是,向来都是用话术欺骗他人的太宰治,怎么可能会擅长种事呢。

        在中原中也暗暗悔的候,清原淳在犹豫了一会之,选择了听假话。

        如是以往的杀伐断的清原淳,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听真话。是此此刻的清原淳,在面对件事上却感到了犹豫。

        如太宰说出来的答案,是他不想听到的那个答案怎么办?

        如他真的是不懂人心的人怎么办?

        清原淳在犹豫再三之,最终选择了先听假话。如真话真的是他不想听到的那个答案,那么先听到假话,会让他提做好心理准备。

        他就像一个胆小鬼一样。清原淳微微垂下了眼睛,难得产生了自嘲绪。

        “假话是,人有亲疏远近。大言不惭一下,淳君在成为首领之还和我跟中也做朋友的原因,是因为我和中也是淳君最好的朋友嘛。”在中原中也“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的震惊的目光下,太宰治笑嘻嘻道,“钢琴师他在淳君心中的地位不如我和中也,在和港口黑手党的稳定权衡之下,自就被淳君放弃啦。”

        在听到太宰治的话的候,清原淳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人有亲疏远近……?

        清原淳有些呆愣愣地着笑嘻嘻的太宰治,虽太宰说了个是假话,是他却竟觉得太宰说的竟很有道理。

        难不成,他真的是因为和钢琴师他不够要好,才选择放弃了钢琴师他,却依旧和太宰中也交朋友?

        在清原淳很明显地陷入了呆愣的候,中原中也终于怒了。

        他一把揪住太宰治的领子,着即使被迫弯腰和他对视,却依旧在笑嘻嘻的太宰治的眼睛,那双钴蓝『色』的双眼中燃烧着火焰,他对着太宰治一字一句道:“你混蛋,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早就应该知道你家伙不安好心!”

        “中也,在比起我,你更应该注淳君才对。”面对愤怒的中原中也,太宰治是摊了摊手,即使被中原中也揪着领子,他也依旧带着笑嘻嘻的表,起来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中原中也皱眉满怀杀气盯了一会太宰治,着太宰治副似乎满不在乎的样子,最终他竟选择了松开太宰治的领子,任由太宰治继续说下。

        虽中原中也和太宰治两个人相两相厌,是他两个之间也有不可分割的羁绊,中原中也对太宰治的一举一动可以称得上是无比了解。

        因此,中原中也才破太宰治那副满不在乎的笑嘻嘻面容下的真,最终选择了相信太宰治。

        在被中原中也松开衣领之,太宰治并没有『露』出意外的表,应该说,中原中也的反应他早就预料到了。他是整理了一下自己被扯『乱』的衣领,而继续用他那副笑嘻嘻的表向清原淳。

        即使太宰治知道自己副笑嘻嘻的样子,或许可能会伤害到在的清原淳,可是习惯了把刺猬刺竖在自己外壳上的他即使害怕伤害到自己的棉花,是却已经习惯了样做。并且,太宰治相信,清原淳并不会被他副样子伤害到。如要问为什么,原因有一个,那就是清原淳了解他。

        清原淳从呆愣中回过神来,重新回到自己那副面无表的样子,他抬眼和太宰治对视,到太宰治也在着他。

        两双眼睛在半空中碰撞,两个人就样静静地对视了一会。

        最终,太宰治率先移开了视线,是却是清原淳率先开口了。

        “太宰,那么真话呢?”清原淳用有些缓慢的语速询问道,他的声音中少见的出了绪,而他透『露』出的绪却似乎没有被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中的任何一人注意到。

        应该说,无比了解清原淳的两个人不是没有注意到,而是他假装没有注意到,给清原淳留下了应该留下的尊重。

        无论是太宰治还是中原中也都相信,很少透『露』自己绪的清原淳,不愿意自己的软弱的绪被他到。即使,清原淳自己本人并没有意识到他的声音中有绪透『露』出来。

        “真话的话,淳君确定要听吗?”太宰治收敛起自己脸上的表,他的神突严肃起来,“我敢保证,真话绝对不是淳君心中想的那样。”

        “我要听。”清原淳毫不犹豫而又无比坚定地一字一句道。

        在听到清原淳意料之中的回答的候,太宰治笑了,他的脸上再次出了那种名为笑意盈盈的表。

        “真话就是,淳君你远离他,是为了保护他。”太宰治笑意盈盈道,是他的声音却是和脸上表截相反的严肃,“我知道淳君很重视感,是有候会成为你的弱点。”

        “就比如刚刚我说的假话,我说是因为人有亲疏远近,如淳君还维持着日常的冷静的话,就应该很快意识到,如真的是因为人有亲疏远近,那么淳君绝对不会疏远小具。是淳君却没有发,代表着淳君你已经因为感,而丧失了本应该有的判断力。”

        听到太宰治的话,清原淳原本在无意识把玩着办公桌上的钢笔的手上的动作一顿,钢笔从他的手中滑落,轱辘轱辘顺着办公桌滚到了地上。

        “淳君你之所以疏远他,是因为他没有能够承担首领的朋友的个身份的力。”太宰治弯腰帮清原淳捡起了那支钢笔,是他却没有立刻把钢笔还回,而是拿着那支钢笔神『色』认真道,“淳君之所以愿意亲近我和中也,虽有跟我和中也系更加亲密的原因在,是更多的却是因为我和中也拥有足够的力。”

        “淳君,你太重视感了。”太宰治注视着清原淳那双不带一丝绪的眼睛,任谁到都会认为双眼睛的主人是个冷酷的人,是他却对双眼睛的主人说出了样的话。

        “太宰……”清原淳着少见地对他敞开了心扉,说出了原本按照他的『性』格,绝对不会说出来的类似弹幕说的“直球”的肺腑之言的太宰治,神『色』怔忪。

        “最,我要说的是,无论是真话还是假话,那都代表着淳君你不是一个不懂人心的人。”太宰治轻声道,他向一步把钢笔还给了清原淳,“你是封闭了太久了,一之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心而已。”


  (https://www.biqugeuu.com/25399_25399186/4191562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u.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u.com